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合作
    ,精彩小说免费!

    杨戬想不到杨志如此爽快答应,心中大石落下。他有他的打算,一方面是天子有交代,另一方面,梁师成咄咄逼人,在内宫之中与他争权,偏偏梁师成与蔡京、高俅等人交好,这就意味着,蔡京、高俅等人与他杨戬不可能有交集,再加上这一次高衙内的打人与被打事件,杨戬觉得他与高俅等人关系必然会更加恶化,他急需一个强有力的外援。

    杨志目前虽然没有权利,但是看官家态度,对杨志颇为欣赏,想来日后定然有所提拔,如果自己再帮他一帮,杨志必然能平步青云,成为赵佶的助力。本着这样的心思,杨戬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就算不成,也只是投资失败,损失不大。

    如今杨志答应,杨戬顿时哈哈一笑,杨戬比杨志要大十五岁,当即以兄弟相称。杨志心中不免苦笑一声,最近这两日,又多了两个兄长!刚才他这番话说出来,便是曲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让杨戬先吃一颗定心丸。

    此事定下,两人的关系顿时好上许多,言谈之间更加顺畅自然。

    杨志在杨戬府上一直谈到响午,事情谈的差不多了,杨戬让人做了好酒好菜,两人推杯换盏,美美地吃了一顿。未时,杨志站起身来,向杨戬告辞。杨戬亲自相送出了大门,又让府内的马夫驾着马车,把杨志送回客栈。

    杨志斜斜地躺在马车里,认真地思考着,今日与杨戬一番长谈,杨志有了更清晰的目标。成为官家在宫外的保镖,这是非常好的机会,日后平步青云就有了可能。此外,杨志与杨戬决定携手合作。

    这种合作不仅仅是在政事上的互相合作,还包括两人在经济上的合作。无论做什么,要有权有钱,才能顺畅。杨志对这些有着很深刻的认识,便提议两人合作开店,赌坊人蛇混杂,不仅来钱多,更是获得消息的一个来源。尤其是高俅出身于市井,高衙内更是与开封城中的一干泼皮关系不错,时常吃喝嫖赌,赌坊能够第一时间得到他的消息。

    除了赌坊,酒楼、客栈等等都是一个消息的可靠来源地,按照杨志的意思,先利用杨戬的关系,开一两间赌坊,然后一步一步地打造一条可靠的渠道。如果条件允许,甚至可以建立一个武行,以练武的名义招揽一些死士。

    杨志的话令杨戬大为喜悦,对付梁师成,光有宫斗可不成,恐怕最后还是要靠武力来解决。杨戬甚至有一个想法,想要利用杨志来杀掉梁师成。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杨志是个聪明的人,现在肯定不会听他的话。只有两人关系莫逆,因为利益紧紧联系在一起之后,杨志才有可能出手。

    杨戬想着利用杨志,杨志同样也在利用杨戬博取更大的利益,两人聊得很是尽兴,合作的基调也就定了下来。

    这一行杨志收获不小,对此他十分满意。回到客栈,周业已经久候多时,杨志看见此人,便十分满意。

    周业个子颇高,人有些清瘦,眼珠滴溜溜地转着,一看就是十分机灵之人,这样的人读过书,会算计,就目前而言,符合杨志的要求。见周业还没有用饭,杨志便点了酒菜,与周业边吃边喝。

    周业倒有些拘谨,他虽然是个读书人,却是个落魄的读书人。俗话说落坡的凤凰不如鸡,没有了钱,便抬不起头,空有满腹的经文又能如何?除非能考上功名。

    “博文,你不用如此客气,坐,坐!”杨志很是热情,喊着周业的字。

    周业半个屁股坐下,看得出来,他对杨志有些畏惧,也或许是因为贫穷的关系,使得他没有了信心。牙人也分很多种,有的能挣钱,有的却不能。周业本事不差,可偏偏有个爱赌的亲戚,家中钱财总是捉襟见肘。

    杨志见他如此,也不多说了,自顾取了酒,先为自己斟上,道:“你的事情张小乙给洒家说过了,你在开封做牙人已经有几年时间,想来对开封的情况十分了解,洒家需要你找一栋宅子。”杨志说着。

    周业点头,道:“杨爷,小乙给小可说过之后,小可盘算了一番,倒也有几处上好的宅子,应该可以满足杨爷的需要。”

    “如此甚好!”杨志点头,在与杨戬商定了大事之后,杨志迫切需要自己的宅子,一步一步实施计划。

    杨志再三说了要求,周业仔细想了想,表示他会尽力,简单吃了饭菜,匆匆离去,他要与买方联络。

    杨志觉得累了,与店家结了账,回屋休息。

    “那人姓杨?而且还去了杨戬的府邸?”太尉府,高俅听了陆虞侯的禀告,不觉站起身来,踱步沉思。

    两人都姓杨,指不定有什么关系,那杨志很有可能是杨戬的族人,哼,怪不得有这样的底气。高俅心中想着,对杨戬厌恶了几分。杨戬不属于蔡京一党,这些年来与梁师成在宫中争权,自然是蔡京、高俅等人的眼中钉。

    高俅对杨戬本来就不满,如今有杨志殴打高衙内的事件,高俅越加不满了。

    “此人的确姓杨,至于关系,属下还在调查。”陆虞侯回答。

    高俅沉思了好一会,道:“若真与杨戬有关系,这事情就棘手了一些。此人那边不可打草惊蛇,先暗中盯梢,若有情况,及时来报!”

