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很甜很甜的村里姑娘
    (({});

    给人过生日连蛋糕都没有买,酒也没有,还是林清霞自己从柜子里拿出来半瓶红酒,是她偶尔晚上会喝一小杯养颜助睡眠剩下的.

    吃炒菜喝红酒这种搭配还是很少的,喝红酒一般都吃西餐,觉得才搭,吃炒菜要么白酒,要么啤酒,这才搭.

    不过乔峰倒很习惯这种搭配的,没穿越前,他们吃火锅常常都会搭红酒的,不是他们喜欢,而是一伙人中有一位家里开的红酒专柜,就专卖红酒,有免费酒不喝那是傻子.

    乔峰和林清霞都不是好酒之人,之所以摆出红酒倒上也无非是觉得喝点酒有点气氛,适合聊天,不然光埋头吃菜太干了.

    聊天,一开始是聊工作,聊乔峰新投资拍摄的僵尸先生,聊林清霞已经结束拍摄,但还未杀青的新蜀山剑侠,聊新艺城新发来的片约.

    新艺城前不久发来邀约,是泰迪罗宾做导演的片子,徐可即是导演,也是艺术指导,邀约发来林清霞以为乔峰会拒绝的,因为她知道乔峰和新艺城关系不太好,谁知乔峰看过后迟疑都没有就做主接来下来.

    对此,林清霞很好奇为什么,她自己当然是想接的,因为拍新蜀山剑侠传的时候徐可很照顾她的,而且她还和徐可以及常来片场的徐可老婆施南笙成了不错的朋友.可乔峰应该是不知道这点的,为什么会接呢?

    没成想乔峰却笑着告诉她,就是因为她和徐可,施南笙关系好,所以才接的,他不想影响到她和徐可夫妇的关系.

    听了这话林清霞很是感动,但她其实不知道,原因有这一方面,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新艺城邀请林清霞参演的电影名字叫做我爱夜来香,这部电影可以说是徐可加入新艺城后执导的第一部影片,鬼马智多星的续集.鬼马智多星在台湾的名字就叫做夜来香,这个名字也是因为里边男主角,林子详饰演的私家侦探的名字就叫做夜来香.

    光看名字很多人都不会以为这是两部是系列片,但看过的人都知道这点.

    因为这部片子叫做我爱夜来香乔峰才接下来的,没穿越他就爱死了这部片子里林清霞那令人窒息的美,所以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林清霞和这部片子擦肩而过.

    当然这时候完整剧本都还没有呢,就是有个大体框架,所以这个理由他是没法和林清霞解释的,只能用她和徐可夫妇的好关系回答.

    聊了会工作后,聊来聊去两人又聊到了童年往事.

    乔峰说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很捣蛋,上山下河爬树什么危险玩什么,说起在农村老家稻田里抓青蛙还一脸怀念.

    结果被林清霞好一顿嘲笑,.虽然认识满打满算都不到一年,但林清霞对乔峰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别说从认识的人那里听说的了,就报纸上一开始也没少报道乔峰的过往.

    说从小到大一直很捣蛋,林清霞信,因为报纸上报道过,乔峰也当做笑谈说起过他没进入娱乐圈之前,是跟人瞎混当黑社会的,虽然不成器,就是好玩跟着人瞎胡闹,但那也算是不在编的黑社会一份子.

    可要说农村老家就胡扯了,因为从报纸上,认识的人那里听来的都是乔峰家境不错,家里开着茶餐厅,还有一套两层的小洋楼,而且位置非常好实在广播道上的.

    而且林清霞也见过乔峰的老妈林晚晴,那么一个漂亮温婉,大家闺秀似得人,怎么可能是吃过苦的?

    这样的家境怎么可能有农村老家一说,怎么可能有农村生活的经历.

    乔峰是把自己没穿越前的童年经历拿出来的说的,

    (({});

    结果被林清霞嘲笑他编故事,他还没话反驳的,林清霞嘲笑完了说你编的是故事,我的童年才是真实的农村生活.

    “我出生在台北三重区,那里可是市区的.“说起自己出生在市区林清霞有些小得意.

    这就跟后世城市户口总觉得自己比农村户口好一样,小得意但并不是鄙视.

    “出生后没几个月,家里就搬到了嘉y县大林镇社团新村,社团新村是官方的叫法,但我们叫它眷村,爸爸说叫眷村是这样的村庄都是因为从大陆来的军官,军人家眷聚集组成的.“

    “哦,那和香港这边那些屋村一样.“乔峰随口说了句.

    “差不多吧,名字的性质差不多.“林清霞笑着点了点头.眷村是因为军人家眷组成的所以叫眷村,屋村则是对政府提供的公益性廉租房的称呼,确实只有名字性质差不多.

    乔峰只插了这么一句,看书.n. 然后就不说话继续听林清霞讲述童年,有些事情乔峰穿越前就听过,但听林清霞吐气如兰的亲口讲述还是愿意再多听一次,甚至更多次.

    “小时候的我很喜欢哭的,妈妈说我一哭就一两个小时,且事大事小都哭,怎么哄都哄不好,她烦了就把我装在一个麻布口袋里,然后拿到水井边吓唬我,说再哭就把我扔进去,然后我就吓了的不敢哭了.“说起自己小时候一哭就哭一两个小时,林清霞有些羞赧的轻笑.

    “我们在眷村住的房子好小的,没有这一个卧室大,然后小小的一张床一家五口人挤着睡,现在想想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睡的下的.爸爸是个医生,就在外间一张小桌子上给人看病,有时候也会拿着药箱外出看病.妈妈是个裁缝,给人做衣服的,平常多数时候是家庭主妇,洗衣做饭做家务.我们家在那里没有地的,就靠爸爸给人看病妈妈给人做裁缝生活,日子很苦.那里常常发洪水,有时候洪水会淹到家里去,然后我们就把所有东西搬到床上,整夜整夜的不能睡.“

    停顿了下,林清霞嘴角噙笑,充满回忆的继续说道:“可是在眷村的那几年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可以整天和一帮小伙伴们赤足在田间玩耍,可以爬树,爬墙,村边有一条水渠,我最喜欢在那水渠两侧来回的跑,从来没掉下去过,现在想想真是很刺激的.那里到处种的是甘蔗,不用花多少钱就能吃到,很甜,很甜.“

    林清霞脸上绽放着不同平常的光彩,真的很甜,很甜.

    感谢李世兴,瀋劉两位书友100币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