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大禅寺遗产
    虽然有点小小同情大禅寺的和尚们,但是周朔并没有同情心泛滥不可收拾,这些和尚确实挺可怜,但是大禅寺可不可怜就是另说的了,当年大乾王朝剿灭大禅寺的理由是密谋造反,虽然是制造借口灭寺夺宝,但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之说。

    “小僧深空,是大禅寺深字辈的僧人,见过施主,敢问施主名号。”面对周朔的问话,和尚们沉默了两秒后,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和尚越众而出,合什向周朔行礼。

    “我姓周名朔,和你们大禅寺也有点小小的渊源。”周朔看着越众而出的青年和尚,将头微点了点,抛除去大禅寺的恶意猜测,这些和尚在大禅寺破灭三十多后,依旧作僧装,没有改门他投,这一点上是令他钦佩的,再加上身份上的同情分,他总体上对这些和尚并无恶感。

    “那敢问周施主,将会如何处置小僧等人?”深空看着周朔点头说话,虽然有些高傲,但却没有太多逼人之势的样子,不由小心翼翼问道。

    “嗯,这个我还要等下再作决定,反正乾坤布袋现在在我手上了,我没有准备还给你们了,你们都是从当日的围剿中逃出来的?”周朔看着深空,微微扫了一眼,这些和尚基本都是武僧,没有一个修道的,有些似乎年龄对不上。

    “当年朝廷便是为了乾坤布袋,还有我大禅寺的一众宝物财富而借口攻山,我大禅寺僧众为此受了许多磨难,施主要拿便拿去,只是还请勿伤我等,我这众多师兄弟,包括我,都是路上的乞子,被师父救养收下的,除了师父是从寺里逃出来的外,只两位师叔当初攻山时在外游方,后来才碰上的。”深空合什低头,然后抬头转身看了眼身后同伴,指着一群年轻和尚和两名五十多岁的老和尚指认。

    “嗯,你没说谎话,可能有瞒了我的地方,不用这样,你们的经历我也清楚,有些秘密要隐瞒也是常情,只是莫对我起坏心坏念便好。”周朔看着尽实说话的深空,微微点头,在看到对方要慌忙低头辩解时,连忙伸手打住。

    “不敢。”深空看着周朔的动作,止住点头弯腰的动作,但依旧目光微微下垂,表示自己绝对没有害人之心。

    “那便是最好,你们暂时在这袋子里待着,等到了日子,我再把你们送出去,嗯,至于你师父精忍大师,抱歉,我因为抢夺乾坤布袋,并未关注他的情况,他是生是死,我并不知情,我现在已经远离了莽荒。”周朔看着态度谦卑无比,做事说话都看自己脸色的人,内心有些叹气,同时也微微抱歉。

    “多谢施主。”深空合什的双手微抖,眼里现出一些泪水,再次低头俯身表示感谢,而他身后的那些老少和尚们,也都纷纷合什弯腰,虽然周朔夺走乾坤布袋,但是他大概是他们出逃以来,唯一没拿恶劣态度对他们的人,他们这一路逃出来,看过太多的人和事。

    “嗯,你们有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周朔看着一排光头上生出毛茬子的和尚,不由得开口问道。

    “小僧等人无处可去,若施主方便,将我等送至海外小国落脚便可,若不便,放到某个荒岛也可。”深空听周朔的话,不由得连忙说道,对周朔他是有一点感激的,但感激不代表信任,他挺害怕周朔动坏心,这一路逃到莽荒,他跟着精忍可是看过巫鬼道那些妖人修炼道术时所做的事,把那些体格强壮的土著活活制成尸人,再一遍遍的祭炼成飞尸。

    “若是荒岛的话,现在外面就是,你们要出去?”周朔看着打心眼里没安全感的诸多和尚,不由得微笑着指了下身后的清光大门问道。

    “这……”深空听着周朔的话,扭头看了眼师叔和师兄弟们,在得到零落不决的眼神后,一时间也有些难以抉择,又怕周朔不耐,只能扭过头说出一句废话。

    “若是施主有事的话,小僧等人不敢久留。”

    “我看这样,你们现在先出去看一看,外面是偏僻的荒岛,等我把这里的事情办完要走时,你们再决定是否和我一起走,嗯,对了,麻烦你们来个熟悉乾坤布袋的人,给我引导一下,叫我知道这里有些什么!”周朔看着深空,不由得给出主意,放眼望着乾坤布袋内空间,突然又想起一件事,这里他不熟。

