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我们会死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能是跟夏易雪相处得太久了,越来越容易被她身上的某些特质吸引,跳了这么多年的舞,她真的一点儿都不觉得快乐,她不喜欢跳舞,从头到尾都不喜欢跳舞,最开始学习跳舞是因为妈妈,后来是因为习惯。

    所以第二天她穿着那双舞鞋上了场,她跳着舞,脚不停的往外渗血,染红了舞鞋,最后她倒下了,她其实可以坚持的,但是她累了,不想再按照妈妈的愿望生活。

    事情发生当天,她躺在医院里,脚被绷带包成一个大萝卜,妈妈看着她这个样子也没有责怪她,就说要找出幕后凶手,绝对不会放过伤害自己女儿的人。

    后来在她回家,大家都在她家里来看她,她也是无意间听到楚欣跟楚安离的对话,原来楚安离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他质问楚欣为什么这么做,而楚欣说:“你应该高兴才对,是我帮你留住了她。”

    她听见他们两个人在吵架,她也是第一次从楚安离口中听到他说他喜欢她,也是第一才看到原本开朗的楚欣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这么多年了,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眼里只有她,难道就是因为我比她少认识你几年?”

    “我喜欢她,并不是因为认识她比你早,就算没有她,我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的,还有,如果你以后再做出对若涵不利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她默默地听着,心里五味杂陈,这么多年,她居然都没有发现楚欣对楚安离的感情,因为她的生活几乎比另一件事情填满了。

    之后她也没有再去追究这件事,楚欣这么做也算帮了她一个大忙,不过从这件事之后她就有意无意跟楚欣疏远了。

    又是一顿鞭子之后,夏易雪跟林若涵双双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体都没有力气再支撑了。

    在走之前,楚欣让那个中年男人给她们喂了什么东西,不过吃了这东西感觉身体舒服很多,整个人都飘飘欲仙的,伤口也觉得没这么疼了。

    如果再继续待在这个地方,就算楚欣不动手,她们两个也会因为伤口感染溃烂而死,可现在除了那扇铁门,就没有任何出口了,只能等楚欣下次来的时候再想办法了。

    夏易雪因为平时经常锻炼,身体比林若涵强一些,但是经过之前的一连串事情,夏易雪的身体也不打如前了,总的来说两个人的状况都很差。

    “易雪,你说我们两个会不会死在这里啊?”

    “胡说,我们怎么可能会死,我们一定不会死,死的应该是那个楚欣,她做了这么多坏事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其实你不知道我以前可羡慕你了。”

    “羡慕我什么啊,你才让人羡慕,长得漂亮,身材好,跳舞也好,总之什么都好。”

    “我羡慕你可以随心所欲,羡慕你无忧无虑。”

    “傻瓜,没有人是无忧无虑的。”

    从小没有妈妈,被人欺负,被人说是没妈的孩子,再大一些有人又会因为她嘲笑她跟猪吃的一样多,长得跟猪一样胖,她学跳舞减肥并不是因为那些人的嘲笑,而是想用自己的实力告诉那些人她只是胖着玩儿的。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易雪的情况更严重了,额头烫的要死,怎么喊也喊不醒她,可能是做了噩梦,一直在哭,再说胡话,而林若涵也有一点低烧,林若涵用力地敲着厚重的铁门,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应她。

    再这样下去两个人真的可能会死,她死了没关系,她也没有什么可挂念的,但是夏易雪不一样,她还有韩煊,还有很多爱她的家人朋友和粉丝,如果夏易雪出了什么意外他们该有多伤心。

    而韩煊这边,从夏易雪不见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已经报警了,正在全城搜捕,而且还发了悬赏令,希望有见到过夏易雪的人能提供什么线索,可是已经过去整整四天了,还没有任何夏易雪的消息,恰巧当日小区门口的监控坏了,正在维修,也不知道夏易雪能去哪儿,唯一的线索就是夏易雪的手机,他知道夏依雪的手机里有楚欣的电话,可打过去一直是关机。

    半夜的时候,警察局那边传来消息,说有一个出租车司机来报案了,说见过夏易雪,韩煊连夜赶过去,夏易风这边接到消息也是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那个出租车司机就是当天接夏易雪的人,他把当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还说那个女生让他第二天去哪儿哪儿接一个叫韩煊的人到放她下车的地方,还说会给她很多钱,当时那个女孩子连车费都没有,所以他以为她是恶作剧,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明星夏易雪被人绑架的事情已经炸开了,他看了照片才知道原来那天他拉的人就是夏易雪,可是他害怕,怕自己会被怎么样,就不敢来警察局,还是自己的老婆知道了这件事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来这一趟。

    当时韩煊听完那个出租车司机说的话顿时气愤地懵踹那个司机,最后被夏易风给拦住了。

    “这都第几天,你为什么不来,你为什么不来,四天,整整四天,这四天能发生什么事情你知道吗。”韩煊也知道楚欣那个变态女人的手段,一但落到她手里,夏易雪还不知道会被折磨成什么样。

    “够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追究谁对谁错,而是尽快找到易雪,你也说都已经四天了,晚一分钟我们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夏易风也担心自己的妹妹,可在商场这么多年,他知道越是危急的情况越是要保持冷静。

    韩煊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好几天没换了,下巴都已经生出一些小胡渣了,黑眼圈很重,显然没有睡好,整个人就给人一种很邋遢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