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梁红玉
    ,!

    众人都散去,大厅里只剩下了周美成和他的仆人。

    好一会,内屋里的李师师和梁红玉见外屋无人,这才缓缓走了过来。

    “干爹。”李师师说道。

    “可是此人?”周美成问道。

    梁红玉在一旁,点头,道:“他的特征符合,又有力气,马夫说就是他。”

    “那就错不了,此人是名门之后,太祖皇帝时的杨老令公后人。”周美成说道。

    李师师和梁红玉都听到了,闻言点头。

    李师师道:“干爹,这两首曲子都十分精彩,干爹可否给女儿作词?”

    周美成哈哈一笑,道:“老夫要了这两首曲子,便是给你留着,待老夫写了词曲,一定能够让你扬名京师!”

    “多谢干爹!”李师师也笑了起来,做艺伎,靠的就是名声。

    回头再说林晟,吃了亏之后,匆匆溜走,心中却对杨志怀恨在心,他已经记住了杨志名字,一个踢蹴鞠的,他还搞不定?林晟不信。

    今日,他的计划失败,没有挑起燕王赵俣与周美成之间的矛盾,令他十分郁闷,讨好蔡京的路子又少了一条。林晟揉了揉腰,被杨志摔在地上,有些疼。疼痛让他更为愤怒。怎么才能报仇?林晟在街道上寻思着,沿着街边乱走,不知不觉,天色黯淡了下来。

    “咦,这不是林晟吗?”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林晟循着声音看去,有些惊讶,道:“呀,原来是衙内!”

    来人正是高衙内,去岁高太尉因为大寿,请林晟前去弹曲,故此认得。

    高衙内上下打量了一番,见林晟似乎受了伤,便道:“你是怎么了?怎会如此?”

    “哎,遇见贼人,是小人的不幸!”林晟很是机敏,高衙内虽然没有官职,可是他的父亲高太尉却是堂堂的太尉,是林晟仰慕的对象,因此他十分巴结。

    “哦?贼人?究竟是什么贼人?”高衙内来了兴趣,捋了捋袖口,一副要替林晟做主的模样。

    高衙内身后的几名泼皮也都大笑着,牛二上前,道:“老头,不管你遇见的什么贼人,在俺牛二面前,都不值得一提!你且带俺去,看俺不剥了他的皮!”

    众泼皮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晟知道高衙内仗着父亲高太尉的权势,横行京师,手下更是养了不少泼皮,非常厉害。又见牛二身材高大,肚子鼓起,很有气势,便不由想起杨志来。

    一个踢蹴鞠的,居然敢欺负他,林晟心中很是不满。见高衙内、牛二如此,便陪着笑,道:“这个是自然!”连牛二叫他老头都不计较了。

    “那人在何处?”牛二问道。

    林晟暗想,他们一定还在矾楼吃饭,当即道:“这位英雄,这边走!”

    牛二被唤作英雄,登时来了兴致,昂首挺胸,脸上说不出的得意。

    众泼皮都欢喜非常,嘻嘻哈哈地跟着。高衙内最近低调了一段时间,也觉得颇为无聊,今日有好事看,自然是双手赞成,便连声催促,道:“老头,快带我等去看看!”

    林晟心中叫苦,心想我堂堂正八品的官员,登时就变成了老头,这群泼皮实在可恶,可是又不敢得罪高衙内,只得在前带路。他前面胡乱走着,也不知道闯到了那个巷子里来,便抬脚寻路出去。

    “你这是去哪?”牛二一把抓住他,差点令他摔倒。

    “矾楼!”林晟心中不满,却又不得不答,这个牛二,实在可恶。

    “矾楼?”高衙内来了兴趣,虽说父亲高俅已经叮嘱他,少去矾楼,最好不去。但他的心中却想着李师师来,听林晟说矾楼,登时喜上眉梢。

    “那不是李师师在的地方么?”一泼皮说道。

    “对啊,听说那小娘子才艺双馨,只是不得相见,实在是遗憾!”又有泼皮说道,矾楼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一般的泼皮可惹不起。

    “哼,走,去矾楼!”高衙内念着上次的事情,心中愤愤。若不是杨志那厮,他恐怕早就见着李师师,一亲芳泽了。

    林晟被众人押着,朝着矾楼赶去,林晟已经是骑虎难下,不得不如此了。

    众人离矾楼不远的时候,杨志已经送了燕王赵俣离开,正想着如何回去。

    “杨公子慢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杨志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个子不算高,身形尚未长成,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女子,身着白衣,走了过来。

    “你是?缘何认识洒家?”杨志倒是有些诧异,他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子啊。

    “杨公子前些日子救过奴家的性命,特此来感谢。”来人正是梁红玉。

    杨志这才更是摸不着头脑,救人?他似乎没有这个印象。

    梁红玉见他有些不解,便招招手,马夫走了过来,他再度仔细打量着杨志,看见他脸上的胎记,心中肯定了。

    “杨公子可否记得大致两个月前,在马行街。”马夫问道,却没有点破。

    杨志仔细想了想,登时想起来了,那一天就是发现陆虞侯、富安去下毒的那天,他阻止了一辆发疯的马车,仔细想着,那时候,马车里就坐着一个女子,难道就是眼前这个女子?

    杨志想着,自打来到开封之后,似乎也只有这场意外,当下便肯定了,道:“说的可是那辆发疯的马车?”

    梁红玉眼前一亮,只是稍作提醒,这人就知道了是马车事件,看来就是他!当即微微拱手施礼,道:“奴家梁红玉,谢过那日杨公子的救命之恩!”

    听眼前这女子自报姓名,杨志不免一愣,梁红玉?!这人不是韩世忠的小妾吗?就算抛开韩世忠不谈,梁红玉也是赫赫有名,巾帼不让须眉的典型。想到此,杨志不由打量着梁红玉,见她容貌清秀,身材清瘦,年纪尚小,显然还没有长成。不过看脸蛋,就知道长大了,恐怕也是不亚于李师师的存在。

    梁红玉见杨志如此打量着她,登时脸色绯红,不由得低下了头,心想这人明明是个君子,可是为何此刻,又如此看着自己?不过让他奇怪的是,杨志的眼神带着惊讶,没有丝毫的亵渎之情,只是,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看着,虽然是救命恩人,但也难免会心中紧张,非常尴尬。

    马夫人老成精,看见这一幕,立刻退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