    “小僧来吧!两位师叔,您二位出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去收敛气息出去看一看,其他师兄弟不可妄动。”深空见周朔有要求,连忙点头请助,同时叮嘱了一下同伴,他看上去也是个资历的,两个老和尚也都信任点头,没有丝毫反驳意思。

    两个老和尚的实力都不差,虽然没有精忍那般的武圣修为,但也是灵肉合一的宗师,收敛了气息迈过了那道清光门户,周朔也不去阻拦,而是招呼过禅银纱,去看乾坤布袋内的东西,至于巫鬼道的众人,则由他的尸仆与和尚们一齐看住,如果有不轨之迹,那就便宜僵尸了。

    那乾坤布袋内着实藏着不少东西,周朔和禅银纱同时运神魂,带起深空飞上百米,摸了摸那离地仅百米,如天花板一般,但却又牢不可破的天空后,按照深空的指示,飞到空间的中心处。

    乾坤布袋的整个空间结构,犹如一个大房子,由一种清冽光华所形成的晶膜所围,无论天空地面皆是如此,空间内部方圆长宽有百里,而在这空间的中心,则是几个规划出来的区域,那里摆放着无数物资,从精米白面,再到丹药书藉,还有兵器盔甲,金银珠宝等物。

    “两位真人,这里的财富,我听师父说是当年大禅寺所积的五分之一,账本都在这里。”深空小心陪着周朔和禅银纱走了一圈,然后引着二人来到摆放金银珠宝广场左近,从一台架子上取过几本书目。

    “金库约四百万两,银库约三千万两,丝绸八十万匹,大米…………你们还藏兵器盔甲,难怪大乾当年……”禅银纱随手挑过一本,翻阅着里面的记录,不由得眉毛微动了一下,她看到这账薄里记着许多军用盔甲兵器,那都是严禁品,大禅寺藏这种东西,不是给朝廷借口攻打么!

    “阿弥陀佛,师父告诉我,这些东西都是当年大周王朝留下的,也因为这些东西,我大禅寺才有这灭顶之灾,因果报应,阿弥陀佛……。”深空看着惊异的禅银纱,嘴唇嗫嚅两下,合掌低头念佛,他也不为大禅寺辩解,因为大禅寺本身确实具备黑历史,收敛巨额财富,和前朝勾搭不清,这也确实是因果报应。

    “这里有拳谱与道经么?”周朔看着念佛不语的和尚,也不好多问,转开话题道,禅银纱听着他的话,不由连忙将目光从手上的账目上挪起,她的目标是大禅寺至高三经,这里有没有?

    “有的,就在那方,师父说过,方丈曾将各类典藉孤本,还有五分之一的财富藏在此中,以备日后重建寺庙,不过为防过去、现在、未来三经落到朝廷手中,这三本经书未放在这里。”深空指着藏书的方向,同时也意识到周朔和禅银纱的目标,将自己所知道的解释了出来。

    “那这么说,这三本经书不在这里?”禅银纱看着点头的小和尚,不由得双眸微眯,带着明显的不信任。

    “这个,小僧确实不知。”深空看着禅银纱逼视的目光,不由慌张得将头低下连摇。

    “他没说谎,你过去一看便知!”周朔看着禅银纱手指弹动的样子,不由得连忙将她按住,摇头劝说道。

    “好吧!”禅银纱见周朔按住自己,不由得微吐了口气,将念头飞出去,按照深空所指,去扫阅查找那些书藉,虽然这里藏着许多佛经、笔录、拳谱和道经,但确实没有过去、现在、未来三本大禅寺至高经书。

    “看样子,我的运气不太好啊!不过这是什么东西?”禅银纱念头搜寻着,突然看到一件东西,用阴风将其卷起运到面前,向着深空询问。

    “这是巫鬼道的战神魔经。”深空看着被阴风卷来的东西,不由得微微叹气,这是一块巨大的骨板,不知是什么生物的,上面刻满奇古黑字,文字中心是一尊画像,是一名头生螺旋双角的魔尊,整副画像用线条勾勒而成,魔尊手中提着一根骨锤,透着古老、荒凉和浩大的气息,仿佛要从画里走出来。

    “师父曾说过,这战神魔经原本也是正道,代表上古战神永不屈服的意志,只是那位战神后来被圣皇镇压,巫鬼道也开始衰落,好好的道法不练,去血祭炼尸养鬼。”深空细声细气得给周朔与禅银纱解释。

    “确实如此……”禅银纱看着细声细气的小和尚,看着骨板上的战神画像,将头微点了点,这战神之相确实是观想之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