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出乎意料
    此将乃稍前提及,在渡口与晁衡激战不力,被楚王责罚之将-----黄荀。此次作为伏军,亦是楚王交于其将功赎罪的机会,临行前恩威并施地一再嘱托,若是截得晁衡不使其逃脱,大功一件,官复原职。倘若再有失,定斩不饶。

    黄荀早已看透其外强中干的个性,本就因责罚之辱心存不满,昨日见其竟置本国兵士性命于不顾,下令放箭,更是失望而心寒。今拦截晁衡,已无心与之一战,见其撤退时尚顾及百姓,投奔之心更甚。

    晁衡见一军拦住去路,叫苦不迭,被楚军占领隘口,加即便一战也会损失惨重,更有无数的百姓夹杂其中,伤亡更是不可估量。

    黄荀笑道:“将军莫要惊慌。本将只想求得将军一事,若是答应便可放你等通过?”晁衡见其面还微笑,听其言似乎无歹意,坐在马上躬身问道:“将军请讲?“

    黄荀道:“将军只要应允黄某做为副将,永远跟随将军左右。黄荀愿引军来降。“晁衡大喜,欣然应允,黄荀纳头便拜。斥候来报,刘礼引兵,距此不足十五里。

    晁衡命百姓先行,命黄荀,主父纮在两侧埋伏,主父恩绕道其后,形成关门之势。自己则亲率大军,等候刘礼。方过一刻,晁衡见得前方,灰尘滚滚,天空亦被遮蔽,知是刘礼率军赶来,遂命众军摆开阵势。刘礼见晁衡率军严阵以待,百姓又安然撤离,伏军却纹丝未动,心中不免生疑。

    刘礼命大军暂且停下,笑道:”晁兄若不是你我互为敌手,小王真想与你把酒夜话。“晁衡此时已心无旁骛,有意激他,笑道:”人有人言,兽有兽语。人岂能与兽同语。“言方罢,梁军众将士皆乘机起哄。

    刘礼再装得好脾气,也不禁面色大变,恨恨道:”小王有意结交,你却何故屡次,出言不逊。真以为小王怕你不成?“晁衡笑道:”这就是了,禽兽就是禽兽,为何却要收起獠牙,装作善良。“刘礼勃然大怒,一小将在旁道:”小王爷,看我擒得此贼。“说完,打马举枪,直向晁衡而来。晁衡旁冲出一将,正是小将主父威,大声叫道:”想与我家主将交手,先过得本将这关。“

    小将冷笑道:”我庞洪不杀无名小辈。“

    主父威笑道:”我主父威亦让你死得明明白白。“

    两将不再多言,厮杀在一起,好个主父威,见他一杆长槊舞得是虎虎生风,毫无破绽。庞洪面色铁青,方才一个回合,便已虎口发麻,心生怯意,虚晃一枪,打马便回,主父威也不追赶,只是笑道:”方才大话连篇,如今却奉头鼠窜,羞也不羞。“

    刘礼见庞洪已败退,挥手命大军冲锋。晁衡冷笑不已,大手一挥,两边各闪出一彪军马,张箭便射,顿时飞箭如蝗,叛军轻骑不能当,纷纷坠马。刘礼大惊,率军便退,晁衡乘势掩军挥杀,主父恩亦从背后杀起。叛军虽腹背受敌,乱成一团,但终究是骑兵,虽被包围,却逃脱众多,刘礼死死伏在马背之上,乘乱侥幸逃脱。

    晁衡见叛军已退,下令收兵,打扫战场,光是俘获的马匹就有五六千匹,晁衡不禁大笑道:”刘礼,还真是本将的福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