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宣誓主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吴可大叫一声,“呦,太阳打西边出来啦,你怎么想到要请我们吃饭。”

    “我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反正马上就要考试了,我也不用再见你们几个了,哦,对了,你们明天记得把你们自家那位带上,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夏易雪就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她伸手抚上了自己的唇,心里满是甜蜜,这种感觉很陌生,却让她欲罢不能。

    李又晴瞧着夏易雪那啥样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啊,记得付钱的时候别哭就行。”

    “你放心,姐姐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点儿小钱。”前几天发了稿费,她正愁没地方花呢,这下好了。

    第二日,明明说要请吃饭的夏易雪除了上课就没见到人影,白子菱和吴可猜测是不是昨天说请吃饭然后后悔了,于是就跑到角落里藏起来不让她们找到。

    但李又晴却知道那家伙肯定巴巴地去找她家那位了,唉,果然是重色轻友的家伙,这才一天就这样了,等以后她们想见她估计都很困难了。

    今天夏易雪见韩煊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就像一个有点害羞的小媳妇似的,可能是她还没有完全适应韩煊女朋友这个身份。

    昨天晚上,她就莫名其妙成了韩煊的女朋友,不过心里还是偷着乐了,她第一次表白居然成功了。

    她昨天晚上之所以迈出那一步,是因为她突然想起了那次的车祸,世事无常,不如好好把握现在,就算被拒绝了那又怎样,大不了连朋友都没得做。

    所以,你不试一试又怎么会知道结果呢,不过她的这个结果让她很满意。

    她说要请室友吃饭,韩煊也很爽快地答应了,就算夏易雪不提出来,韩煊也会说,既然夏易雪已经是她的人了,他有必要宣誓一下主权,特别是让某些人知道,夏易雪已经是他的人了,他已经没机会了。

    为了不麻烦韩煊,夏易雪特地找了一家学校附近的餐厅吃饭,因为快要到年底了,韩煊很忙,还要经常加班,她这个做女朋友的肯定要体谅一下自己的男朋友。

    找好了餐厅,夏易雪就给李又晴打电话让她们马上过去,她请吃饭。

    白子菱带着李又晴,吴可以及她们的男朋友杀到了夏易雪所说的餐厅,一进门,白子菱就开始嚷嚷:“夏易雪,我还说你后悔了呢。”

    当看到夏易雪旁边的韩煊时,白子菱就稍微收敛了一下,说道:“韩大哥也在啊。”

    韩煊轻轻点了点头表示问候,她们寝室的几个人叫韩煊都有不同的叫法,夏易雪喜欢叫韩煊哥,李又晴喜欢叫夏易雪的青梅竹马,白子菱叫韩大哥,吴可则喜欢叫韩煊大帅哥或者说夏易雪的韩煊。

    “好了,坐吧,我夏易雪说到做到,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好了,知道了,知道你不是随便的人。”李又晴带着萧贺坐下,其他人也都落了坐。

    夏易雪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还没说完,吴可就打断道:“易雪,你不用介绍了,我们都知道,这不是你的韩煊哥吗,我们都认识。”

    “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能不能别插话,都已经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还不收敛一点。”

    吴可轻哼一声,不说话了,夏易雪又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旁边的这位,韩煊,我男朋友。”

    当夏易雪说出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白子菱和吴可不镇定了。

    “什么?你们……”白子菱恍然大悟,怪不得夏易雪主动提出说要请吃饭,原来是偷偷瞒着她们和韩煊发展地下情了,她早该猜到的。

    相比之下,李又晴显得淡定多了,不过能蹭顿饭吃她还是非常高兴的。

    突然,李又晴想到了什么,于是轻轻拍了拍桌子,说道:“既然我们家易雪交了男朋友,是不是要照老规矩行事啊。”

    “啊,什么老规矩?”夏易雪满脸问好,她怎么不知道这件事,不过看李又晴那一副奸诈模样就知道她肯定没按好心。

    “什么老规矩?不是你定的吗,拼酒啊,我们轮流跟你喝怎么样,易雪的青梅竹马。”

    “好啊。”韩煊很爽快地答应了,不过倒急坏了夏易雪。

    “你们这是干嘛,我不许你们欺负他。”夏易雪一副老母鸡护小鸡仔的模样让李又晴顿时乐开了花。

    知道以前她们是怎样的心情了吧,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夏易雪,你老实待着,这是我们几个的事,跟你没有关系。”

    “对,跟你没有关系。”白子菱和吴可附和道,想到上次的事情她们就来气,这次怎么也得讨回来吧。

    最后,夏易雪不得不妥协了,不然她还能怎么办,更何况韩煊自己都答应了。

    李又晴,吴可,白子菱都在想要怎么让韩煊喝趴下,但她们不知道韩煊的酒量,所以到最后,明明是李又晴提出拼酒的,结果却醉得一塌糊涂,连带着还有白子菱和吴可,所以她们便被自家男朋友扛回学校了。

    这次她们可算是失算了,韩煊是什么人,他都已经在商场上打拼了好多年了,难免有时会有什么应酬,所以他的酒量也慢慢被锻炼起来了,所以跟几个学生喝,他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夏易雪倒是很担心韩煊,在李又晴她们走了之后不停地问韩煊:“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头晕晕的,或者是恶心想吐啊。”

    “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我现在脑袋很清楚。”

    看见韩煊的眼神却是清澈如水,夏易雪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你别怪她们,她们都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嗯,我知道,既然已经和你在一起,我就不会怕麻烦。”韩煊轻轻地将夏易雪搂进怀里。

    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很多年了,既然夏易雪已经出现了,他便不会再让她离开他的身边,夏易雪这辈子只能是他韩煊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