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冠军候来了
    密室里的气氛,一时有些莫名的小暧昧,如果按照以往,周朔已经心猿意马,然后顺水推舟去做某些事情,但是今天他却完全没有那个心思,因为感觉太尴尬,撩妹撩得好尴尬,尽管禅银纱似乎被撩到一些,但他自己还是觉得尴尬。

    脑子里就似乎有两个念头,一个在呐喊,不趁着这个机会的话,以后永远是处男,而另一个则比较理智,女人,不过一堆碳水化合物而已,长得再漂亮也不过是皮肉外相,一旦和女人做了那种事情,那以前的修炼就全白废了。

    脑子里的理智念头占据得是上风,但更重要得是,周朔感觉自己心底欲念浅了,对于女人并非失去兴趣,只是再也没有原来那股动辄想入非非的感觉,体内大药积攒,胸中五气安住,有点那么股子精满不思淫,神满不思睡的味道。

    “喂,周朔,你怎么了?”禅银纱看着眼神清明无比,身上气质似乎改变许多的家伙,不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没什么,怎么了?最近有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么?”周朔直视着禅银纱的双眼,从她的眼睛看到她的鼻子,再到五官、腰肢,很漂亮匀称,身体筋肉均匀饱满,那是练过武的身材,美丽中带着一股野性,自由自在的野性。

    “你看什么?这些日子有名客人来拜访过。”禅银纱看着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的家伙,不由得脸色越红,好像感觉这家伙身上似乎真的变了,积攒了一种特别阳刚的气息,为什么以前没有感觉到?

    “客人?”周朔移开目光,坐在蒲团上将双手十指相扣向上拉伸,听着话不由微愣,随后又有点预感。

    “是不是洪易?”

    “嗯,没错,是他,他说他救了精忍和尚,想把深空那几个小和尚带走,倒是没有开口提乾坤布袋。”禅银纱点了点头。

    “那家伙不说不去莽荒么?”周朔神色微哂,他上次去找那小子合作,那小子可是拒绝了的,结果还是自己跑去莽荒了。

    “但他还是去了,不只去了,而且似乎也捡了些便宜,他已经成就鬼仙了。”禅银纱看着脸现哂笑的周朔,不由得眯起自己的双眼。

    “唔,正常,他要没这运气,才叫是古怪,你没把人还给他吧!”周朔听着不是很好的语气,将眉毛微立了一下,禅银纱这看上去对洪易似乎不太友好。

    “当然没有,为什么要还给他,他说过几天会和精忍一起来拜访。”禅银纱理所当然得点头,那个小子当面一套,背后又来一套,自己为什么要把人给他。

    “下次他要是来了,就让他把人领走吧!反正人留着这也没用。”周朔看着赌气似的妹子,不由得笑了一下,明明活了几百岁的妖仙,为什么要像小女孩一样赌气!

    “怎么,你要离开?”禅银纱听着周朔的话,不由得微微侧目,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打算去见洪易,打算去哪里?

    “嗯,过几天大概要走一趟,麻烦你将仙都玉璜先借给我,嗯,最好里面要充好电。”周朔微点了点头,他确实有要先离开这里的打算,答应卫庄的事情要做,还有异人世界的事情,总得要处理一下。

    “你要去哪里?”禅银纱下意识开口追问。

    “还是不对你讲了。”周朔看着下意识追问的女人,淡然的给予了拒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即便是对于一个再亲密真诚的人。

    “好吧!仙都玉璜待会儿给你。”禅银纱看着一口回绝自己的男人,内心有点别扭,但还是点了点头。

    “谢了。”周朔见禅银纱没有闹,不由换上笑脸。

    “没事,玉璜本来就是你的。”禅银纱学着周朔耸了耸肩膀,那块玉璜本就是周朔抢来的,从意义上她也是借用而已。

    “我们一起取来的。”周朔看着耸肩的妖仙公主,不由得咧嘴笑了一笑,劫夺伏波军船队的事情,他可不是一个人干的。

    面对周朔的话,禅银纱秀眉微跳了跳,脸上露出些许别样的微笑,袭夺大乾王朝海镇船队,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仙都玉璜也是一件赃物,两人这样共享宝物,倒是颇有一些人生四铁中分过赃的交情了。

    说了两句话后,禅银纱便自离开,而周朔则留下静修,接着研究手上的乾坤布袋,在修炼谷神一窍的采药过程中,他在禅定中进入了更深层次的境界,对于天体空间也有了一翻更深的体悟。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空间有一种对比参照性,例如一个婴儿的体积,婴儿在山面前时渺小如蚁,但他在蚂蚁面前又庞大如山,这个婴儿体积大小都不是他自己决定,而是由山和蚂蚁作为参照物决定的,而掌握了这个参照物,便是控制空间的关键,使大变小,使小变大,纳须弥于芥子,于鼎铛中煮山河。

