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邀请
    ..,

    虽说林晟是咎由自取,但杨志说做就做,立刻把林晟像小鸡一样拎起来扔出来,还是有些让人诧异。林晟虽然年纪不小,可体重至少有一百五六,杨志拎着他如此轻松,周美成、燕王赵俣等人都是吃惊,杨志的力气好大。

    倒是汪成、李季等人知道杨志力气大,脸上倒没有惊讶之色。

    内屋,梁红玉先是惊讶,随后道:“他力气如此之大,脸上又有胎记,一定就是他了。”

    兰花社众人的位置,都是预先安排好的,也是为了便于让两人认出兰花社众人的名字,李师师皱眉想了想,道:“此人名叫杨志,听他口音,是河东人士。”

    大宋河东府大致是后世山西大部,是北方抵御辽国的重要屏障之一。

    梁红玉点点头,不再说话,因为外面,有人开口了。

    周美成听了杨志弹奏的两曲,大为惊讶,他饱读诗书,更是熟悉音律,虽不敢说了解天下的音律,但这两首曲子都十分优秀,他不至于没有听过,因此有了兴趣,对杨志的态度登时多了几分敬重。

    “杨先生这两首曲子实在是妙极!”周美成说道,言语之间也出现了变化。

    杨志心中笃定,便笑道:“不过前几年在家之时,聊以**所作。”这两首曲子都有哀怨怀念之意,如果要追究,杨志也能说透。

    周美成倒也没有在这方面纠缠,只是问道:“杨先生仙乡何处?”

    “洒家出身太原府。”杨志回答,这时候,就不需要自报家门了。

    倒是燕王赵俣呵呵一笑,道:“周先生,你可知道,杨志乃是杨老令公之后。”

    周美成吃了一惊,忙站起身来,朝着杨志拱手施礼,道:“原来是忠良之后,美成有礼了!”

    杨志忙站起身来还礼。

    周美成坐下,这才道:“杨先生是武勋世家,想不到音律也如此精通。”说着,看向燕王赵俣,道:“王爷,美成有一个不情之请。”

    赵俣心中咯噔一声,忙摆手,道:“本王知道你要做什么,不许!”

    周美成想不到燕王如此干脆地就拒绝了,明显愣了一愣,这才摇头叹息,道:“王爷,杨志乃是名门之后,又如此精通音律,如果仅仅为兰花社踢蹴鞠,未免太屈才了。”

    赵俣不想解释,便端起酒杯,慢慢喝了一口。

    杨志却笑道:“周先生误会了,洒家不过是帮燕王一点小忙,并非兰花社的蹴鞠手。”

    燕王赵俣与太尉高俅的那些个矛盾,周美成也有所耳闻,听杨志如此说,便猜到一些,不过他也不点破,而是笑道:“原来如此。燕王事了,杨先生可有兴趣来大晟府就职?”

    虽说君子有六艺,杨志也曾学过不少,但做音律,杨志没有半点兴趣,刚才若不是恼怒林晟的无礼,杨志也不会跳出来,闻言,杨志摇头,道:“洒家多谢周先生好意了,只是杨志志不在此,还望恕罪!”

    周美成一连叹息了三声,道:“可惜了,可惜了!”

    燕王赵俣却是大喜,虽然知道杨志只是帮忙,击败高俅之后就会离开,但杨志这番话,显然让他定心不少。不过,周美成的话也让他沉思,杨志毕竟是武勋世家子弟,来到东京开封,显然不是为了蹴鞠,联想到杨志是武举的身份,赵俣知道,他一定是想要走仕途。可是,这仕途不好走啊,大宋重文抑武,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赵俣自然不希望杨志步某些人的后尘。

    赵俣心中想着,杨志帮了他忙,以后总要帮衬他不是?看来,要寻个机会了。

    周美成叹息了几声,又想起刚才的曲子来,令人奉来了笔墨纸砚,又腾出一张空桌子,杨志就手写了曲谱出来。墨汁还没有干掉,周美成就亟不可待地抢了过去,仔细看着,登时又是惊讶,杨志的字虽说与大家差距很大,但就一个武勋世家子弟而言,已经非常不错了。而且,周美成隐隐发现,杨志的字体居然有些与某人相似,只是他又一时想不起和谁的字迹相似。

    席间登时有些混乱,周美成如此,他的几名爱徒都是诧异,若不是周美成是他们的师傅,早就抢过乐谱,到一旁观看了。

    杨志写完了两首曲子的乐谱,擦了擦汗,看着如痴如狂的周美成,不由叹息了一声,这人对音律当真是癫狂到了极点。

    兰花社众人觉得十分有面子,一个个挺起了胸膛,有股扬眉吐气之感。

    周美成仔细看了好一会,这才让人先收了下去,然后举杯,道:“杨先生,美成敬你一杯!”拿了东西,周美成的态度更加发生了变化。

    杨志同样喝了酒。

    周美成道:“杨先生,这两首曲子都十分优秀,足以流传千古。老夫想要为这两首曲子配词,曲谱定会添上杨先生的大名,不知意下如何?”

    “能有周先生作词,这是洒家的荣幸!”杨志说道。

    周美成哈哈一笑,只觉此人说话爽快,当下心中更是欢喜。林晟被扔出去之后,宴会的气氛好了许多,周美成把不安的情绪压下,连连向燕王赵俣、杨志两人敬酒。

    这一场酒宴足足吃了一个时辰,天色都黯淡了下来,作为京城最繁华的矾楼,登时灯火通明,来矾楼取乐的达官贵人也多了起来。

    吃饱喝足,燕王不想让旁人知道他在这里,不然那郭王妃闹将起来,这燕王府就要遭殃喽。赵俣站起身来,有了离开之意。杨志也站起身来,朝着周美成拱手。

    “今日能与周先生相识,当真是洒家的福分,只是今日天色已晚,洒家先告辞了。他日有机会,一定再与周先生相聚!”杨志说道。

    周美成倒是有些依依不舍之意,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说这顿饭吃了足足两个时辰,是该散了。

    “杨先生住在何处?”周美成问道。

    杨志报了地址,便与赵俣等人走了出去。

    “老师,这两首曲谱十分不错,可否让徒儿抄一抄?”林翰说道。

    “不许!”一向对徒儿很是爱惜的周美成居然第一次就拒绝了,令林翰等人十分失望。

    “走,你们快走!”周美成虽然喝了不少酒,但神志清醒,他知道还有事要做,因此催着众人离开,林翰等人磨磨蹭蹭,见周美成十分坚决,只得无奈离开。,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