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美人计
    杨志休息了一夜,次日一早起来,依旧锻炼,吃了早饭,这才叫来了栾廷玉,吩咐着一些事情。

    昨日又得罪了高衙内,杨志虽然不惧,但必要的准备还是需要的,除了杨府这边要做出安排之外,赌坊那边也是重点,燕王虽说身份特殊,但如果有人暗中设计,谁又知道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栾廷玉自然是听着,等杨志离开了,也匆匆赶往赌坊,去寻杨温。

    杨志先是去了周美成的府邸,他想要知道周美成受了什么伤,这样才能妥善作出安排,到了周美成府上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火辣辣的照在人身上,汗水淋漓。

    杨志敲开了门,周府有人开门,看见是昨日送老爷来的那人,急忙请杨志进去。

    “周先生情况如何?”杨志先是问道。

    开门的是周美成的小儿子周子明,闻言道:“恩公放心,家父已经没有大碍,只是伤了腿,暂时无法行动。”

    杨志松了一口气,跟着周子明进去,周美成躺在床上,双目瞪着屋梁。听见门响,周美成转头,看见是杨志,忙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杨志忙走上几步,按住周美成的手臂,道:“周先生不用起来。”

    周美成叹息了一声,道:“昨日之事多亏杨先生,不然那些泼皮恐怕……”

    杨志摆摆手,笑道:“周先生无需客气,说起来,这些个泼皮确实可恶!”

    “可恨,只是那人乃是高衙内,高太尉可惹不起啊!”周美成说道,他虽然有名声,可是却没有实权,哪里能与高太尉这等权臣相比?

    杨志想了想,笑了起来,道:“周先生,可想报仇?”

    周美成疑惑地看着杨志,道:“杨先生,你是何意?”

    杨志正色,道:“这件事情也无需周先生做什么要紧之事,只要想大晟府请假数日,就说被泼皮殴打致伤,余下的,就由洒家来办!”

    周美成想了想,摇头,道:“不可,不可!”高太尉是什么人?权倾朝野,这些年来,得罪高太尉的,死在他的手上的人不计其数。更关键的一点,是高太尉动手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计划周详,各种证据都有,令他想要打击的对象根本无从分辨。

    “周先生,你尽可放心,只需按照洒家说的去做即可!”杨志说着,站起身来,起身告辞。

    周美成想要挽留,杨志已经大步流星走了,周美成的右手停在半空,想了想,他叫过了儿子周子明,让他送来文房四宝。

    杨志心中明白,他与高俅的关系已经势同水火,除了与高衙内有矛盾之外,帮助燕王蹴鞠就足以让高俅恨之入骨了,如今又有了这事儿,以高俅的性格,不可能会放过自己,那陆虞侯、富安出现在杨府就证明了一切,只是现在杨志办事谨慎,没有让高俅抓住把柄。一旦让高俅抓住把柄,他一定会下死手。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如今就有一个机会,杨志要抓紧时机。

    走出了周美成的府邸,杨志先后奔走了几个地方,谈妥了几件事情,这才静等夜幕的降临。

    是日黄昏,杨志如约,换了一身衣裳,在皇城外等候,天色昏暗,月儿爬上半空,杨志靠在一棵歪脖子树上等待着,过了好一会,一片黑暗中,赵佶与杨戬偷偷摸摸出来了,看见杨志在不远处,杨戬先是快步走了过来。

    今日又是偷偷摸摸出门,两人像做贼一样。到了杨志跟前,只是低声说:“快走,快走!”

    杨志点头,刚走了两步,忽然哎哟一声,有些狼狈模样。

    赵佶心中诧异,停下脚步,问道:“杨志,你怎么了?”

    杨志摆摆手,道:“不碍事!”说着,继续前行。

    几人朝着矾楼走去,这时候,两侧大街人声鼎沸,不少人正在寻欢作乐,整个开封城一片繁华景象。

    “杨志,关于蹴鞠改革一事,我想过了,这个办法不错,可是前期需要培养所谓的裁判,这个花销可不小。”赵佶开口。

    杨志道:“虽然开销大,但这种模式推广开来,带来的收益必然是巨大的。”

    大宋蹴鞠事业非常发达,所带来的赋税十分丰厚,这一点赵佶也是知道的,为了有足够的钱财支撑他修建万岁山,赵佶觉得改革势在必行。听见杨志如此说,不免点点头,很是赞成。

    “此事,过些日子,我就会分配下来,届时,你来主持此事!”赵佶吩咐。

    杨志知道这是机会,便点点头,表示一定完成。

    说话间,离矾楼已经不远,三人各自拿着早就准备好的请帖进入了矾楼,朝着三楼走去。李师师的香闺就在三楼。赵佶身份特殊,虽然没有人刻意去查,但都知道他的身份高贵,似乎是某位王爷,因此一路上,没有人去特意阻挡。

    到了三楼,杨志、杨戬依旧在一旁准备好的屋子里休息,赵佶进入了李师师的香闺里。

    一进入李师师香闺,赵佶就感觉到了一丝沉闷,李师师坐在香闺里的软榻上,背对着他,身子在抽搐着,传来阵阵的哭声。

    赵佶心中诧异,走上前去,奇怪地道:“师师,你这是?”此时,赵佶仍未表明他的身份,毕竟堂堂大宋天子,出入瓦舍勾栏,是非常不妥的。

    李师师听见声音,忙擦了擦眼泪,站起来转过身子,脸上挤出一丝微笑,道:“赵公子,你来了。”

    赵佶点点头,道:“师师,你可是遇见了什么难事?莫非是老鸨欺负于你?”

    李师师摇头,道:“奴家很好,没有什么事情。”

    这话说得言不由衷,脸上还挂着泪水,怎会没事?赵佶板着脸,道:“哎,师师,你脸上还有泪水,怎会说没有事情?你不要担心,说出来,我为你做主!”

    李师师擦了擦还有些红的脸颊,疑惑地道:“赵公子,不管什么事情,都能为奴家做主吗?”

    赵佶为搏美人一笑,大手一挥,道:“这个是自然!”

    李师师叹息了一声,言语中充满了哀怨,道:“赵公子,此事说起来,那就话长了!”说着,李师师叫了一声,梁红玉从外屋走了进来,端着一壶茶水。

    梁红玉走到两人面前,为两人斟满了茶水,这才退了下去。

    赵佶来了几次,见过梁红玉,知道她伺候着李师师,也是一个清秀的女子,只是,今日这清秀的女子,却大为不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