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我爹不是高俅
    ,精彩小说免费!

    杨志刻意如此,自然不会给高衙内机会,在踢飞牛二之后,杨志感觉到热血沸腾起来,心中那股想要打人的情绪再度勃发了,穿越之后的郁闷心情在这一刻迸发了出来。踢飞了牛二之后,杨志大喝了一声,在众人惊魂未定之际,已经靠近了高衙内。

    高衙内还没有反应过来,事实上高俅的这个干儿子显然本领不及他的一半,见杨志奔来,心中紧张万分,两股战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名泼皮焦急地大叫,道:“衙内,快跑!”

    可是高衙内已经慌了神,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个刚才表示愿意投靠他的人,居然突然反目了!这个贱人!高衙内心中一瞬间闪过这个念头。然而不等高衙内反应过来,杨志大踏步已经靠近了他,手中的木棍狠狠向下一砸,打在高衙内的肩膀上,只听“咔擦”一声,高衙内惨叫了一声,脸色苍白,跌倒在地。

    “你这泼皮,高太尉何许人也,怎会有你这样的儿子?”杨志一把抓住高衙内,虎目圆睁,声如洪雷,响彻在高衙内的耳边。

    几名泼皮围了上来,手中拿着木棍,喝道:“放开衙内,不然要你小命!”

    杨志轻蔑地一笑,这几名泼皮他还不看在眼中,手腕用劲,喝道:“让他们滚下去,离开这里!”

    高衙内的手腕被牢牢锁住,手指向后,痛得高衙内连声道:“轻些,轻些!”

    “轻一些可以,让他们先退下去,洒家不想看见他们!”杨志说道,手掌却加大了力气。

    高衙内痛得汗水直流,急忙喊道:“滚,都给我滚!”焦急下,声音变得嘶哑。

    泼皮们你看我,我看你,有些迟疑不决,杨志没有说话,加大了力气,痛得高衙内又哇哇大叫起来。

    “滚,滚啊!”高衙内大声喊道,一张脸已经通红了。

    泼皮们抿着嘴,互相看了一眼,纷纷逃走了。

    杨志慢慢松开了手,高衙内手上痛感消失,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汗,抬头看了杨志一眼。

    “你说你是高衙内,可是洒家听说高太尉是个清廉的好官,深受当今天子信任,岂会有你这样的干儿子?”杨志说着,虎目盯着他,其实他心中已经明白,此人便是高衙内,不过,现在的高俅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有的事情,还要使些手段。

    高衙内一愣,手还很疼,这让他很是纠结,明明高太尉是他的干爹,此人却说不是,他明白,如果不按他的说办,恐怕是脱身不了。高衙内心想,若是脱身了,再来找此人麻烦,便心中做了决定。

    这时白胖男子看见泼皮都散尽了,顿时明白杨志的计划,不由松了一口气,带着清瘦男子走了上来,道:“多亏义士相助。”

    “适才泼皮人多势众,不得不如此,还望赎罪!”杨志笑道。

    说话间,高衙内以为杨志分心,想要逃走,被杨志一棍打翻在地,痛得他在地上打滚,哇哇大叫着。

    “还想逃?没门!跪下!”杨志喝道,按住高衙内。高衙内挣脱不掉,只得跪在地上。

    “好汉饶命!”高衙内说道,眼里全是泪水,他何时吃过这样的大亏?

    白胖男子看见高衙内,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他走上前,狠狠踢了几脚,道:“顽徒,居然敢冒充高俅之子,当真是可恶!”

    高衙内在地上哀嚎,不敢反抗。

    清瘦男子心中气极,也走上来,狠狠踢着高衙内。

    杨志等着一主一仆发泄了,这才喝道:“老猪狗,你若是承认冒认官亲,洒家就放了你。”

    这一主一仆身体不行,踢了半响,都觉得力气没了,便站在一旁休息。

    高衙内身上全是血,牙齿崩掉了几颗,卷成一团,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鹿。

    杨志上前,一把拎起他,喝道:“你还不承认吗?”

    高衙内喘息了好半响,这才道:“我,我承认冒认官亲,高太尉不是我爹,高太尉不是我爹!”

    “今日冒充官亲,洒家饶你一次,以后若再冒充高太尉之子,洒家一定打你满头开花!”杨志大声说道,放开了高衙内,一脚踢在高衙内的屁股上。

    高衙内蹬蹬蹬跑了几步,差一点摔在地上,几名泼皮扶着他,高衙内强忍着疼痛,,很快消失在杨志的视线中。

    “诸位,这厮冒充高太尉之子,如今已经伏法,诸位还是散了吧!”杨志又说道,朝着百姓们挥挥手。

    街道上的百姓慢慢散开了,有几个心好的不住看着杨志,犹豫了好半响,最终叹息了几声离开了。

    百姓们散开,街道上复归平静,白胖男子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心中无比畅快。

    杨志见高衙内走远了,忙拱手,道:“这位兄台,此间不是久留之地,还是快快离开吧!”

