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7.赵涉得封
    刘婧听闻长公主如此说晁衡,心中感到不快,面上亦有些表露,太后看在眼里,睥视刘嫖一眼不满道:”在嫖儿看来,是否有夸大晁小子的意思?“

    刘嫖笑道:”娘也是如此认为吗?我就知道。“

    太后故意试探地笑问道:”要不让你的陈郎去试试?“刘嫖哪知太后用言语在这等她,连忙惊呼道:”不可!他只是个绣了花的枕头,中看不中用,如何能去?“太后道:”那你又何以见得晁小子不如传闻那般?“

    刘嫖撒娇道:“娘,嫖儿只是如此一说,你也不必放在心上。他很传神好了。”说完揪着嘴,拉着太后的衣摆,作小儿女状。太后也是拿她无法,给其一个白眼道:“孤听闻,晁小子新妇曾与你闹得不欢,可有此事?”刘嫖白了刘婧一眼道:“嫖儿所做,还不是为了小婧儿。”

    太后婉惜道:“行了!她也够可怜的,晁小子一声不吭地走了,让人家受了活寡。偏又逢上变故,又不离不弃。孤听闻她在西城外,为晁错夫妇守孝,实是难能可贵,如此可怜之人,你也不必与其计较。“

    刘嫖哦了一声道:”嫖儿就依娘的。“说完瞟了刘婧一眼,刘婧给其抱歉的笑容,刘嫖本就心大之人,呵呵一乐,未放在心上。

    刘启见梁涉面生,问道:”你是何人?“赵涉初次见到皇帝,心中虽有些胆怯,但也不失礼节,跪拜答道:”小人赵涉,随郡主而来。“刘启看着刘婧,太后道:”皇帝不说,孤还忘了,此人是晁小子结义兄弟。有良策献上。“

    刘启将信将疑道:”你有何计?“赵涉道:”敢问陛下,不知朝廷平叛大军现在何处?“

    刘启沉吟,看着太后。太后点点头,刘启这才说道:”现正在灞上整装待发。“赵涉大惊道:”不可!叛军细作之人,应探得大军动向,必埋伏军。大军应再转右,走蓝田、出武关,直达雒阳,以解梁国之围。梁**情紧急,已成燃眉之势,大军应加快行军。”太后闻听,深以为然,她怕梁王有失,看着刘启,意为询问。

    刘启见太后有责备之意,深思道:“朕亦有顾虑,一是袁盎前去游说吴王未回,不知情形如何?二是匈奴骑兵屯边,亦不得不防。”赵涉道:“其实陛下多虑了。”刘启兴致大增道:“哦?你有何见解?起身回话。”

    赵涉起身,恭敬道:“吴王反叛,本已酝酿许久,非一时气愤,只怕袁大人前去,会无功而返。匈奴骑兵压境只是与吴王达成协议,陛下只须派得一人晓以利害,依小人之见其定不会轻易来犯。“刘启颔首,问道:”若朕派你前去如何?“

    赵涉心中大喜,欢欣道:”小人必当不辱使命。“其实刘启见其口齿伶俐,怕他如同袁盎只是一卖嘴之人,见到痛快地答应,反而有些为难,只好看着太后。

    太后笑了笑道:”匈奴蛮荒,你难道不怕?“赵涉正色道:”小人坦荡,无私无欲,何怕之有?“

    太后道:”既然如此,就辛苦你一趟,你前去是代表朝廷,也不必委曲从俗,反倒教匈奴看了笑话。“赵涉恭敬道:”小人说谨遵太后教诲。“太后甚是满意,看着刘启道:”皇帝应委其一职,总不能让其白身前去吧!“

    刘启思索片刻,封其一个中常侍的职位,此只是虚职,并无实权。太后见刘启已说出口,又不好叫其更改,只得随他而去。”

    太后以累为由让几人散去,只留下刘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