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神秘来客
    ,精彩无弹窗免费!

    茶水上来,周业为杨志斟满了茶水,推到杨志面前,这才正容,听杨志说话。

    杨志首先询问了一番张小乙的情况,张小乙虽然没有读过书,但妻舅毕竟是读过书的,耳濡目染之下,也认识一些字。由于做过店小二,算盘也会打,只是做账目差了一些。

    张小乙做事沉稳,人又老实,管理账目上不会有问题,再有杨温帮助,想来不会出事。

    对于周业来说,杨志有意提拔张小乙,让周业去做其他事情,这是好事。一听杨志有这样的要求,当即大喜。在赌坊做事,虽说也是正经营生,但却让周业有一种发挥不出本事的感觉。

    “恩公的意思是,让小可做些什么?”虽然想做其他,周业却没有底,不知道杨志有什么计划。

    “周业,你读书不少,心中主意应当不少,洒家的意思是留在洒家身边,出些主意。”杨志说道。

    周业登时明白了,这就好比县令身边的师爷,有时候处理些杂事,周业几乎没有犹豫,点头答应,与其在这里算账,周业更喜欢发挥它的特长,动动脑子,处理事情,

    事情就定了下来,杨志让周业花些时间,教导张小乙做事,然后让张小乙试做一段时间,周业在一旁监督,如果一切正轨,周业就可以抽身了。

    周业满口答应,两人聊了一些事情的细节,之后又闲聊着说些杂事。张小乙的老母病体已经好了许多,对杨志十分感激,常常叮嘱张小乙、周业要好好做事,不可辜负杨志。

    杨志倒是觉得有些惭愧,他自觉没有做什么事情,反而让老人家如此牵挂。

    到了巳时,杨志起身,他要还去矾楼,提前做些准备。周业一再留杨志吃饭,杨志拒绝了,今日是兰花社的重要日子,他若不去部署,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离开赌坊,那两人依旧跟着杨志,不时说着什么。

    杨志走到矾楼的时候,已经是响午时分,便临时改变了注意,寻了一处酒楼,点了几个小菜,开始吃喝。

    与此同时,燕王府也忙碌起来,汪成、李季等人领着兰花社的球员吃过了饭,准备着踢球的装备。

    赵俣走了进来,看见众人,问道:“杨武举可曾来了?”

    “王爷,杨武举吩咐过了,今日他会直接去矾楼。”汪成回答。

    “今日,你等可有把握?”赵俣问道,他着实有些担忧,这些日子,杨志主要是带着众人跑步,训练蹴鞠的时间少了很多。赵俣生恐训练不足,会输给对手。

    这段时日,汪成、李季等人训练,却有更深的体会。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踢蹴鞠的时候,体力更加充沛,即使是一只脚站着,另一只脚去接蹴鞠,身形都不会摇晃了。

    这些日子跑步、扎马步,往返跑等等各种训练方法,的确提升了众人力量、敏捷以及反应速度等等。

    汪成道:“王爷放心,我等一定竭尽全力取胜。”虽说训练有了进步,但汪成的内心,底气并不足,这主要是兰花社的蹴鞠成绩并不好。成绩不好,连带着信心也受到了打击,说话也就没有了底气。

    赵俣见他说得不是信心满满,心中只能是失望至极,这时候他不可能去打击众人的信心,便鼓励着,许诺这一战若是赢了,就会每人都发放三贯钱作为激励等云云。

    众人表面上大喝着,感谢这王爷的慷慨,实际上心中信心不足,每日比赛前,王爷都是如此激励,众人也想为金钱拼搏,但最后的结果还是输,输多了,也就没有了信心。

    赵俣见众人如此,只得摆摆手,示意可以出发去矾楼比赛了。

    酒楼里,杨志正在自斟自饮,今日的蹴鞠比赛他并不上场,当初与燕王赵俣说好的,他只负责训练而已,后来与高俅有了冲突,或许与高俅的齐云社一战的时候会上场,但其他时候,杨志并不会出场,坐在包厢里看看就可以了。所以今天他可以放心大胆地喝酒而不用担心。

    杨志选择在这里吃喝,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出了赌坊之后,就发现有人在跟着自己了,不知道这两人有什么目的?慢悠悠地吃喝了一会,杨志余光扫中两人,眼角浮起一丝笑意,来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出现在不远处,一步一步地朝着杨志走过来。在他身后,赫然便是庞万春,杨志眯起了双眼,思索着。

    “这个庞万春,果然与所谓的仙姑有关系。”杨志目光何其锐利,一眼就看见在庞万春前面的那人,衣服下摆有着一个符号,与那仙姑衣服上的符号相似。

    杨志故作没有看见,依旧在自斟自饮着。

    “呀,这不是杨武举吗?当真是凑巧!”庞万春这时开口了,脸上笑眯眯的。

    杨志抬起头,故作惊讶,道:“贤弟来此吃饭?来来来,一起坐!”说着,又叫了几声,让店小二过来。

    庞万春有些尴尬,在教主面前,哪有他先坐下的份?忙道:“杨武举,这是我大哥。”

    “既然是贤弟大哥,那就一起过来吃饭!”杨志笑了起来,打量着庞万春口中的大哥,此人大约有三十多岁的模样,身材高大,长着一张国字脸,有些显老,眼神很是犀利,不过一瞬间,目光就变得十分和蔼。

    来人微笑着走上前,哈哈一笑,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朝着杨志一拱手,道:“早就听闻杨武举大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出于礼貌,杨志立刻放下手中筷子,站起身来,还了一礼,道:“兄台廖赞了,洒家不过托着祖先的名声,哪有什么大名,敢问兄台名讳?”

    来人与庞万春相视一眼,道:“某清溪方腊。”

    杨志身子不由一震,此人便是方腊?虽然他猜到庞万春身份不简单,不是一般的百姓,但一时没有朝方腊那边去想,毕竟开封与江南,有千里之遥,按道理,方腊只会在南方活动,来开封就有些远,而且是天子脚下,无论是朝廷的眼线还是防御力都是上等,方腊在这里活动,很容易被发现,岂不是找死?

    此刻,方腊活生生地就在杨志面前,他立刻感觉到了,方腊在这里出现,绝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