    白胖男子笑了起来,道:“有你在,又有何惧?”顿了一顿,道:“想不到此人敢冒认官亲。”

    杨志摇摇头,道:“非也,此人一定是高太尉的螟蛉子,高衙内。”

    白胖男子被弄糊涂了,道:“可是他刚才明明承认不是。”

    杨志笑道:“兄台,高太尉何等人也,此人若是一般人,岂敢冒认官亲?”

    “这……”白胖男子还有些想不通。

    杨志摆手,道:“此人刚才不承认,无非是想要脱身,他这一去,十之**要带人来,兄台还是尽快离开这里。”

    白胖男子犹豫了片刻,道:“不知道好汉姓甚名谁,何方人士?”

    杨志道:“不瞒兄台,洒家乃是太原人士,杨老令公后人。”

    白胖男子吃了一惊,杨老令公乃是开国元老,对辽作战立下汗马功劳,白胖男子岂能不知?当即道:“原来是良臣后人,不知如今在何处任职?”

    杨志摇摇头,正要说话,清瘦男子插嘴,道:“老爷,好汉,此处并非说话之地。”

    白胖男子点头,道:“如此,附近酒楼甚多,好汉请!”

    杨志略做沉吟,道:“恭敬不如从命,请!”

    旁边就有酒楼,不过杨志没有在这里吃喝,刚刚打了高衙内一顿,自然不会待在这里。杨志选了附近一处看起来不错的酒楼,装饰的还算不错,人来人往,生意非常好,这样的店家符合杨志的要求,便走了上去。

    白胖男子略微犹豫,最终还是走了上前,一边走,一边打量着,他发现杨志对开封很是熟悉,心中便暗自猜测着。

    酒楼就挨着汴河,环境十分不错,杨志上去,要了一间包厢,挨着窗,就能看见清亮的汴河水在缓缓流淌着,两岸绿树成荫,不时有船娘唱着歌儿路过。

    店小二跑来,陪着笑,道:“客官要点什么?”

    “来一条黄河鲤鱼,其他小菜再上五个,你看着办。”杨志吩咐。

    “好勒!”店小二笑着跑了下去。

    白胖男子进了包厢坐下,四处打量了,这才道:“这里的景致也还不错。”

    “兄台贵姓?”杨志问道。

    白胖男子笑了起来,摸了摸鼻子,道:“我叫赵晖。”

    “原来是国姓。”杨志笑道。

    赵晖摆摆手,正色道:“我不过一个凡人罢了。”

    清瘦男子站在一边,没有坐下,见赵晖说完了,道:“巧了,我也姓杨,你我可是本家。”

    杨志哈哈一笑,道:“不错,八百年前,正是一家。”从一边拿起酒来,倒满了,道:“这家酒楼的酒还不错,值得尝一尝!”说着,推了一杯到赵晖面前。

    赵晖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看着杨志,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道:“当年杨家将赫赫有名,可惜后来隐退了。我看壮士一身武艺,如今官家有驱除蛮夷之志,壮士可有心为国效力?”

    杨志点头,后世对宋徽宗多有贬斥,不过,北宋却是在他统治期间,国土最大,在大观二年,也就是1108年,宋徽宗重新建立了陇右都护府,收回了后世青海一部分,对西夏形成了包夹之势。虽说这其中也有先帝的功劳,但至少证明宋徽宗是有心人。

    当然,北宋实际上是在宋徽宗手上灭亡,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当时的所谓皇帝宋钦宗权利不大。

    杨志有心为国效力,不过,这时的宋徽宗已经登基十余年,表面上这是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但暗涌却不知道有多少。北宋军队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强,又相对缺少战马,这些年来,与辽国承平多年,禁军的战斗力更是弱到没边了。本来与西夏接触的西北军还有战斗力,偏偏被童贯给搞砸了。金国后来兴起,童贯领着精锐北上,被残辽击败,就足以证明大宋的战斗力实在是差。

    对于童贯这种有一定功劳毁誉参半的人,杨志并不想评价,角度不同,看法也就不同。杨志自己的想法,首先便是要弄清楚这是什么样的时代,有了高衙内,究竟有没有林冲,有没有鲁达?

    在没有弄明白之前,杨志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出的想法,更何况这个人只是一面之识。杨志略作犹豫,笑道:“洒家也想为国效力,可是没有门路呀。再者,听说朝廷中有不少奸臣,洒家还想多活几年。”

    白胖男子脸色一变,道:“都说朝廷中有奸臣,究竟是何人?”

    杨志摇摇头,道:“莫谈国事,你我相识,也是有缘,喝酒便是。”

    清瘦男子在一旁,沉吟着,道:“杨壮士说的莫非是高俅?”今日他被高俅的义子打了,脸上的淤血还在,但更重要的是这面子丢了,怎能不让他恼怒万分呢?这时听说,便主动提起来。

    杨志一愣,要说这高俅,在水浒传里自然是赫赫有名,人也是极坏的,可是在正史中,此人根本是不入流,北宋赫赫有名的“六贼”中根本没有此人,也就足以证明,高俅比起这几人,差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