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意外的收获
    ,精彩小说免费!

    周通赔了钱,杨志给他接上了胳膊,这让放他离开。张小乙、周业自然是千恩万谢,杨志留下了钱财给周业一家,叮嘱了一番,离开了张小乙家。

    过了两日,周业身体好的差不多了,便去找了李秀生。

    李秀生这几日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天知道那杨武举居然认识开封城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如今要他贱卖宅子,他也只能含泪接受了。偏偏这两日牙人周业不见踪影,那边又在催,令李秀生焦头烂额,可是他不知道杨志、周业住在哪里,只能干瞪眼。

    这几日李秀生可谓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盼到周业来了,顿时喜上眉梢。

    “周牙人,这几日去了那里?”李秀生问道。

    周业摆摆手,并不愿意说这事,而是问道:“李先生,小可倒是有些不懂了,原先你杨武举的价格你嫌低,不卖。现在为何反而只卖三千五百贯?”

    李秀生翻了一个白眼,心想若不是那人,老夫岂能卖的那么便宜?但这话不敢说,不然脑袋就没了,只得讪笑了两声,道:“不瞒周牙人,老夫女儿女婿催的急,家中又不缺钱,因此贱卖了,贱卖了!”

    “莫不是还有什么条件?”周业问道。

    “绝对没有,周牙人尽可放心!”李秀生说道。

    周业点头,道:“既然如此,小可去寻杨武举商议之后,再与你详谈!”

    “有劳周牙人了。”李秀生笑了笑,从怀里摸出几枚大钱,递给周业,道:“这是辛苦费,还望周牙人费心!此事办成,我必有重谢!”

    周业不露声色接过,道:“李先生尽可放心。”

    “此事可不要说与杨武举知道。”李秀生指了指钱。

    周业点点头,迈步离去。

    杨志这时候正在客栈里,与来访的林冲一边喝酒,一边胡乱聊着事情。

    “恭喜杨兄,能在这开封城居住下来,林某有伴了!”林冲说道,有些开心的模样。

    杨志道:“那人说来也是奇怪,一开始五千贯都不接受,如今却只要三千五百贯,这个便宜,洒家可不敢占。”

    “不妨,只要手续齐全,你情我愿,有何不可?”林冲笑道。

    天下没有便宜的事情,李秀生的前后他亲爱滴太过于反常,杨志自然要十分谨慎,弄清楚再说。

    林冲又道:“杨兄在开封买了房,便可把妻儿接来,一家人在一起,也是极好的。”

    杨志摇头,道:“惭愧,洒家尚未迎亲,至今仍是一个人。”

    林冲这时已经有三十岁,杨志比他略小,但也有二十一岁,如果按照虚岁算,却是有二十三岁了。

    林冲见杨志尚未结婚,便道:“一直不曾问你年龄,却比林某还要小上几岁。如此林某托大,以后就喊你为贤弟了。”

    “这个使得。”杨志答应,当即拱拱手,道:“林兄!”

    林冲一愣哈哈笑了起来,道:“贤弟!”

    “干!”杨志说着,拿起酒杯。

    林冲也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林冲道:“贤弟,你那日打了高衙内,当真是胆大。”

    杨志瞄了一眼林冲,从他脸上看不出端倪,当下也不做过多解释,只是道:“听说高衙内原先是个泼皮,跟在高俅身边,后来高俅发迹,不知怎地认了高俅为干爹,也算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见林冲依旧不说话,杨志继续说道:“洒家听闻那高衙内本事没有,只会吃喝玩乐,为人更是好色,不可不防啊!”

    林冲奇怪地道:“贤弟倒是知道不少。”

    “知彼知己方才百战百胜,如今与那高衙内结仇,洒家岂可不防?”杨志笑道,眯起眼睛看着林冲,想起了一些事情,略作犹豫,道:“林兄,你我二人结识不久,不知林兄如何看待?”

    林冲道:“林某久仰杨家将威名,如今再与贤弟相交,可谓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好,如此,洒家有一句话要说,林兄若是相信,那就早些作出决定。”杨志说道,其实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还想搏一搏,也是不想看见一场悲剧。

    “贤弟有话直说。”林冲道。

    “如此,洒家就直说了。林兄,那高衙内不是好人,高俅年过半百,也只有这个螟蛉子而已,对他是格外喜欢,宠爱到了非一般的地步。在这样的人身边,十分危险。”杨志说道,他只能如此说,总不能说高衙内以后会对他的娘子感兴趣吧?