    就在周朔潜心研究手中的乾坤布袋时,外界却是风云变幻,在莽荒的海上,大乾王朝与云蒙帝国展开了一场浩大海战,最终结果以云蒙战败收场,云蒙镇国巨舰蒙神号被俘,铁浮屠统帅毕湿华被斩,此战一出,顿时海上震惊,战报传遍四方,禅银纱送递仙都玉璜时,也送了一份给周朔。

    “嘿,这倒是有意思,锅都有人帮我背了。”周朔对于战争结果并不意外,那个冠军候怎么也是穿越者,打赢这么一场战还是行的,不过令他好笑得是,在大乾和云蒙两方各发的战报上,毕湿华也就算了,伏波将军逍天尧、方仙道萧少南,竟然都被人报领成战功。

    “这下子我们倒是不用担忧了。”禅银纱同样满脸的笑意,惹大乾王朝这种庞然大物,并不是她的所愿,不过现在有人领了锅,她以后倒是可以不用怕,有得说法来讲。

    “不过最好不要大意,大乾王朝的高手层出不穷,这里的水很深。”周朔好笑之余,也不忘提醒禅银纱。

    “这个我晓得,你准备什么时候走?”禅银纱敛住笑意,微微点头的同时放眼看着周朔手中的仙都玉璜。

    “马上就要走,因为事情拖了不少时间,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周朔顺着禅银纱的目光,看了一眼手中的半圆玉壁,答应卫庄的事情,他可拖了不少时间了,上次悄悄去秦时世界取材料炼剑时,都没好意思见他。

    “那行,你要怎么离开,要不要我送你?”禅银纱见周朔并无任何要解释的样子,也不好多问。

    “这个不用了,嗯,外面有人来了,好像是来找你的。”周朔看着踟蹰的禅银纱,摇头推拒送行要求,同时借着外面靠来的气息转移话题,他去秦时世界,只要召唤出门户,然后直接穿梭就行了,哪需要送行。

    “嗯!”禅银纱听着周朔的话,不由得微微挑眉,起身来到密室门口,果然只见一名银鲨武士从外面走来。

    周朔也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到密室门口,看着站在外面身穿成套银灰铠甲,身背白骨战刃的银鲨武士对着禅银纱半跪下来,然后叽哩呱啦的用出云话汇报某些事情。

    “父王要召见我作什么?”禅银纱看了眼身后的周朔,并没有用出云话,而是用大乾话开口问道,随后银鲨武士又是一阵叽哩呱啦的话,周朔在旁也听不懂,不过看上去似乎是禅银纱的老爸,也就是现任出云国主在找她,而且是非见不可的理由。

    “冠军候到出云来了,我父王正要设宴款待他,让我过去作陪。”禅银纱听着银鲨武士的话,不由得脸色微变得向周朔解释,刚才她还在与周朔说海上的战争,没想到冠军候竟然现在就找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伏波军的事。

    “……”周朔听着禅银纱的解释,不由得双眼微瞪,然后似笑非笑得看着禅银纱,那位穿越者倒还真不愧是穿越者中的翘楚。

    “你这么看着我作什么?”禅银纱看着打量自己表情怪异的家伙,不由得看了一下周身。

    “没事,就是为银纱你的名声吃惊而已!”周朔微笑了一笑,他并不担心伏波军的事,因为那事已经有人领了,即便是被找麻烦,也不可能是这么明白来找,冠军候那家伙的脾性,也不可能会为这种事情到这里来。

    “你说那位冠军候到这里来,是为了我?”禅银纱俏目微睁,而后又自半眯起来,眼里的光芒闪烁。

    “我听说过一些,那位冠军候连天蛇王都调戏过。”周朔勾着嘴角点头,那位冠军候在整个阳神里,可谓是非常出众的角色,虽是集万千气运于一身的穿越者,但实质是个扑街小丑,败给了主角洪易。

    “调戏天蛇王?”禅银纱听着周朔的确定,还是有点忍不住吃了一惊,天蛇王可是天下八大妖仙里面,远超过她的人物。

    “你没听到那天幸轩对他的评价么!色胆包天,也罢,我先陪你去一趟吧!”周朔也不多解释,冠军候这过来是找自己的场,自己需要把这事处理好,才能放心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