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虎口夺食
    云蒙帝国的神月公主,玄天馆的破坏堂堂主,纳兰烟罗居然口不择言的骂人,这说出去别人都是不信的,但是如果知道惹她发火的人是谁,那便没人会奇怪了,金谷神,天下八大妖仙中最难惹的金蛛法王,也既是金训儿的爷爷。

    “金谷神,我要杀了你。”毕湿华受了一拳,但也解除了负面状态,抹了把嘴角的鲜血,从地上跳起来,发出一声巨吼,手中巨斧飞扫而出,将面前的脚踩龙象的肌肉菩萨打碎,而其他几人也一起发作,将空气中出现的肌肉菩萨完全打碎。

    “毕大将军,走。”幸雨仙发出一声呼唤,就准备引着毕湿华离开,却不防旁边一道精光袭来,趁着毕湿华一斧斩碎袭击的肌肉菩萨,直接从他的右颈射入,从左颈透出,带出一串血花。

    随着精光一瞬偷袭得手,毕湿华的尸身坠地,这位黑狼王的神魂瞬间出窍,阴风袭卷之间发出愤怒大吼,但是还不等发作,就被不知何处来的精亮电光覆体,电得是嗷嗷直叫,再也顾不得已经死亡的肉身,还有肉身上的宝物,直接冲天飞走。

    “走。”阴风冲天而走,幸雨仙看着阴风中的精亮电光,顾不得许多,大喊了一声,带着包括纳兰烟罗与纳兰骸在内的高手离开,毕湿华被偷袭斩掉肉身,他们的实力大伤,已经没有机会再夺乾坤布袋,这次任务已经失败,再玩下去就要送命。

    伴随着逃走的云蒙一众高手,一旁冲出来几十头有翅尸怪,将毕湿华留下的尸体,连同尸体上的乾坤布袋等宝物,还有他手中的末日大斧一齐扛起,然后转身就向一旁冲天而去,但是刚飞出不远,后面便远远出现了追兵的身影。

    “把乾坤布袋交出来。”坐着已经破损许多红光飞毯,浑身被大破坏神弄得狼狈不已的圣者图元一马当先,看着如鸟群般聚在一起的飞尸,不由得咆哮一声,然而话音刚刚落下,便被下方追来的碧绿电弧击中。

    碧绿电弧一碰飞毯所放出的红色光芒,瞬间渗透穿进,准确得击打在图元身上,让这位精元神庙的圣者瞬间脸色变白,身体里的精力被寒冷抽走,就连念头都变得疲软,提不起任何力道,身下的飞毯再也无法维持飞行,从天上落了下来。

    “呼!”周朔收掉手上的太阴雷,看着坠落到远处的飞毯人影,不由可惜得叹了口气,但也顾不得许多,只能拔足飞奔,借着身上的戴院长咒,赶到前面与自己的那些尸怪小弟,还有禅银纱汇合到一起。

    “快走。”禅银纱看着周朔飞奔回来,第一时间遁出神魂,并且发声向周朔呼唤。

    “走。”周朔伸手一勾,将背在天尸背上的乾坤布袋捉到手中,同时神魂念头完全出窍,与禅银纱连到一起,阴风卷起两人肉身,瞬间飞掠上天空,夹杂在天尸的护卫中飞去。

    “哪里走?”就在周朔与禅银纱一齐飞上天空时,空气中数股阴风突现,化作脚踩龙象的肌肉大菩萨,捏着水缸似的法拳,如大炮一般迎面轰掣下来。

    “法王莫要拦路。”周朔看着迎面的肌肉大菩萨,发出一声呵斥,同时传念给禅银纱,他现在神魂和禅银纱完全连接在一起,一个念头间,禅银纱立既从手中飞出一块玉壁,然后屈指弹出一记晶亮雷光劈在玉壁上面,玉壁瞬间犹如闪光灯一般,咔嚓得向前击出一道电光。

    “仙都玉璜……”真实从天上的雷霆,所有未渡雷劫的鬼仙都不得不怕,在雷响声之中,金蛛法王不可置信的声音杳杳传来。

    “把乾坤布袋给我留下来。”一雷收拾掉拦路偷袭的金蛛法王,禅银纱刚把仙都玉璜收到手里,驾阴风和周朔一齐飞遁而走,却不防身后一阵嘹亮如鹰啼的声音传来。

    “不要管,直往前飞。”周朔握着手中已经开始渗出阳和之气的大皮口袋,额头有些冒冷汗的感觉,向着禅银纱叮嘱的同时,开始积聚力量。

    “这乾坤布袋的阳和之气会暴露我们。”禅银纱听着周朔的话,维持着阴风向前飞掠,感受着身后急速靠近的气息,还有不断渗出阳和之气的乾坤布袋,不由得同样心焦,大凡至宝都有异象,这乾坤布袋的气息会让她和周朔暴露在众人眼中,逃不掉的。

