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夜色
    ,!

    杨府院子里,杨志与栾廷玉在小酌。随着栾廷玉的到来,杨志就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别的不说,只说还柴进三十贯这件事情上,栾廷玉就是一个重情信诺之人,事情办完,他也主动来到开封寻找杨志,这人不错,可靠!杨志心中下了定论,毕竟如果栾廷玉不愿意回来,杨志总不能全天下去找他吧。为了区区三十贯钱,反而有损杨志的名头。

    杨志在开封的基业草创,赌坊虽然来钱快,但始终不是正路,杨温、周业打理赌坊,这就足够了。如今栾廷玉回来,杨志就有了信访的想法,他决定开设一家武馆,教人习武。

    在大宋,武人地位不高,与文臣相比更是低了一截,不过,靠文人的嘴皮子不能保住江山,还是需要武人。尤其是杨志知道大宋已经走到了末路,如果不改变,真的就会如同历史上一样灭亡。

    武馆固然不能改变大宋的命运,却能为杨志培养一批武人,若是培养得当,这些人就会十分忠心,以后能为杨志出力。

    杨志这个想法一说,栾廷玉十分赞同,他本身就是武人,崇尚拳头硬就是道理的准则。听说杨志有意开设武馆,自然是大力支持,当即表示愿意在武馆教授武艺。栾廷玉曾经在武馆学过艺,对这套经营模式很是熟悉。

    “此事,还只是一个计划。”杨志说道,此事他前些日子就在考虑,不过就算顺利办下来,最快也要两个月,场地最为关键。

    “恩公放心,此事若要办,廷玉一定竭尽全力!”栾廷玉受了杨志好处,便想着报恩。

    “廷玉,你一路奔波,今日暂且安歇,明日有空,你我再详谈!”杨志说道。

    栾廷玉忙碌了一天,见杨志如此说,便起身告辞。杨志叫来了张泽,让他带栾廷玉去休息,张泽已经替栾廷玉收拾好了房间。栾廷玉就住在二院,光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他的身份不同。

    杨志不会让栾廷玉住在内院,哪怕关系再好也不成,这是原则。

    “栾大哥,你的功夫好厉害,能教我吗?”张泽问道,下午栾廷玉的身手他见过了,因此十分羡慕。

    “恩公武艺更高,他曾经考取过武举,难道没有教你们武艺吗?”栾廷玉问道。

    “没有。”张泽摇摇头,眸子里全是失望,这些日子,都是跑步跑步再跑步,一点武艺也没有教。

    栾廷玉闻言,仔细打量了一番张泽,发现他的个子虽然比较高,但身形却比较瘦弱。栾廷玉伸出手,在张泽的身上按摩着,很快得出了一个结论,张泽的身子骨的确很弱,要练武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先要把身子骨锻炼起来,长胖一些,再练就事半功倍。

    “呵呵,不要急,你身子还弱,练武之前,先要养好身子,不然身体无法支撑,容易受伤!”栾廷玉说道。

    张泽眨眨眼,道:“老爷也是这般说的。”他还以为杨志不肯教是不想外传功夫。

    栾廷玉哈哈大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道:“这样,明日开始,我先教你一些基础,慢慢来。练武这事,你切记不能急,欲速则不达!”

    “多谢栾大哥!”张泽笑了起来,人也精神了许多。

    杨志与栾廷玉喝了一些酒之后,有些醉意,今日他喝酒不少。

    王瑶见杨志醉了,便与朱月蓉合力,把杨志搬到床榻上,替他洗漱了。

    两人眼巴巴地看着杨志,脸色有些潮红。王瑶与朱月蓉两人面容姣好,人也机灵,在杨戬府中受到严格的培训。在杨戬府中,有不少这样的女子,受到不错的教育。可是,再怎样,她们最终的归宿,都不过是成为男人的玩物,最多,能够做小妾,那就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杨志毕竟有自己的家业,还有了一间赌坊,这让两名女子活络了起来,相信以自己的美貌,一定能博取杨志的欢心,就算做不成夫人,至少不是下人,不是一名侍女。

    但两人毕竟是女子,年纪又轻,没有经验,因此很是迟疑。王瑶看了看沉沉睡着的杨志,碰了碰朱月蓉的手臂。

    朱月蓉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跳开,她太紧张了,毕竟还是处子,要做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人害羞,就算生米煮成熟饭了,老爷会怎么想?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发现,老爷虽然比较好相处,为人也和善,但有时候,老爷的想法做法她们根本看不懂。所以事后老爷如何处置,两人心中没有底。

    两人不敢多说话,只是互相看着,好一会,王瑶大着胆子上走前去,替杨志宽衣。

    与平时不同,平时虽然王瑶也伺候着杨志洗漱,但她那时候心无杂念,因此不紧张,现在心中有想法,因此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伸出柔荑刚刚碰到杨志,杨志却翻了一个身,嘴里说着什么,让人听不清楚。

    王瑶却是吃了一惊,急忙缩回了手,整张脸都红了。

    再看杨志,依旧睡得很沉,王瑶再度鼓起勇气,伸出手去替杨志宽衣,刚刚解开衣裳,杨志又翻身,王瑶这次再也不淡定了,跳开了。

    偏巧不巧,王瑶碰着了放置在一旁的木盆,登时一声轻响,木盆翻倒,里面的水也洒了出来,弄得一屋子都是水。

    朱月蓉大吃一惊,再看杨志,依旧醉的厉害,没有醒来,这才松了一口气。两女子忙小心翼翼,扶正木盆,又把屋子里的积水擦净了,这才退了出去。两人到了门口,拍着微微鼓起的胸膛,脸色红成一片。两女在夜色下相视一眼,低下头迅速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杨志翻身坐了起来,虽然喝了不少,但并没有醉到无法自理的地步,大宋的酒酒精浓度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低了。只不过喝了这么多,肚子有些涨,让人不舒服。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全部知道,只是杨志不敢肯定,这两人是不是得到杨戬的授意?

    这很重要,杨戬是不是信任他,关乎着两人以后的合作,如果不是,杨志可以与他深交,若不是,那合作就只能在表面,对他还是要提防。

    杨志想了一会,翻身睡觉,明日还有要事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