    陆虞侯答应着,想了想,又给高俅出了主意,这才退下。

    高俅负手又沉思了好一会,想了想,令人准备了轿子,他要去蔡京的府上,扳倒杨戬,这或许是一个好机会。

    杨志睡了一觉,起来已经是日薄西山,洗漱干净了,正要下楼,一人走了上来。

    “杨兄,别来无恙?”来人正是林冲,只见他身着便衣,任谁也想不到他他就是禁军中最年轻本领最大的教头。

    杨志眯起了眼睛,打量了一番林冲,笑道:“林教头好兴致,军务不忙?”

    “都是那些个小事,忙完也就没了!”林冲笑道,站在门口没有进来,道:“林某特来请杨兄喝酒!”

    杨志道:“林教头特意前来,洒家岂敢推辞,请!”

    “杨兄果然是个爽快人!”林冲笑道,也不客气,走了下去。

    林冲在开封多年,知道城南有一家酒楼,不仅酒好,菜肴也是一绝,便带着杨志而去。

    杨志也有意打听禁军的情况,便与林冲应付着。两人到了酒楼,点了酒菜,开始吃吃喝喝。

    “林教头,那高衙内如何了?”席间,杨志问了起来。

    “杨兄真是厉害,如今那高衙内被高太尉关在府中,不得出门半步。”林冲说着,瞧了杨志一眼,又道:“那高衙内不可一世,居然能栽在杨兄手上,当真是奇迹。”

    林冲不露声色的套话,杨志十分清楚,他微微一笑,也不多做解释,只是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高衙内横行无忌的日子到头了。”

    林冲心中一惊,这杨志莫非是谁派来整治高衙内的不成?什么人与高太尉有仇?林冲想着,却又发现这些年来,被高太尉整治的人不少,凡是被高太尉视为眼中钉的,无不是被整,然后送到开封府,或是被判死罪,或是被判流放边疆。被判流放边疆的,有的甚至莫名其妙死在去边疆的路上,据回报,说是路途遥远,受疾病感染而死。

    对此,林冲嗤之以鼻,毕竟是官门中人,他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可及时心中对高太尉的有些做法不满,但他又能怎样呢?高太尉毕竟是他的顶头上司。

    见杨志如此,林冲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便与杨志瞎聊着,问些杨志的打算。

    林冲虽说是赫赫有名,毕竟是新交之人,杨志不可能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便只是半真半假地说着,这让林冲有些摸不透杨志的那些话是真,那些话是假。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吃饱喝足,杨志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林冲却得到了一些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消息,仔细想了想,不由得苦笑一声。

    这时天色已晚,两人又瞎聊了片刻,喝尽了最后的一角酒,杨志便告辞而去,林冲在街口与他分别,直奔家中。

    林冲刚到家中,林娘子便上来,道:“官人回来了?陆叔叔已经等了一会了。”

    陆叔叔指是陆谦,两人是同乡,相交多年,关系非常好,自从林冲把他举荐给高太尉之后,便得到重用。为此,陆谦常来林冲府上做客。

    林冲点头,道:“娘子,泡上一壶热茶!”

    杨志回到客栈,天色已经黑透了,一路走开口渴,便让张小乙泡了一壶热茶,坐在窗边沉思。

    这一次前来开封,他带着不少金银珠宝,若是换成钱帛,有将近两万贯之多,这已经是不小的财富,原先只是打算凭着武举的身份弄个小官先当当再说,如今就去除了这个念头。

    高俅在开封势力极大,而且他身为太尉,掌管着禁军,掌管着军权。不然水浒里的杨志也不会因为丢了花石纲要去贿赂高俅。如今痛打了高衙内,杨志已经得罪了高俅,这条路就堵死了。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断了高俅这条路,却救了当今天子,得到他的赏识,杨戬更是主动提出与他合作,这比贿赂高俅不知道好上多少倍了。当然了,杨志清楚,杨戬有自己的小九九,与他合作,利益是最主要的。

    有了杨戬帮忙,钱财不是问题,关键是要如何继续、持续的发展,只有自己有了实力,杨戬才会继续与自己合作,也才会不惧怕高俅、蔡京等人。看来,现在不仅只是一个宅子的问题,杨志还需要周业给他提供赌坊、客栈、酒楼等方面的贩卖信息。

    周业这个人,能否大用呢?

    杨志想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只听有人在敲着门,声音居然有些急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