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千万不能惹一个叫做夏易雪的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易雪是一副奸计即将得逞的奸诈表情,韩煊则是原来如此,舒雅先是惊讶,而后似乎明白了什么,裴尚则是捂着鼻子一脸嫌弃。

    “来来来,我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是臭豆腐,臭鳜鱼,臭豆豉吵肉,折耳根炒腊肉,这些东西不是一般人还做不出来,怎么样,本姑娘是不是心灵手巧啊,来,大家都别看着了,快吃快吃。”

    韩煊已经说了,裴尚最不喜欢吃一些气味比较重的食物,那她就投其所恶,裴尚不喜欢什么她就来什么,昨天的仇她一定要报了今天晚上才能舒舒服服地睡觉。

    谁叫她夏易雪本来就是那种有仇必报的人呢,要怪就怪裴尚运气不好,招惹了她这么一个小霸王。

    裴尚端起碗,拿起筷子,他思索了许久,也不知该如何下筷,最后权衡之下,她就夹了一块腊肉。

    放进嘴里轻轻尝了尝,裴尚自己的头冒烟了,他急忙放下手中的碗筷,去找水了。

    “辣死了,辣死我了,水,水。”

    裴尚除了不喜欢气味比较重的食物之外的他还有一个巨大的弱点,那就是不能吃辣,一点点辣都不可以。

    看着如此模样的裴尚,夏易雪心里乐开了花,但表面上还是淡定的,她皱了皱眉头,说:“有那么辣吗?”

    她也夹了一块腊肉吃,说道:“不辣呀!你个大男人居然不能吃辣?”

    夏易雪的语气里充满了鄙夷,气得裴尚想说也不能说,更不敢说。

    “来来来,过来继续吃啊,不然菜都凉了。”夏易雪温柔地向裴尚招了招手,裴尚则连连摇头。

    “我不饿,你们吃吧。”

    “你真的不吃?”夏易雪问道。

    “我真的不饿,你们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吃吧。”裴尚喝了一口水压压惊,再吃下去,他的小命估计都没了,他不就是吃了她的巧克力和几包零食吗,有必要这么对他吗?

    “嗯,既然你不饿,那我们就吃了,哎呀,瞧瞧我这个记性,还有菜没端上来呢。”

    夏易雪忙起身,不知从哪里端来了好几盘菜,说道:“松鼠桂鱼,鱼香肉丝,炒三丁,你们快尝尝。”

    她怎么可能让韩煊和舒雅只吃那些东西,所以她早就留了一手。

    她准备臭豆腐啊,臭鳜鱼啊啥的,就是要逼裴尚去吃那道折耳根炒腊肉,她可在里面放了变态辣椒,一定辣得他头晕眼花,大脑短路,最后再稍微那么一激,裴尚肯定宁愿饿着,也不愿意吃东西了。

    在这个时候,她就拿出她事先做好,但是没有拿出来的菜,让裴尚眼巴巴地看着她们吃。

    反正他都已经说了不吃,如果现在又反悔,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夏易雪欢快地吃着美味的食物,韩煊则是无奈地摇头,舒雅用沉默来表示对裴尚的同情。

    裴尚可怜兮兮地摸着自己正在抗议的肚子,一边看着旁边正吃得正欢的三个人。

    她们吃着他看着也就算了,偏偏夏易雪还在大声说着:“哎呀,这东西未免也太好吃了吧,实在是太香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果然,有些东西是不能乱吃的,如果吃了,那你就倒霉了。

    吃完了饭,韩煊在厨房收拾洗碗,夏易雪就坐在裴尚对面,拿着一包零食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那模样要不要这么悠闲,没看见裴尚这边还饿着肚子吗?

    舒雅在一边看杂志,她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抬头看了看夏易雪和裴尚,嘴角不由得上扬,果然像他描述的那么可爱。

    夏易雪吃东西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她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嘀咕道:“真好吃,实在是太好吃了。”

    一边正在洗澡的韩煊一脸宠溺地看着夏易雪,任由她欺负着裴尚,他那重色轻友的性格和夏易雪简直一摸一样。

    终于,裴尚实在忍不住了,他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狠狠地瞪了夏易雪一眼,然后慢慢靠近夏易雪,然后与她擦肩而过,进了韩煊的房间。

    俗话说,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这个臭丫头,腹黑程度和韩煊有的一拼,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以前是韩煊用欺负他,现在又是夏易雪,他的命可真苦啊。

    韩煊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居然一点吃的也没有,连牛奶和果汁都不见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夏易雪,而夏易雪只是嘿嘿一笑,然后又转头看电视去了。

    舒雅看着两人无言的互动,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涩,这两天,她似乎感觉韩煊完全变了一个人。

    以前的韩煊似乎从来都不会笑,他对每个人都很礼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疏离感。

    从前的他总是将自己的每一分每一秒计划好,从不会浪费时间在一个人身上,所以,他的朋友很少,除了她和裴尚就没几个人了。

    以前不管她对他如何如何好,他都不会有任何回应,却对眼前这个女孩儿千依百顺,甚至不惜放弃远大的前途回国发展,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夏易雪。

    洗漱完,夏易雪就飞速上床睡觉,她今天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

    裴尚啊裴尚,这就是惹她的下场,看他以后敢不敢乱吃她的东西了。

    大概到半夜的时候,客厅的传来窸窣的响动,裴尚轻手轻脚地走到冰箱面前,然后轻轻打开,发现发现里面居然一点儿吃的都没有。

    他不由得小声嘀咕了一句:“哼,肯定又是她干的,居然一点儿吃的都没有。”

    “你干什么呢?”

    这安静的房间突然响起声音,裴尚转过头,只见一个惨白惨白的女人的脸出现在他眼前,裴尚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大声叫道:“鬼啊,有鬼。”

    夏易雪关掉手机的手电筒功能,然后打开客厅的灯,她双手环胸,笑眯眯地看着被吓得不轻的裴尚。

    而裴尚只觉夏易雪的笑容实在是渗人的紧,好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大半夜的,你干嘛在这里装鬼吓人,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