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噬囊
    凭心而论,周朔如果听到王也的道谢,肯定会一笑了之,因为他真不是要给他们吸引公司的目光,而是真的对神机百炼起意了,实在是那位马村长表现的能力太过让他眼红了,在那么数秒时间内,完成对物体的御物和化物。

    周朔自己修炼一口长狭剑,因为投入了大量的精神,深知炼器消耗精力的痛苦,而神机百炼生产法器的速度,实在是太过逆天,即便是在夏柳青面前把脸皮撕下来,还不惜站到哪都通公司的对立面,他也没忍住自己。

    “不变成人形核弹,是绝对不能回到那个世界了。”周朔叹了口气,有些患得患失,但是看到手中噬囊里的皮面记事本时,他还是忍不住笑了,这是自己得到的第二个八奇技了,以后或许可以想办法把八奇技收集完全。

    “呀,倒是忘了,没问噬囊该怎么操作。”周朔用肉眼看着噬囊里与灰尘并不多的皮面记事本,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这东西好像不是光靠输入真气就能操作吧!

    周朔试着向噬囊里输入了一波真气,确实没有什么用,不过好在这种法器等级并不是很高,他试着将念头打入噬囊内,在感受到噬囊和噬囊内的空间存在后,念头只一动,噬囊的眼洞里顿时吐出一阵漩涡,那本犹如微尘般的记事本也自然从漩涡中出现,从噬囊里被吐了出来。

    “好家伙。”周朔将神机百炼的记事本拿在手里,看着手里的噬囊一阵欣喜,这个空间法宝品质虽然不如乾坤布袋,但是胜在好操作,不需要巨大的念头操纵,乾坤布袋光打开袋子就要花费巨大念头,他一个人根本操作不起来,不过那袋子据说有十八名鬼仙一齐操作时,可以直接穿梭空间,这一点功能噬囊肯定没有了。

    “有一利便有一弊,不过摸清炼器的套路,我没准也能批量生产乾坤布袋。”周朔感叹了一下手里的噬囊后,将注意力转投到手中的册子上,这册子没有通天箓那本古朴精装,但是却胜在厚重,将之翻开来后,开首一页与通天箓一般,介绍了神机百炼的由来。

    这神机之术却不比符箓那般古老,他的存在是人类的工程学中的部分,机关术的最早起源是鲁班和墨子,刻木为鸢,飞天三日不落,创造出神机百炼的人,是三十六贼中的马本在,也既是马仙洪的祖上,是哪一辈就不得而知了,但周朔知道他有个绰号,叫作‘三尺小班输’。

    就如同学习符箓,要细化真气寻找‘咒’的存在一般,这学习神机百炼,这核心要控制识神,大体都是对体内真气深化操作的方法,不过继而又一步,画符要识遍各家符箓,主要在一个练习,而神机百炼便不一样了,要学神机百炼,数术是一个最关键的地方。

    “看样子,那马仙洪对神机百炼也不到家,请诸葛青去帮他完善修身炉,王也只怕也是被请去的,他的风后奇门便是八奇技中专攻术数的存在。”周朔看着神机百炼的总纲纪要后,不由得略微恍然,难怪王也和诸葛青会在碧游村。

    虽然神机百炼最重要的地方是数术,但是这记事本里却没有多少关于数术的内容,而是像是通天箓记载了各家符箓一样,记载了各类各样法宝的炼制方法和图纸,不过相比起郑子布从各处收集的符箓,这些法宝的机关图纸,应该是马本在和马仙洪本人设计起来的,有完善和待补充的地方。

    “噬囊。”周朔略过几篇总纲,找到了有关炼制噬囊的内容,他现在急需补充空间方面的知识。

    “有了。”周朔翻到一页纸上,只见发黄的纸页上并无圆球,而是记录着炼制空间噬囊的方法,但是出乎意料,这噬囊球内的空间,并不像乾坤布袋那般开辟出来的,他的本质物理空间并没有变化,只是把东西缩小收纳进去,放出来时又恢复正常了。

    “缩小了,变大了,这在一定意义上无视了空间的存在。”周朔感觉这噬囊的原理,其实也就是一种空间参照对比,不过这噬囊只将空间无视了一部分,为什么叫一部分,因为噬囊有着缺陷。