    林冲闻言淡淡一笑,原先这话杨志给他说过,现在又说,令他心里有些不爽,只是心中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林冲道:“贤弟多虑了,实不相瞒,高太尉对林某还算不错,绝不至于出现这样的事情。”

    “如果高俅在高衙内和林教头之间,只能选择一个呢?林兄,你认为高俅会选择谁?”杨志问道。

    林冲顿时哑然,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不过,高衙内怎么可能与他为敌?这不合理。

    杨志见林冲不信,摇摇头也不再说了,他两次提醒了林冲,如果林冲还不醒悟,那就只能让事情发展到了那一步再说了。杨志道:“林兄最近最好不要去大相国寺,以免生事端!”

    林冲愕然,大相国寺能有什么事端?偏偏杨志不说,林冲甚是惆怅。有了这么一出,两人再说话时,就有了隔阂,又喝了一会酒,林冲站起身来告辞而去。

    杨志结了账,刚准备要出门转悠,周业匆匆来了,带来了好消息。他经过确认,李秀生的确是要贱卖房屋,只不过这其中的转变让人捉摸不透。杨志想了片刻,本来想要去找杨戬,最终还是放弃,买房这种小事,若是再找杨戬了解,岂不是让他看低了?当下心中提防,此事务必要小心,不可中了圈套。

    周业毕竟做牙人多年,经验还是有的,查看李秀生的房契、地契,都没有问题,便开始张罗着购买房屋。

    杨志自然也参与其中,了解了不少事情。让杨志有些纳闷的是,一切在稳步进行,毫无问题,倒是李秀生一副巴不得赶紧脱手的模样,好像这房子是烫手的山芋一般。

    不过三日,手续就办得差不多了,眼看着尘埃落定,杨志心中却更加不安,这日黄昏,他踱步走出客栈,朝着金水河边上走去。开封城的夜晚依旧是纸醉金迷,一片繁华景象。

    杨志依旧是进了安远门,沿着马行街缓缓而行,不少马车从身边路过,清脆的声音传入耳膜,杨志想着,也该买一匹好马了,他马战步战均是不错,不过骑马显然是要威风许多。杨志更不确定的是,自己还会不会骑马?毕竟前世没有骑过马,总是要练一练的。

    杨志一边想,一边走,走到一半,转弯折了小路转向金水河。就在随后,有人“咦”了一声,注视着杨志离开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离开了马行街,去金水河边路途挺远,杨志快步走着,不然到了亥时,内城门就要关闭,他就不能出城了。金水河边的李宅占地面积虽然不算大,但地理位置特别好,尤其是在内城的西北角,地势比较高,虽然靠近金水河,却没有涝灾的危险,这也是杨志看中的原因。

    只是李秀生突然如此,杨志觉得有查明原因的必要,因此特意来看一看。

    杨志离李宅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放缓了脚步,这里虽然比不上矾楼繁华,但也不差,商业街比比皆是。街边,灯火通明,不时有几名女子在门外大声吆喝着:“客官,来玩玩呀!”

    杨志迈步继续前行,离李宅不足一百步的时候,突然,杨志发现了一张熟悉的脸。杨志登时眼睛一亮,不动声色地靠了过去。杨志很是小心,跟着那人转了几个弯,那人到了一处,左右仔细看了看,很是警惕,然后与同伴翻墙进去了。

    杨志抬起头时,微微一愣,这居然就是李宅!杨志略作思考,翻身上了墙,去寻那两人的踪迹。那两人进了李宅之后,很快就到了后院,只见这两人在夜色下掏出了一个大大的布包,拆开了,把里面的东西放入了院子里的水井中。

    “陆虞侯,这个时候放进去,会不会早了点?”一人问道。

    被换做陆虞侯的汉子笑了笑,道:“富安,那杨志十分警觉,若是再过两日,恐怕会被他发现。”

    富安点头,竖起大拇指,道:“陆虞侯端的是好计谋,那杨志喝了井水,必然身体有恙,届时杀了他,便是一石二鸟之计。”

    陆虞侯哈哈一笑,道:“高太尉已经答应我,若是杀了杨志,这宅子便归我所有。”

    富安拱手,道:“陆虞侯,好计,好计哪!”

    陆虞侯这时把布包里的东西全部放入了水井中,又把布包收了起来,道:“走,切不可被人发现!”

    富安连连点头,两人收拾好了东西,不留下任何破绽,这才鬼鬼祟祟地离开了李宅。

    杨志在远处看见,目光中带着杀意,高俅如此,已经是下了杀心,怪不得李秀生一下子降价那么多,原来是为了让自己上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