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从不后悔
    ,!

    “堂堂天子脚下,什么人敢冲撞高太尉?!”宋乔年离众人还有一段距离,尚未弄明白事情真相,就出言说道。在他看来,高太尉虽然有些霸道,可毕竟是在天子脚下,有人敢得罪高太尉,宋乔年觉得有必要出来刷一下存在感。

    高俅看清楚是宋乔年之后,眉头微皱,对于前次的事情,他是心有芥蒂的,不过,这种事情由宋乔年出面,那是极好的。高俅正要说话,忽然想起来,高衙内不就是在开封府被杨志打的吗?高俅反而隐隐觉得,宋乔年这个时候出现,一定有问题,难不成,宋乔年与杨志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么一想,高俅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眼见这宋乔年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身后的侍卫也一步一步靠近,高俅抬起手,忙恒了一声,道:“宋府尹,且慢!”

    宋乔年心中咯噔一声,这高太尉对自己,还有怨念啊,宋乔年放缓了脚步,拱拱手,笑道:“高太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高俅心中冷哼一声,心想这厮难道是从梨园出来的子弟,倒是挺会演戏。他冷哼了一声,不答反问,道:“宋府尹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这从何说起?”宋乔年摊开手,一脸不解,他还以为高太尉是为前次的事情不满,在那种情况下,谁还敢治罪杨志?不想要脑袋了吗?

    宋乔年刚想起杨志,就听见不远处有人笑道:“宋府尹,别来无恙?”

    这声音有些熟悉,宋乔年想着,循着声音看去,登时吃了一惊,差一点站不稳了,怎么会是杨志?他怎么在这里?一想起杨志与官家有些关系,宋乔年的额头上,登时就冒出了汗水。

    高俅看宋乔年这副模样,心中更加肯定两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一甩衣袖,哼道:“宋府尹!”

    宋乔年正在吃惊,没有听见高俅的话,这让高俅更加不满,这个宋乔年,居然不搭理人,开封府尹的官职虽然不小,但不过是从三品的官职,是比不上他太尉堂堂正二品官的。

    “宋府尹!”高俅加大了声音,很是不满地叫了一声。

    宋乔年这才回过神来,心中暗暗叫苦,杨志怎么也在这里,而且还与高俅起了冲突?

    “高太尉。”宋乔年拱拱手施礼,心中却在计算着,怎样才能躲过这一劫?

    “宋府尹,此人在街上,殴打齐云社的球员!”高俅说着,有些厌恶地指了指满身污秽的陈升。陈升的模样的确有点惨,身上有屎尿,脸上鲜血淋漓,嘴巴都歪了,根本合不拢,门牙已经被打掉,站在那里,就像一个乞丐,不,甚至比乞丐还要惨几分。

    宋乔年吃惊地看着陈升,这人是齐云社的球员?王翰心中叹息了一声,忙走上几步,到了宋乔年身边。宋乔年想不到王翰也在这里,先是一愣,随后脸色凝重了起来。

    王翰低声说着,宋乔年总算弄清楚了一部分事情,但由于王翰也来得晚,前面的事情他没有看见,只是听齐云社的说,所以到了宋乔年的耳中,事情的开端,便是杨志开始施暴,殴打齐云社的球员。

    本来若是一般的球社球员,以杨志的特殊关系,宋乔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偏偏高俅又在这里。

    头疼,头疼呐!

    “此事,恐怕有些误会。”宋乔年打着哈哈,想着两边都不得罪,蒙混过关。官家是不好惹,可是蔡京、高俅也是不好惹的啊。

    “误会?什么误会,宋府尹来得最晚,但好像整件事情都了然于胸,十分清楚。可否给本太尉说说,有什么误会?”高俅咄咄逼人,现在有陈升的惨状历历在目,高俅的底气就足了,本着要搞死杨志、搞死宋乔年的心态,高俅并不放过。

    “这……”宋乔年张嘴说不出来了,因为从他掌握的信息来看,明显是杨志理亏。

    杨志环视了一眼四周,高俅身边有人,虽说他有六成的把握全身而退,而身边有汪成、李季等人,那就不容易了。

    “宋府尹,此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似乎没有定论,洒家愿意与高俅去开封府走一趟!”杨志说道,他特别把“高俅”两个字咬得特别重,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这让高俅再度不满,他毕竟是堂堂的正二品官,岂容一个平民直呼姓名?

    陆谦看着占据了优势,杨志又有些胆怯的模样,立刻跳了出来,道:“杨志,你好大胆,竟敢直呼太尉名讳!”

    “直呼了又如何?陆虞侯想再被断指?”杨志问道,斜睨着他,语气里充满了揶揄。

    陆谦登时大怒,可又无可奈何,他知道不是杨志的对手,只得看着宋乔年,道:“宋府尹,此人割断我一根手指,罪不可恕!”

    宋乔年虽然有些惧怕高俅,但陆谦何许人也?不过一个小小的虞侯,竟然敢指使宋乔年做事,这让宋乔年心中也不满了起来,他冷哼了一声,道:“可有证据?”

    “我就是证据!”陆谦以为有戏,忙上前说道。

    杨志哈哈一笑,道:“宋府尹,这里是旧曹门大街,来来往往可有不少达官贵人,如果在这里处理事情,恐怕……”话没有说完,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宋乔年知道,此事不能传到天子耳中,不然情况就糟糕了。

    高俅却是另一番想法,他虽然人多势众,但这里道路通畅,如果杨志要逃,恐怕抓不住他,还是去开封府稳妥一些,“那就去开封府处理此事!”

    杨志笑道:“那就最好!高俅,你可不要后悔!”

    高俅心中诧异,杨志一而再再而三提到后悔,莫不是他真有什么后台?可是,再有什么后台,也不能任由他如此嚣张!不然高俅这张脸往哪里搁?他冷冷地一甩袖袍,喝道:“本太尉从来不后悔!”

    “好,那就去开封府!”杨志昂然答应。

    “你最好不要溜走!”高俅目光中带着火气,警告杨志。

    “洒家堂堂男儿,岂会溜走,就怕有人后悔!”杨志再道,回头看着宋乔年,道:“宋府尹,请!”

    宋乔年暗暗叫苦,这根本是自找的,何苦来哉?

    一旁,高俅低声吩咐了几句,陆谦左右看了一眼,见没有人注意到他,便匆匆溜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