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她能做到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易雪跟朱姨一起回了家,毛球球被留在了宠物医院,晚上没心情吃饭,就只是坐在床上看着毛球球的一些东西发呆。

    她都没发现,原来毛球球已经在这个家里生活了这么久了,可是现在有人告诉她,以后毛球球再也不能陪在她身边了,她将永远失去毛球球了。

    大概到了午夜十二点,夏易雪接到一通电话,接通了才意识到是韩煊的号码,可是电话那头跟她对话的人不是韩煊,而是另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喂,请问是夏易雪小姐吗?”

    “嗯,我是。”

    “是这样的,我旁边有位先生喝醉了,嘴里不停地喊着你的名字,所以我就给你打电话了,你能不能过来接一下这位先生啊。”

    夏易雪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答应了,拿出纸笔记了一下地址,但夏易雪没有立刻去那个地方,而是先给裴尚打了电话。

    雕花拨过去好久也没有人接,无奈之下,夏易雪只有硬着头皮给舒雅打电话,结果舒雅的电话也关机了。

    仔细想了想,韩煊在这里的朋友除了他们几个也没谁了,她也没有能打电话的人了,所以她最后只能去了。

    到了地方,只见韩煊躺在公路旁的长椅墙,旁边还站了一个年轻男子,夏易雪走过去向那个年轻男子道了谢,然后便一个人将韩煊搬上车,开车送他回家。

    到了楼下夏易雪才记起韩煊家家门的钥匙要在上次被她一怒之下从房间的窗子丢到外面的小花园里了。

    夏易雪坐在驾驶座上回头看着后座上醉得一塌糊涂的韩煊的她从来没有见过韩煊这个样子,韩煊的酒量本来就好,现在醉成这样,那该是喝了多少酒啊。

    在车上犹豫了很久,夏易雪终于下定决心把韩煊搬上了楼,到了韩煊所在的楼层时,夏易雪已累得满头大汗,虽然夏易雪平常也在运动,可韩煊毕竟是一个成年男人,所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费劲。

    夏易雪扛着韩煊站在韩煊家门口敲门,等了好久,才终于见门打开。

    “煊哥,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你怎么来了。”裴尚惊讶地看着夏易雪。

    “先扶他进去吧。”

    夏易雪将韩煊交到了裴尚手里,可韩煊却一直抓着夏易雪的手不放,夏易雪本来就想将韩煊送回家就直接离开,可现在她不得不跟着韩煊一起进屋。

    当韩煊被扛到床上的时候就韩煊还是紧紧地抓着夏易雪的手不放,无论夏易雪如何用力,也不能将韩煊的手掰开。

    朦朦胧胧地听见几句呓语声,似乎是在说不要走,不要离开他。

    裴尚在旁边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了吗?你忍心吗?煊哥为了你做得还不够吗?”

    “那又怎样,难道我就必须对每一个说爱我的人负责吗?”

    “那你又为什么会送他回来,我不相信你心里一点都没有他的位置。”

    “我送他回来也非我所愿,我只是不想看到她流落街头而已,就像我在街上看到流浪的阿猫阿狗时也会买点东西喂它们吃一样。”

    “够了,夏易雪你真是够了,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你是这样的人,你知道煊哥有多爱你吗?”

    裴尚伸手将韩煊的钱包掏了出来,然后打开夏易雪看,“你看看这张照片,煊哥一直像个宝贝一样每天把它带在身边,记得又一次我们去一个小镇,结果钱包不小心丢了,就为了钱包里这张你的照片,煊哥找了它一天一夜。”

    夏易雪抬头看了看那张照片,照片上她正坐在地上哭,她记得那次好像是她哥把她所有的零食全都吃光了,她坐在地上耍赖不起来,非要让夏易风将他偷吃的零食一样不少地买回来。

    “那又怎样,这只是他的事,与我何干。”

    “你……,煊哥他真是爱错了人,我都替他感到不值,可他偏偏还像一个傻子一样爱着你这样的人。”

    夏易雪用力将韩煊的手掰开,然后起身说:“既然我已经把他送回来了,那我也应该离开了,对了,不要告诉他是我送他回来的,免得误会。”

    离开韩煊的公寓后,夏易雪一个人蹲在马路旁的一个角落里哭泣,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而她现在又能怎样,除了放开,别无选择。

    开车回到家,夏易雪悄悄地上了楼,不敢发出任何响声,怕把大家吵醒,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眠。

    第二日回学校上课的时候精神不适很好,早饭也没吃,午饭更是随便扒了几口饭就匆匆去了图书馆。

    夏易雪正在认真看书,手机却嘟嘟震动个不停,拿起手机一看,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她再熟悉不过了。

    “喂,我们谈谈吧,好,你在校门口等我,我马上过去。”

    李又晴,白子菱,吴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寻思着要不要问夏易雪是谁打来的电话,结果夏易雪就先开了口。

    “我临时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看书吧,我很快回来。”

    “好,路上小心点。”李又晴叮嘱道。

    夏易雪背着包小跑着出了校门,校门口的那道风景线引得不少少女尖叫,男人们更是嫉妒不已。

    夏易雪,这世上没有你做不到的,你可以的,你真的可以做到的。

    原地深呼几口气,努力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然后大步向前走去。

    见夏易雪出现,韩煊嘴角微微上扬,脸上的疲惫之色似乎因那个女人的出现而全都消散。

    “你来啦。”

    夏易雪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她抬头看着韩煊带笑的脸,喉咙顿时似有什么不明物体堵住了,那感觉很不舒服。

    “听裴尚说昨天晚上是你送我回家的?”

    “嗯。”

    见夏易雪如此冷漠的态度韩煊也不恼,仍旧温柔地说:“外面天气怪冷的,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边喝点东西边聊。”

    “不用了,我们还是长话短说吧,我也不喜欢绕弯子,听裴尚说你外公叫你回美国去?”夏易雪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