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终于和她摊牌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马上给我让开,我要回寝室了。”夏易雪拉着李又晴准备离开,却不想卓晓抬腿挡在夏易雪面前,躲避不及,夏易雪连带着李又晴一起摔在了地上。

    夏易雪被李又晴压在下面,摔得比较严重,她感觉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周围的人一片嘲笑,李又晴急忙从夏易雪身上,“易雪,怎么样了,没事吧。”

    夏易雪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她直接上前给了卓晓重重地一巴掌。

    “这是你欠韩玉龙的。”

    夏易雪又反手一巴掌,“这是你欠我的。”

    卓晓捂着自己的脸,抬手准备打夏易雪,夏易雪拉扯着她的手臂,卓晓动弹不得。

    “卓晓,我还真是看不起,我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以前你模仿我,到处说我坏话就算了,但为什么要发那样的帖子,还栽赃嫁祸给我。”

    “你口口声声说喜欢韩玉龙,可你又做了什么,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他,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怎么没意思,这样他知道什么是心痛,才能彻底死心不是吗,你以为我想这么做吗,你以为我没有表白过吗,可是他说他喜欢的是你,他只喜欢你,我能怎么办。”

    “帖子是我发的,你的那些坏话也是我说的,当初我也是故意接近你的,你满意了吗?”

    “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你,我讨厌你,讨厌你总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我讨厌你不仅没有怪我还帮我解释,我讨厌你,这样你满意了吗。”

    卓晓一把抓住夏易雪的头发往后扯,夏易雪也伸手扯住卓晓的头发,两个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团。

    旁边的人直接看傻眼了,最后,李又晴不得不请来老师才将两人分开,然后两个人被叫道主任办公室训话,最后的结果是两个都被警告一次。

    拿着书慢悠悠的准备回寝室,夏易雪把绑着的头发解开,然后又戴上帽子,低着头,努力掩饰着脸上的伤痕。

    “易雪,夏易雪。”

    有人在叫她,但她似乎并没有听到,依旧往前走着。

    韩煊快步走上前来,拉住了夏易雪,夏易雪则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韩煊直接挡在了夏易雪前面,夏易雪则往旁边走,韩煊又挡。

    “干什么,让开。”此时,夏易雪的心情极不高兴,应该说已经差到了极点,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韩煊一把将夏易雪扯进自己的怀里,任由夏易雪如何挣扎也不放开。

    “夏易雪,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吧,打架也不叫我一声,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还一起打过架呢。”

    夏易雪突然鼻子一酸,“我一点儿都不想和她打架,她说她委屈,可是我也很委屈啊。”

    “明明直到她接近我是有目的的却还相信她的确是想和我做朋友,明知道那些话都是她说的却偏偏要告诉自己那是一个误会,明知道她是可以模仿自己,却也一直给她找理由,说她也喜欢这种风格。”

    “有时候我也会很累啊,我真的不想再骗自己了?”

    大三那年,有一次她去上课的路上不小心摔了,正好这时卓晓出现了,她扶她去了学校校医院,一直陪着,连课都没有去上。

    后来,她们成了好朋友,上课吃饭逛街不只有李又晴,白子菱,吴可的陪伴,还有卓晓。

    她本以为她交到了一个好朋友,在慢慢地相处中卓晓总是有意无意地提起韩玉龙,还问她韩玉龙的喜好。

    之后李又晴告诉她卓晓再背地里散布一些关于她不好的留言,她是不信的。

    当有一天她真的听见了,也看见了,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扭头就走了。

    她们俩彻底决裂应该是那次韩玉龙来找她,说卓晓跟她其实很喜欢他,她一直没有答应他的表白只是因为她嫌弃他家没有她家有钱而已,还说她其实是一个拜金女,经常勾搭其他男人。

    慢慢地她们开始疏远了,但最后水火不相容。

    刚刚也是她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她不想再欺骗自己了,这样会让她过得很辛苦。

    韩煊心疼的轻抚着夏易雪的后背,任由夏易雪在自己的怀里放肆地哭泣。

    当接到李又晴的电话时,他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就赶过来了,他知道夏易雪可能会很难过,所以,他想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夏易雪没有回寝室,而是被韩煊带回了他家,回到家里,韩煊就拿出药箱给夏易雪擦药。

    除了脸上,夏易雪的手上也有好几处伤口,伤口不深,却也都流着血。

    韩煊温柔地给夏易雪擦药,夏易雪则埋着头默默流泪,泪水滴到韩煊擦药的手上,他身子一顿,抬起头,只见夏易雪身子微微抽搐。

    “我这次被记警告了,这么多人看着,多丢脸啊,而且我的奖学金可能也没了,我现在离家出走了,我又那么喜欢吃,我都没钱给自己买吃的了。”夏易雪抽泣着说了这样一句话。

    韩煊哭笑不得,“好了,别哭了,大不了我不收你房租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夏易雪抹了抹眼泪,问:“是真的吗?”

    “哦,我还能骗你吗?”

    “韩煊哥,你真是太好了。”夏易雪猛地扑进韩煊怀里,韩煊差点往后仰了过去。

    “好了好了,快起来,药还没有擦药呢。”

    夏易雪起身乖乖坐在沙发上,韩煊又重新给夏易雪擦药。

    到现在韩煊才发现夏易雪的手上除了新添的几道伤痕,还有大大小小,明显的不明显的伤痕。

    “你手上的这些伤是怎么来吧。”

    “你说这个啊,这是我炒菜时被油溅的,这个是去吴可老家的时候摘人家的橘子不小心被树枝刮的,这个嘛,好像是削苹果时被刀子划的,当时流了好多血,对了还有这个。”

    夏易雪撩起裤管,说:“这是被狗撵的,我在我在街上看到了一只流浪狗,好心给它买了火腿肠,本来想逗一下它的,结果这狗就把我咬了,后来我还去打了狂犬疫苗,可疼了呢,所以后来我都不喜欢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