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五章 等了好久
    李佳欣知道乔峰是香港大亨,知道他的财势庞大,但还是没想到仅仅只是乔峰的一句话,仅仅只是两天的时间,周慧敏就被从香港带到了龙城来到了乔峰面前.

    看刚到时候的样子,周慧敏应该不是太愿意来的,但是她还是来了,李佳欣就知道自己这初出茅庐的新丁还是把乔峰想的简单了.

    或许是出于对乔峰的惧怕,或许是出于对乔峰的好奇,这一路上李佳欣都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乔峰.

    她发现乔峰一路上都很紧张,非常的紧张,越接近龙城的时候就越紧张,在飞机上上了五次厕所.

    而当飞机降落,她们一行人踩在黄土地的时候,她看到乔峰甚至有些‘腿’软的没站住,还是被保镖扶住才避免了狼狈.

    李佳欣不知道堂堂香港影坛大亨,超级富豪之一的乔峰有什么好紧张的,就如同她不知道乔峰为什么会在没有任何‘交’代的情况下就将她带到了这龙城,不知道为什么不光带了自己,乔峰还把林清霞,钟楚虹,叶倩汶,关芝琳,赵亚芝,王詛贤,李赛风,袁洁滢,李丽贞等等众多的他的‘女’人以及公司的‘女’艺人,甚至于自己还有周慧敏全部一窝蜂的带到这黄土高原上一样.

    此行一切的一切都是个‘迷’,谁也不知道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不是拍戏,不是选景,什么都不是.

    乔峰说是选景,可是没谁相信,因为没谁选景会把一公司的‘女’艺人全带上的,甚至他还带了不满一周岁的儿子乔振.

    但,乔峰说了,大家姑且就装神作书吧相信了吧.

    在龙城休息了两天等上了俐智和周慧敏,当天中午一行人再次出发.

    随行的新华社分社负责人早已联系好了地方政fu安排好了车辆.

    一辆商务班车是省里的专车,平日都是领导出行下乡乘坐的,在这时候绝对的豪华配置,在车上不但能休息的不错还能开会.

    除了班车,还有十几辆吉普等小车跟随,供乔峰的保镖以及其他人乘坐.

    十几辆大小车辆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出了龙城向南驶去.

    这时候的路不好走,用了两个小时才到了二十一世纪半个小时就能到的紧挨着的另一个市区.

    停下住下,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凌晨天不亮,车队再次启程向南进发.

    黄土高坡上的夏日还是蛮有绿意的.虽然水土流失严重,而且这里的几个省份都是产煤大省,可是夏日的这里却还是显得青山绿水蓝天白云.

    特别是那山,人们以为的黄土高坡上全是一片一片放眼望去的黄土,实则不然,这里确实植被少,但那说的是树木.

    除了树木,其实还有草,灌木,夏日的这里漫山遍野的绿‘色’,全是草,高的矮的,宽的细的,开‘花’的不开‘花’的,一片片,充满着生机.

    时间正是八月末九月初学校开学的日子,车队行来,一路上总会看到有步行的背着布包或者扛着布袋的学生,也有的是用骡马驼的.

    这些都是好学生,起码在这里算是好学生,因为只有好学生,才有资格跑远路到县里,市里,或者外县市上学.

    李佳欣一路还在观察着乔峰,只是有点力不从心.因为这里的路都不好意思叫路,反正和香港的路比,哪怕是乡下的路比,这里的路都破的不好意思叫路.

    车在不是路的路上奔驰,那样的颠簸没坐过的人是绝对体会不到其中的‘欲’仙‘欲’死的.

    李佳欣都要被颠吐了,可这已经是司机得到嘱咐要注意乔振小朋友,然后开的很慢的情况下了.

    莫名的,李佳欣有些羡慕被林清霞抱在怀里,旁边还有叶倩汶和钟楚虹,赵亚芝三个人随时看护的乔振小朋友.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日头从坡上走过,

    照着我窑‘洞’晒着我的胳膊,还有我的牛跟着我

    ................“

    乔峰跟着汽车广播里放的黄土高坡大声的唱着,一车‘女’眷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唱这首歌儿的,甚至比广播里边的都要唱的快一点.

    当然她们更不知道乔峰为什么这么‘激’动,‘激’动的从未见过如如此.

    只有一路观察的李佳欣知道些什么,她发现乔峰的紧张‘激’动是随着到一个目的地而变化的.

    最初的紧张是刚从香港出发然后到龙城的一路上,乔峰更多的是紧张,就像那句古诗讲的一样,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乔峰就像近乡情怯的游子,在即将返回故乡的时候有些惶惶担心.

    就在昨天,乔峰还都显得很紧张的,可是到了今天,乔峰却少了几分紧张,多了几分‘激’动.

    李佳欣想,或许是目的地就要到了吧,又或许是某个时间将要到了吧.从今天天不亮就被喊起来赶路出发,李佳欣有所感觉乔峰好像是在赶时间.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日头从坡上走过,

    照着我窑‘洞’晒着我的胳膊,还有我的牛跟着我

    ...............“

    乔峰再次唱起了黄土高坡,他家就住在黄土高坡,上辈子的.大风确实从坡上刮过,只不过,他家不住窑‘洞’,他们那儿也没人住窑‘洞’.

    在龙城下了飞机,然后这一路走来,在龙城以及挨着的那个地区政fu驻地,那算是这个省最好的地方了,可是依然有窑‘洞’.

    在看到沿路的山上的窑‘洞’的时候,一众‘女’人叽叽喳喳的兴奋的指着看着说着,因为她们都只在电视电影里甚至只是书上看到过窑‘洞’.

    可是,真到了下边的县里边后却相反的没有了窑‘洞’,要么是砖瓦房,要么就是土坯房,亦或者半砖瓦半土坯,为了好看面朝正面的是砖石,北面的是土坯,不少房子都是这样的.

    山崖,树木,河流在车窗上嗖嗖的划过,景‘色’物事越来越熟悉,乔峰的眼泪扑簌簌流了出来.

    八年了,穿越已经八年了.他没敢回过上辈子的家,没敢看过上辈子的父母.

    他怕,怕因为自己的出现,这辈子父母走不到一起,怕以后会没了自己,没了妹妹.

    他怕.

    于是他忍.

    他忍了八年.

    终于,今天他不用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