    “给我把乾坤布袋留下来,你们走不…………。”一团金光从天空中直追如鸟群般的尸怪,还有尸怪中的周朔与禅银纱,然而就在他要靠近到周朔与禅银纱时,突然看见前面飞掠的阴风中,一股绿色物质弹飞。

    “什么东………………。”神鹰王借助真言灵珠急追目标,突然看着前面阴风中弹出的绿色物质,微微惊讶了一刹那,就见那物质如附骨之蛆般,在自己根本反应不过来的瞬间,黏到自己的真言灵珠宝光外面,然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宝光内渗透。

    “神鹰王,没了翅膀就少飞了,哈哈……”周朔看着被太阴雷黏中的金光,不由得发出一声长笑,然后与禅银纱念头相通,瞬间加快速度,向着天边急弛而去,甚至连自己的那些尸仆都甩在后头。

    “乾坤布袋的阳气会……”禅银纱加速着飞行,再次向着周朔警告,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不由得吞了回去,因为她看到周朔放出一团金光罩住乾坤布袋,那布袋所散发的阳和气息便再也感觉不到,被完全屏障了。

    “加速。”周朔用金光咒覆住乾坤布袋的阳和气息,长笑着说了一声,阴风顿时加速飞掠,而那些杂七杂八的尸仆们,也自奋力振翅在后方追赶。

    神鹰王看着附在自己真言灵珠外面的绿色物质,顾不得再去追赶周朔,心里慌得一批,因为他完全是仗着法宝物带肉身上天飞行,一旦护身宝光被攻破,他的神魂带不住肉身,那铁铁要摔成肉酱,等废了半天功夫,好不容易将那如绿色黏痰的物质弄掉,远处周朔的那群尸仆都成了一个影子,而且就连乾坤布袋的那股阳和气息,也已经消失不见。

    “可恨,可恨。”神鹰王看着远处消失的影子,再看着自己那已经黯淡许多的真言宝珠,不由得在空中气得跺了跺脚,然后返身飞回。

    玄天馆的纳兰烟罗一枚破坏神符,虽然没有炸死冠军候一众,但是却也把众人伤得不轻,几个鬼仙都是神魂委靡,除了神鹰王外,根本没有谁能有再去追踪的力气,冠军候、吴文辉和卫太仓等三个武圣倒是没受伤,但武圣可不会飞。

    “我这次失算了!”冠军候在听了神鹰王飞回的报道后,不由得垂下眸子,他这次计算不足,而且也太过大意,方才把乾坤布袋给追丢,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从自己和云蒙人面前夺走乾坤布袋。

    “候爷,不必挂怀,此次还是幸轩坏事,日后总会找回的,只是,那个精忍呢!”神鹰王安慰了冠军候两句,目光向阵营中微扫了一圈,突然发现,原本跟在自己队伍里的那个武圣和尚竟然不见了。

    “半路上被人救走了,鹰王知道夺走乾坤布袋的是什么人?”冠军候脸色越显出一份青色,沉着气向神鹰王问道,他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夺走乾坤布袋。

    “不清楚,对方御有天尸,而且使的道术我也从未见过,还有一点,候爷,我刚才好像看到,前面那人似乎用了,仙都玉璜。”神鹰王想起先前的远观,有些不太确定自己远远看到的东西,他看到一尊龙象肌肉菩萨被雷光炼化了。

    “什么?”一旁的方仙道宗主萧黯然听着神鹰王的话,不由得眸子抬起。

    “我也不能确定,对方放出一道雷光,将一尊化成大威天龙菩萨的神魂磨灭,那应该是金蛛法王。”神鹰王看着目露惊色,一点不复仙风道骨的方仙道宗主,有些不太肯定。

    “伏波将军逍天尧与神剑指挥使萧少南,这次也得到皇上的旨令,却迟迟未来我军中应卯,只怕可能真是凶多吉少。”冠军候看着神情不敢相信的方仙道宗主,作出了非常不好的预测。

    “候爷,我方仙道这次……”萧黯然听着冠军候的预测,几欲要哭出来,萧少南是他师兄的儿子,但这也就算了,可那仙都玉璜,那种级别的宝物他方仙道也没几件,损失太大了。

    “萧宗主还请收心,这次大家都是为帝国出力,损失的话,我会想办法的。”冠军候看着堂堂鬼仙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也有些过意不去,同时心中也恨意大增,到底是哪个混蛋,竟然敢在他口中夺食。

    “那幸雨仙等人呢?”冠军候心中恨恨,向着一旁的神鹰王问道。

    “跑了,好像吃了大亏,现在应该回蒙神号了。”神鹰王赶得有些晚,并没有看到周朔和金蛛法王联手袭击云蒙高手的一幕。

    “去传令给纪冰洋、岳断衡和柳君刀,我们这次没有得回乾坤布袋,必须要从别的地方赢些东西回来,另外再去令人清查,到底是谁袭击了伏波将军的船队。”冠军候捏着的五指有些发青,下达一系列命令,袭击伏波将军的人,必然是劫夺乾坤布袋的人。

    “是。”神鹰王看着面目严谨的少年,不自觉伏首应令。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