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7.倾囊相授
    次日卯时,晁衡如约来到城西的小树林,黑影早已在那等候。趁着微明,晁衡这才看清,此人的面貌。黑影有着消瘦的脸庞,贼眉鼠眼却又显得炯炯有神,一撮山羊胡须,佝偻的身躯将后背仿佛背上了一座驼峰,本来就矮小,如今看来,还不及五尺。

    黑影见到晁衡,捊着山羊胡须,嘿嘿怪笑道:“看来老夫并未看走眼,将军果真是守时之人。将军不必尊称老夫为阁下,你可以称老夫为智叟。”此人竟如此自负,晁衡心下好笑,开门见山道:“本官今日前来乃是来与智叟讨教一二,并非叙旧。智叟有何话,等比试完再说也不迟。“

    智叟点头道:”待会将军可全力而攻,老夫要见识见识,将军剑术究竟到了何种境地。“说着,弯腰捡起身旁早已削好的树枝,作了个起手式。

    晁衡皱起眉头,冷冷地问道:”刀剑无眼,智叟此为是否太过轻视本官?“智叟狂笑道:”正因刀剑无眼,老夫才用树枝,以防伤了将军。勿要啰嗦,只管进招便是。“

    晁衡闻听,不再矫强,举剑一招行去流水,强势向智叟攻来。他怕伤得智叟,因而只使出五分实力。智叟大叫一声:”来得好。“一个闪身,让过剑锋的来路,顺势一挑,树枝从晁衡的手腕划过。晁衡感到手腕,有些火辣辣的疼痛,大惊失色,此人手中拿得若是兵器,自己的手腕已然不保。

    智叟一朝得势,冷笑道:”就凭这种剑法,与老夫提鞋也不配。“晁衡暗恼,使出七分实力,变幻一招落花流水,再次向智叟攻来。智叟点点头,大声道:”这还有点咮。“他虽然这样说,但也不敢怠慢,二人对拆两招,智叟看准晁衡的空档,用树枝荡开他的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待晁衡回防,树枝已然抵在他的胸前。

    智叟就势跳出圈外,点点头说道:”唔,终于可以为老夫提鞋了。“晁衡大怒,叫道:”不要光会讨得口舌之快,有本事再来!“智叟嘴角一扬,笑得极其猥琐,双眼尽是轻蔑之色。晁衡毅然使出婉儿剑法,一招金戈铁马,虚虚实实,变幻莫测,他已然使得浑身解数。

    智叟见得狂笑一声道:”好!这招可以为老夫端茶倒水了。“晁衡倾尽全力,金戈铁马只是虚招,紧接着,乘其不备,一招千军万马已然使出。智叟原本轻浮的表情,一时间变得凝重起来,只见他蓦然一个翻滚,落在与晁衡两丈远的地方,大叫道:”住手!“晁衡不胜其烦,无奈之下,只得收手,虎着脸问道:”你怎得如此啰嗦,又有何事?“

    智叟上下左右不停地打量着晁衡,皱起本就没几根毛的眉头,问道:”小子,这套剑法你是从何处得来“晁衡不咸不淡地说道:”这套婉儿剑法,乃是本官的岳母所教。“智叟闻言,勃然大怒,跳脚大骂道:”胡说!这分明是老夫的,呃,名门的白马剑法,你当老夫是五尺孩童般好欺不成?“他见晁衡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寻思道:难道臭丫头竟然将本门压箱底的绝技,已交于他了不成?

    晁衡道:“智叟,本官可没功夫与你在此闲扯,你若不比了,本官就此告辞。”说着,假装转身要走。智叟喝道:“小子,怎么如此无礼?”晁衡转过身,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智叟又道:“想当年,有多少豪杰,为了能与老夫对上一招半式,不远千里而来。你与老夫拆了近半个时辰,不领情也就罢了,还敢在此挑三拣四。”晁衡摇头道:“你不但只顾一味退让,还满口狂言,与你试比,本官毫无兴致。”智叟哈哈大笑道:“小子,你不要以为,老夫不知你是何心思。不过,想要学老夫的招式,亦不难,只要你拜在老夫门下,老夫便会倾囊相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