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灞桥折柳
    晁衡问道:“怎么不开心了?”刘婧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晁衡,起身依偎在他的怀中,刘婧抓住他的手难过地说道:“小疙瘩,明天我们就要分开了,你会去找我吗?”

    晁衡安慰道:“我肯定会去找你的,我救了你几次,你还未曾谢我呢!”

    刘婧仰起脸问道:“你要我怎样谢你?”

    晁衡用调皮的口吻说道:“我要你请我喝酒,而且还要喝最好的酒,你可不许糊弄我哟!”

    刘婧破涕为笑道:“真的?你可不许骗我,我要用最好的酒把你这个小疙瘩,变成小面糊。”说完将头深深地埋在晁衡的怀里。

    晁衡被刘婧的真情所感动,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刘婧柔声道:“我听程珲说,婉儿?是不是在广陵跟在你身旁的那个女子。”晁衡看着她点点头。刘婧道:“你还真是多情的种子,一个婉儿,还有广陵郡主刘嫒。”晁衡疑惑道:“刘嫒?我与她只是一面之交而已。”

    刘婧笑道:“你看不出来?我可是看出来了,在宴会上她的眼神对你始终不离不弃的。尤当吴王说她早日找到乘龙快婿的时候,她看你的眼神都着迷了。”

    晁衡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想起了刘嫒,有种看不透的感觉。难道在茶楼中结账的就是她吗?

    此时窗外一双饱含幽怨的眼睛,默默流泪,凄凄惶惶的眼神,饱含忌妒,多的是几分酸楚。蓦然间,擦干泪水,毅然离开。

    第二天,风势稍弱,依旧漫天飞雪。驿丞为刘婧准备了马车。四人再次向长安城进发。

    经过三个时辰的风雪兼程,大汉帝国的都城长安,终于呈现在眼前。

    风雪中的长安城,银装素裹。长乐、未央二宫高台厚榭,错落有致,分外妖娆。刘婧进长乐宫觐见太后,晁衡将她送至灞桥上。桥旁的柳树早已叶落尽,挂满了冰挂,晶莹剔透,光彩夺目。

    晁衡撑伞,对视而立,温情脉脉,你侬我侬,忒煞情多,道不尽的别离,诉不尽的衷肠,依依难别。二人如同超凡脱俗的仙人般引人注目。刘婧潸然泪下,晁衡温言相劝,折柳相赠,目送马车往灞门而去。程珲去灞营复命。

    晁衡骑马至清明门,清明门城阙,气势磅礴,巨大的塔楼,令人高山仰止,三阙门道,高大宽阔,来往之人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到达晁府,将马交于仆人,进得门内。谷雨见到晁衡,欣喜异常,拉着他的手,问长道短,如同鸟儿叽叽喳喳问个不停。谷雨是晁衡的书童:十四年前,晁错上完朝会,听到有婴儿啼哭声,令仆人寻觅,见路旁粗布襁褓之中,一个婴儿在啼哭。晁错见其可怜,带至府中,令奶娘抚养。因不知其名,晁错因当时谷雨节气,就以谷雨以其名,晁衡母亲甚爱他,虽说是书童,但视为己出。

    谷雨连蹦带跳地跑入厅堂,气喘吁吁地叫道:“夫人,少爷,少爷”晁衡母亲甄氏笑骂道:“看你慌里慌张,少爷怎么了?”谷雨道:“少爷回来了。”甄氏大喜站起身,站在厅堂门口,笑吟吟地看着晁衡。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