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愿赌不服输
    古筝放下,杨志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酒水。

    如此慢腾腾的态度,林晟登时笑了起来,这明显是没有信心嘛。他开口,道:“古筝已经放下,莫非还没有想出来?不如,再多给你半个时辰?”

    林晟表现出一股大度的模样。

    杨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不多话,他站起身来,走到古筝边上,先是拱拱手,道:“王爷,周先生,洒家献丑了!”说着,盘膝坐在蒲团上,轻轻一抚古筝,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来。

    杨志伸手试音,林晟冷笑了一声,道:“这是曲子?”他自然知道杨志是在试音,不过为了打击杨志,扰乱他作曲的心神,所以才如此说着。

    杨志确实不会作曲,但林晟没有料到的是,这个人的灵魂不是现在的人,而是后世千余年后的人,只要识谱,心中便有不少的优秀曲目。杨志选定的是前世比较欣赏的一个曲子,名叫雨碎江南,可以用二胡、琵琶、笛子等乐器来演奏。不过杨志最喜欢的还是古筝版本,因此选定了古筝及这个曲目。

    抚手试音之后,杨志正襟危坐,伸手在琴弦上一抹,登时就有令人心醉的音符跳动了出来,这曲子本来说的是爱恋之曲,在场周美成、林翰等人都是文人,多愁善感,音符一出,心中都是一紧。

    杨志双手在琴弦上抚动,音符在大厅里回响,传入内屋,梁红玉、李师师都是一震,好曲。

    林晟脸色有些难看,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好曲子,更关键的是,他从未听过这个曲子,这就足以证明,是眼前这人的杰作,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做出这样如泣如诉的曲子,也太不可思议了。

    杨志前世就喜欢这曲子,时常演奏,不过却多半是笛子版本,古筝版本弹得不多,偶尔会有几个音符弹得不对,音阶有了瑕疵,不过,对于没有听过此曲的众人来说,难以发现其中的破绽。

    燕王赵俣就没有听出来,他听着曲子,微微摇头,心中却十分诧异,这个杨志,会武,会蹴鞠,会弹古筝,他还有什么不会的呢?

    周美成是词曲大家,自然是听出来极少数不和谐的地方,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好曲子无疑,当下也不会去揭穿,至于兰花社的众人,听懂的的确没有几个。

    一曲罢了,可谓余音绕梁,林晟脸色难看之极。

    “杨志,这首曲子当真是不错,可否把乐谱给老夫?老夫给你配上良词,当能千古流芳!”周美成说道,他对此曲非常喜爱。

    “既然周先生喜欢,稍后洒家便写上乐谱!”杨志说道。

    林晟冷哼了一声,他现在承认这曲子从未听过,应当是杨志所做。不过,还有一曲,恐怕他写不出来了。

    杨志又道:“可有奚琴?”

    奚琴便是二胡,是大唐时期,东北方的游牧民族奚部族创造的。在唐宋之际,奚琴可弹奏,可拉弦,处于弹弦乐器向拉弦乐器过渡的时期。杨志不会弹奏,自然是拉弦。

    奚琴送上之后,杨志同样是试音,熟悉了一下音阶,这一次他选择的曲目同样是名曲,不过却是睡莲。睡莲此曲,是贾鹏芳所作,带着一股浓浓的思乡之情,曲子悠扬伤感,委婉深情,凄美绝伦,是贾鹏芳的代表之作。

    一经弹奏,登时又是惊呆了一群人,尤其是周美成,他本来是钱塘人,这些年在各地,经历了不少风雨,这几年受到天子器重,这才留在开封,做大晟府的乐正,算是稳定了下来。

    带着浓浓思乡情绪的睡莲一出,周美成登时有了一种思乡之感。

    旁人也有不同的感受,梁红玉听着如此凄美的音符,想起父亲的事情,登时也是泪水涟涟。

    李师师抿着嘴,她年纪稍大,较为沉稳一些,但心情同样起伏不定,美目远远看着杨志,多了一份心思。

    时间不长,睡莲很快就拉完了,大厅里很是寂静,人们都沉吟在这音符中不能自拔。曲子能够渗透人心,有时候不在于曲子的优良,而是在于听者的心境,有了触感,便会觉得格外好听。

    众人沉默,都在享受着余音,当然除了一个人,林晟。林晟没有想到杨志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弹奏出两首曲目,而且这两首曲目是他从未听过的,也就意味着,这是杨志所做。现在,杨志已经完成了,林晟突然意识到,他要履行赌约了。

    可是,让他堂堂的八品官像狗一样爬出去,这岂不是太丢人了一些?林晟环顾了一眼四周,想到了一个字:溜。

    然而他刚刚站起来,就感受到一股寒意,转头看去,却是杨志,虎目炯炯有神,正看着自己,当即心中就是一惊,被他发现了!

    杨志缓缓站起身来,林晟是来捣乱的,杨志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协律郎,这两首歌曲可有问题?”杨志缓缓问道。

    被杨志发现,林晟脸色微微一变,又见众人都看着他,不由冷哼了一声,脸是不可能不要了,他只能死撑:“这两首曲子,是你从哪里窃来?”

    杨志脸色不变,作为穿越者,他相信没有人会知道这两个曲子的来源,所以他很有信心,道:“怎么,协律郎愿赌不服输?你若是能找出这两首曲子的来源,洒家任凭你处置!”

    林晟心中装着数万曲目,唯独没有这两个曲子的印象,闻言仔细想了想,道:“如此短的时间内,你岂能作出两首曲子?一定是偷窃!”

    “协律郎说话,可要有证据,不然,洒家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杨志慢慢踱步走了过去,眸子里闪着光芒,自有一股气势。

    林晟心中暗暗叫苦,今日为了挑拨离间,所以设了这个局,可想不到杨志居然在短短时间内写出两首曲子,让他难以下台。

    杨志见他不说话,伸出大手,就要捉住林晟。林晟忙后退一步,道:“你要做什么?”声音都有些变了。

    杨志冷笑一声,两只大手捉住林晟,让他无法动弹。随后,杨志把他举了起来,走向门边,一脚踢开门,把林晟给扔了出去!

    “哎哟!”林晟落地,发出一声脆响,痛得他哇哇大叫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杨志,见他正看着自己,林晟心中怒骂了一声,爬起来,迅速溜走了。这口气,以后一定要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