    噬囊只能将一定物体,乃至是生物体收纳在体内,但有着必须的前提,那就是这个生物的意识不能保持清醒,否则的话法器便会将收纳的东西自动排出,若是完全将空间理论吃透,那么别说是噬囊,炼器士可以将物体,乃至是自己本身直接缩小变大,使空间在自己面前彻底失去意义,而不是只用之制造噬囊。

    “有意思,非常有意思。”周朔将神机百炼放下,大感有趣,空间是一个无形无象,但是又确实束缚着人的存在,他的穿越之门、乾坤布袋,以及现在得到手的噬囊,还有他的躯体存在,一切的一切,都是空间的存在,若能彻底掌握空间,那时候他大概就不能叫人,而应该是神仙了。

    “接下来先去阳神,还是秦时?”周朔站在虚大的空间里,无视掉通向异人世界的黑白之门,看着金红色的阳神世界之门,还有青黑色的秦时世界之门。

    在半晌沉默后,周朔还是上前推开了秦时世界的大门,无他,因为他要有个安静的地方来实验神机百炼,而阳神世界注定是不安全的,纵然是人仙,但是在那边他并不安全,而在秦时世界不一样,他只要不招惹大势力,基本可以镇压全场,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不太放心在北疆草原落户的手下们。

    事实证明,周朔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在他穿过大门,到达自己搭建城池的瞬间,便感觉到一阵逼人的煞气,城池里不见多少人,所有人都上了城墙,水泥糊成的四方城墙外,杀气四面萦绕,喊杀声远远传来,城池已经被人围住了。

    “是什么人,敢到我方生馆的地盘撒野?”周朔看着杀气弥漫的天空,还有四周传来的喊杀声,提气发出一声大喝,声音犹如晴天霹雳,音波滚滚向四周传扬,将漫天的杀气荡开,连带着似乎战斗的喊杀一齐给镇住。

    一声大喝镇住扑天的气息,周朔将飞剑放出来,然后踏剑飞上天空,从高往自己那占地八百来亩的城池四周一看,只见那都是一群群的马队,一名名头戴翎羽尖毡帽,身穿皮衣的骑兵正在拍马挥刀围城大战。

    “狼族,呵呵。”周朔看着一群群的骑兵,只一眼便能认出对方是什么人,将剑光按落下去,先落到东面城池下,那里的骑兵正涌挤在城墙前,也是血腥味最浓的地方,不过血腥虽浓,但是却已经没有什么人撕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唔,好像是两拔人啊!”周朔落到战场中,看着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所有人,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因为他发现,这些狼族好像是两拔人在撕杀,那些血腥味,似乎也不是他的手下,而是狼族人自己造成的。

    “馆主。”城墙上传来叶九节兴奋的喊声。

    “这两拔人,哪个敌,哪个是友?”周朔看着石头水泥钢筋砌糊城墙上发声的家伙,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没有朋友,全是敌人,馆主,你把南边和北边那两个狼族单于抓来给我,最肥最壮,穿着兽皮袍子,裸着半边肩膀,气势最凶的就是。”叶九节用最直接简洁的话语,给周朔指明了下一步。

    “明白了。”周朔听着城墙上的话,目光只是一扫,便找到他说的两个对象,飞出两股念头化阴风而去,瞬间将那两人拎上城墙,摔到叶九节面前。

    “还有其他三门,我们被好几个狼族部落围攻了。”叶九节令人将两头面无人色的蛮首绑了,又朝着低飞的周朔喊话。

    “我晓得了。”周朔将飞剑调转,落到南面战场上,飞出念头抓起三人扔上城墙,又飞到西面战场,又抓起两人扔上城墙,再到北面城墙,抓起四人扔上城墙,看得战场上撕杀的所有蛮人双眼发直,而城头上在凝滞半晌后,暴发出一阵极大的欢呼声,至于那些蛮人们,则傻傻坐在马上,握刀的手垂在下面,不知该如何是好!

    绕城一圈,将十个狼族部落首领扔上城墙,周朔看着场上的情况,感觉也没啥自己的事,直接御剑升空飞回城池内,这城池内还没有大规模兴建,除了中心一片水泥屋是他和干部们的居所外,其他地方本来都是空落落的,但是周朔却发现那里还支着不少帐篷,有些地方也建起土屋,明显收拢来了不少居民。

    “看样子,也进行了一些发展,不错不错!”周朔看着城中的白色帐篷,大约也能想到是什么事情,不过也并不意外,他带来的那些手下,可都不是什么善茬,他们要是一点不作为,就这么坐吃山空,那才叫是一件怪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