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头疼的王翰
    ,!

    陈升哈哈大笑,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情况有了变化。

    杨志把锦帕缠在了手上,最后一截放在掌心,紧紧握住。这才迈步向前。

    陈升依旧十分得意,四周齐云社的球员围在陈升身边,不断恭维着陈升,其中一名叫做吕刚的最为活跃,他竖起了拇指,向上一翘,不断地恭维着。

    “陈大哥,兰花社如此,早就该解散了,以后齐云社在陈大哥的主持下,必定蒸蒸日上,成为蹴鞠界的翘楚!”吕刚说道。

    另一人看起来身体有些瘦弱,名叫张千的汉子也道:“那是,陈大哥必定能成为第二个高太尉!”

    高俅是什么人?原本不过是齐云社的一个普通球员,就因为球技了得,傍上了端王,端王登基为帝之后,高俅平步青云,官是越做越大,最后做到了太尉,权倾朝野。可以说,高俅高太尉是所有球员顶礼膜拜的对象,他们都希望能够成为第二个高俅。

    听见两人这么说,陈升摸着下巴,哈哈大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就在这时,杨志大步走上前去,左手拎起张千,就像拎一只野鸡一样,把他扔在一边。

    不等张千喊出声来,杨志右手已经一拳击出,正中陈升的下巴。

    “啊!”陈升惨叫了一声,两颗牙齿就此飞出,其中一颗掉进吕刚的嘴里,吕刚正在哈哈大笑,不留神牙齿蹦进嘴里,滚下咽喉,掉进了腹中。吕刚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有些不妥。

    杨志一招得手,再不留情。左手抓住陈升的头发,右手握紧,拳头如风,狠狠打在陈升的脸上。陈升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脸上已经被打破了皮,口鼻流出了鲜血。

    吕刚反应过来,抬手指着杨志,喝道:“你,你快放开陈大哥。”

    杨志斜睨了他一眼,不说话,抬脚踢去。杨志说打就打,吕刚来不及反应,被一脚踢中脸颊,登时“哇”的一声尖叫,滚到一旁去了,半响头晕晕的,还没有回过神来。

    陈升被打掉了好几颗牙,满嘴都是血泡,他的力气在杨志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情况突变,汪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李季在后面,最先反应过来,他鼓起余勇,扑向最近的一个齐云社球员,拳头如雨,打在那人脸上。齐云社的人都被杨志那边吸引了,没有注意到李季发难。李季得手,崔立也大叫一声,扑了上来,杨武举如此厉害,还怕什么?

    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两个球社的球员在街边搏斗,杨志打晕了陈升之后,见李季、崔立等人依旧吃亏,便上前助战,杨志力气足,每一拳都带着呼声,再加上两条孔武有力的腿,只是几招,就把齐云社的球员打翻在地。

    “过瘾!”李季报了仇,只觉得心中无比畅快,忍不住大喝了一声。

    汪成早就爬起来,在一片混乱中报了仇,心情也爽多了,看着躺在地上,如同一只死狗一样的陈升,汪成有忍不住踢了几脚,喝道:“老猪狗,你也有今日!”

    陈升身子不动,看样子晕过去了,汪成这才放弃了,看着杨志,眼中也多了几分敬佩。

    “好了,没有事就回去罢!”打了一架,杨志也不愿在这里久留。

    但话音刚落,不远处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有人还喊着:“差爷,他们就在前面!”

    杨志摆摆手,道:“你们先走!”

    汪成还算仗义,道:“这怎么能行?”

    李季也道:“杨武举,我等若是走了,岂不是没有了义气?”

    “燕王已经在府中等待多时,总要有人去报信,你等快走,事情就由洒家来做!”杨志挥挥手。

    崔立最为机灵,见状忙点头,道:“对对对,我等先回去,若是杨武举出了事情,我等再请燕王来救杨武举!”

    汪成瞪了他一眼,心中暗忖,人多恐怕也没有什么用,便点头,道:“如此,杨武举小心些!”说着,就要离开。

    “你们走不了了!”一名捕头高声说着,大步走了过来,这声音杨志有些熟悉。

    汪成顿时双脚僵硬,迈不动步,倒是在一片混乱中,崔立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了,速度倒是快的惊人。

    “你们当街斗殴,随本捕头去开封府去!”来人说道,声音很大。

    “咦,这不是王捕头吗?还记得洒家?”杨志笑了起来,刚才还觉得声音熟悉,原来是旧人哪。

    来人正是王翰,也就是杨志与高衙内发生冲突的时候,前来抓捕杨志的那个捕头王翰。王翰对杨志自然是记忆犹新,敢在开封府当场殴打高衙内,杨志可以说是第一人,这样的煞星,王翰自然是记忆犹新。只是这汴梁城实在是太小了,想不到短短两个月内,又遇见了杨志。

    王翰想起开封府尹宋乔年的话,心中不由暗暗叫苦。宋府尹告诉他,杨志这个人虽然目前没有功名,却惹不得,以后看见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总之,杨志这个人不要惹。

    可想不到在这里又遇见了,王翰立刻打算装糊涂,可齐云社的那球员立刻一把抓住王翰,哭丧着脸,道:“王捕头,可要为小人做主呀!”

    王翰被他死死抓住,居然动弹不得。这时,躺在地上的陈升一跃而起,睁着已经红肿的眼睛,看着王翰,道:“王捕头,我是陈升啊,王捕头可要为我做主呀!”

    王翰一张脸黑了下来,齐云社固然不好惹,这杨志也不好惹啊,尤其这还是府尹交代过的。偏偏陈升不识相地抓住他,口中大叫着,令王翰进退两难。王翰略作思考,还是决定不得罪杨志。

    杨志双手抱在一起,放在胸前,冷冷地看着王翰,见几人正在拉扯,也不多说。

    “够了!”王翰被陈升蹭了一身的鲜血,登时勃然大怒,奋力甩开了陈升的手。

    “啊!”陈升叫了一声,被王翰这么一甩,登时吃不住王翰的力道,蹬蹬蹬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地上满是污秽之物,甚至还有人倒的夜香,陈升身上登时臭不可闻,四周的人纷纷掩鼻而走。

    “啊!”陈升自觉无颜见人,顿时哇哇大哭了起来。

    王翰松了一口气,陪着笑,走上前去,正要与杨志说话,忽然,他感受到一股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