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168.死缠烂打
    三名守卫见是晁衡相互看了一眼,张名慌忙说道:”小的不知是将军,还望将军勿怪?“晁衡道:”你等为何得追菊儿?“张名道:”此乃大王之意,小的实在不知?“晁衡转头看向菊儿,菊儿大为紧张,死死抱住晁衡的手臂,双目楚楚,口中轻声哀求道:”将军救我?“

    晁衡恍然,想来她定是做了何忤逆大王之事,回去便是九死一生。于心不忍,生得一计说道:“你等回去如实禀告大王,今天下午菊儿已经答应做本将的侍妾,此番出宫正是本将之意,明日本将会当面向大王请罪。”

    菊儿虽幼,尚不通男女之情,但侍妾的意思,还是明白的。蓦然间脸刷地一下就红了,明白是晁衡为救自己才如此说,顺势将头埋在晁衡的怀中。张名露出为难之色,若是就此空手而回,无法向梁王交差,亦少不了一顿责罚。但是面前是鼎鼎大名的晁将军,又不敢悖了他的意思。听闻今日宴席中,即便是梁王女婿孙迟得罪此人,差点被梁王杀死。

    张名正在左右为难之时,见晁衡横眉竖眼,吓了一跳,慌忙俯首道:“小人只就按将军之意回禀大王。”晁衡点点头,三名守卫如获重释,转脸快步就跑,待看不见时,张名才停下脚步,用手拍了拍胸口,长吐一口气。

    晁衡见三人已走,笑道:“行了,他们已经走了,你也走吧!”菊儿呆呆地看着晁衡,仿佛并未听到他的话,而是反问道:“你让我走?你让我去哪?”晁衡言笑道:“本将管你去哪?反正就是逃命去吧!”菊儿摇摇头道:“方才将军不是说菊儿是你的侍妾吗?如何又要赶我走?”

    晁衡哈哈笑道:“方才不过是为救得你,搪塞之言,你又何必当真?”菊儿也是绝顶聪明,知道如果不在晁衡的保护下,凭其一个小宫女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掉的,索性就赖上晁衡,不依不饶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方才之言出自将军之口,为何转眼就要失信于人?”

    晁衡哭笑不得道:“本将军救你一命,你为何还要故意诬赖?”菊儿死皮赖脸道:“反正我不依,要不然,你还将我送回宫去。”晁衡无法只好说道:“军营中皆男儿,你一女子进去也无法安排。”菊儿当他是推托之辞,坐下地下,死缠烂打地哭喊道:“哇!你这个负心人,如何撇下我不管?”说着,她还不忘将晁衡的衣摆死死地抓在手中。

    这一声哭闹,引起了路旁行走之人的注意,呼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见一小女子哭得如此可怜,男子站在她身旁却无动于衷,不由得指指点点。更有几个直性大汉,撸起衣袖,想上前找晁衡理论。

    晁衡见动了众怒,以袖遮面,俯身求道:“大庭广众之下,你不要哭了好不好?”菊儿用袖掩面,笑道:“将军若是答应带我走,我就不哭了。”晁衡无法,只得答应。

    菊儿用衣袖一抹眼泪,笑着爬起身,二人将走,后面一彪形大汉怒道:“呔!你堂堂丈夫为何欺辱一个小女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