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消息泄露
    ,!

    “公公,王爷究竟有什么急事?”杨志不多话不客套,直接问道。

    太监见杨志问得直接,也不绕圈,道:“是这样的,今日有人送了帖子到燕王府,想要宴请兰花社众人,因此派老奴前来相邀。”

    “是何人?”杨志倒是不解,赢了一场球就有人来请吃饭,这人好生奇怪,难不成是帮他赢了钱?

    “乃是大词人周美成。”太监说道。

    杨志微微一愣,周美成?这不是赫赫有名的周邦彦嘛,据说此人与李师师有些关系,只是不知真假。他想要宴请兰花社众人,处于什么目的?“这个,洒家与他不熟,就免了,再说,洒家也并非兰花社的球员。”

    关于这一点,杨志还是摘的很清,他只是去燕王府帮忙,并不是兰花社的球员。这两者之间,差别就大了。前者他是独立的,他人不属于兰花社,双方属于杨志去帮忙,又或者说合作的性质;后者的话则是上下属的关系,一旦确定,恐怕摘也摘不掉了,以后会影响杨志的计划。

    “杨武举,可是周美成直言,包括教头都要去。”太监很是为难。

    杨志想了想,道:“宴会的时间定在何时?”

    “后日酉时初,就在矾楼。”太监回答。

    杨志道:“这样,公公你先回去,明日洒家自会去燕王府。”

    太监以为杨志答应,便点头离开了。临行前,杨志送了一贯钱给他,太监自然是喜不自胜,乐滋滋地走了。

    杨志又与栾廷玉说了一会话,这才各自去做事。

    次日,杨志去了燕王府,指挥着兰花社的球员训练,众人赢了衡社一场,登时都是信心十足,训练起来很有劲头。

    内院,赵俣正与郭王妃说着话。

    “王爷,这一次大胜衡社,如果遇见齐云社,是否能赢?”郭王妃很是关心,毕竟这牵扯到女儿的幸福,那高衙内可是京城里闻名的纨绔子弟,飞燕嫁给了他,岂不是要受苦一辈子?

    “这个嘛,有了杨武举相助,机会很大,前些日子,杨志与高俅达成了一个协议,就关系着飞燕的婚事。”赵俣说道。

    “什么?”郭王妃登时就急了,柳眉一竖,道:“飞燕的婚事岂能让杨志做主?你,你是糊涂了么?”

    赵俣极为宠爱郭王妃,闻言陪着笑,把事情说了。

    郭王妃忽然伸出手去,一把抓住赵俣的耳朵,道:“你在想些什么,如果新的蹴鞠制度始终不能成行,那高衙内固然娶不了飞燕,但飞燕也嫁不了人,你莫非要飞燕孤独一辈子吗?”

    赵俣虽然是王爷之尊,却极为宠爱妻子,自然有些怕她,被抓住耳朵,周围的侍女看见了,急忙都垂下眼帘,不敢去看,心中却在暗笑着。

    “王妃,轻些,轻些,疼!”赵俣说道。

    郭王妃也觉得有些不妥,松开了抓住赵俣耳朵的柔荑,气哼哼地道:“飞燕是妾身的心头肉,若真是嫁不出去,你就要养他一辈子!”

    赵俣陪着笑,道:“养她一辈子,一辈子!”

    郭王妃哼了一声,坐在一旁生闷气,赵俣左右说着好话,肥胖的脸上眼睛几乎看不见了。

    就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就在门外,一个人影迅速消失了。

    杨志正在蹴鞠场上指挥着众人训练,不时他也下场锻炼着,众人互相传着蹴鞠,就在这时,赵飞燕气呼呼地来了,只见她满脸怒气,看见杨志正在踢蹴鞠,跑了过来。

    “杨志,你究竟与那高俅有什么约定?”赵飞燕很是不满,刚才父王与母妃的话,她只听了半截,余下的不知道是什么情形,又不敢去问母妃,便来询问杨志。

    “宗姬,你在说什么?”杨志反应极快,自然是不肯承认,这种事情,若是让赵飞燕知道了,这还了得?

    “你莫要蒙骗,还不从实招来?”赵飞燕说道。

    杨志摆摆手,走出蹴鞠场,道:“宗姬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你不用管从哪里的得到消息,只说此事是真是假?”赵飞燕竖起秀目看这杨志,一副吃人的表情。

    “这个,解铃还须系铃人,宗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便找谁询问,不然,指不定是有人造谣。”杨志说道,他十分明白,这件事情即使无法隐瞒,也不能由他说出来。这件事情,该燕王来说,该郭王妃来说,而不是他。

    赵飞燕冷笑了一声,道:“造谣?父王会造谣吗?”赵飞燕一急,登时说了出来。

    杨志心中立刻明白了,也不知道燕王赵俣是哪里说漏了嘴,让宗姬知道了消息,不过想来知道的不多,所以这才跑来与自己对质。杨志自然不肯上当,呵呵一笑,道:“既然宗姬是听王爷所说,那就去问王爷,王爷一定会给宗姬一个满足的答案。”

    “你不说,父王一定会把你赶出蹴鞠队!”赵飞燕嘟着嘴说道,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如此,洒家求之不得!”杨志说道,踢蹴鞠本来就是接近燕王的一种方式,为以后打下一个基础,但如果让他说不该说的话,那还不如不说。

    赵飞燕见杨志如此肯定,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冷哼一声,突然伸出脚,在杨志的腿上踢了一脚,然后迅速离开了,她决定去找母妃问个清楚。

    杨志摸摸鼻子,这个燕王,心中在想什么?如此大的事情居然让宗姬给知道了,事情就难办了。杨志刚想回到蹴鞠场,燕王赵俣慢悠悠地过来了,他刚把郭王妃给哄好了,便立刻赶来了蹴鞠场,看见杨志,便叫住了他。

    “杨武举啊,那周美成你可认识?”赵俣问道。

    周美成乃是赫赫有名的词人,说认识,杨志自然是知道他的名头,知道有这么一号人。说不认识,是因为两人从未谋面,半句话都没有说过,何谈认识?

    杨志显然是后者,便摇摇头,道:“周美成大名,洒家早有耳闻,只是不得亲见。”

    “那就奇了,这周美成要宴请兰花社众人,而且点名了,非要教头也去吃酒!”赵俣说道。很显然,赵俣知道周美成想要邀请的不是兰花社球员,而是杨志,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把兰花社所有人都邀请了。

    “这周美成可是三头六臂?”杨志问道。

    赵俣一愣,摇头,道:“非也。”一个词人罢了,恐怕双手无缚鸡之力,哪里会有三头六臂?

    “既然如此,这场宴会洒家又有何惧?”杨志起了好奇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