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毕大将军
    随着幸雨仙把孔雀王幸轩的化身招出来,一记秒掉反复无常的巫鬼道几位鬼仙肉身,当场乱斗的众人顿时停歇下来,当天空中的精元神庙圣者图元到来时,大家更加不敢妄动,不过有一点相同得是,还是没多少人注意周朔,大家都在看着天上图元与幸轩。

    孔雀王幸轩如今虽然只来了一个化身,但依旧不是强大异常,将乾坤布袋抢在手里,挨了图元一记法血神雷后,依旧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因为持有乾坤布袋,却是瞬间被针对起来,再加上他一过来便对神鹰王挑衅,一瞬间,神鹰王放出一团金光和他打在一起。

    “动手。”毕湿华一声狂啸,随着他的狂啸,旁边的纳兰骸和纳兰烟罗一齐发动法术,两人将手中的法杖和黑白飞剑一齐掷出,那剑和杖飞到空中立定,顿时散发出无数股阴风,阴风中带着无数呢喃的黑暗与破坏意志,仿佛某个意志降临到现世。

    “黑天魔神,大破坏神?”圣者图元看着立在天空中的黑白飞剑和法杖,不由得瞬间站起身来,这位异域鬼仙虽然胡子拖得一大把,但是身形却高达两米,仿佛是一个巨汉,右手掣出一把弯刀,往自己的手臂上一划。

    嗤,鲜血从老者身上涌出,犹如喷涌一般,血液坠落的空中,受阴风一吹,顿时犹如吹气一般,形成一只大手,并非任何元力构成,也不是念头幻化,完全彻底血肉组成的大手,隔空向着那放出无数阴念的法杖和飞剑抓去。

    巨大的手掌,将牙签似的法杖与飞剑攥进手里,五指刚刚合拢,砰得一声,犹如一颗炸弹爆开,大手化作血雾四下横飞,而横飞的血雾之中,两个高大身影出现,一个八臂三眼,浑身漆黑,而另一个六臂三头,表情各异,这两个身影一出现,场中顿时一静,所有人都有种寒毛竖起的感觉。

    “糟糕,是玄天馆的大破坏神和黑天魔神,诸位小心。”灰衣双手持尺子兵刃的老者发声长啸,唤回所有人的心神,那两个通过法杖和飞剑降临过来的身影,并不是人类,而是玄天馆用香火豢养起来的神灵,每个实力都相当于鬼仙级高手。

    “我擦勒,玄天馆还真是肯下血本。”周朔趁着乱子,将六名因为主人肉身被斩而落下来的尸皇捉住,看着血雾中的身影,不由得瞪了下眼睛。

    “凡人,你敢惹我,你死定了。”八臂三眼,浑身肤色漆黑,头戴着鲜花晶冠,身后有双翼的大破坏神隔空望着坐在飞毯上的圣者图元,肩膀上的八只手臂一挥,顿时放出数道晶光,带着无尽的破坏**向着对方攻去。

    “哈哈,不错,竟然有这么多血食。”六臂三头,三张表情各异的黑天魔神发出桀桀怪笑,瞬间向着下方扑去,同时扬手放出无数一片浓郁的黑暗,在这股黑暗面前,所有人都感觉自己不断变小。

    “休要放肆。”一声大喝响起,音波荡开,无穷的浓郁黑暗顿时破碎,光明重新回到人间,冠军候不知何时已经抛开精忍和尚,站在人群之中,以巨吼破除黑天魔神的道术。

    “桀桀,一个武圣,不错,好祭品。”黑天魔神道术被破除,并没有任何害怕之心,依旧从天空扑向,而且直扑向冠军候,然而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不闪不避,任由自己扑过去。

    “小子,你死定了……”黑天魔神看着不闪不避,也没有任何准备的少年,心中升起狰狞杀意,然而刚刚落到前方,接触到对方之时,不防眼前金光一闪。

    “啊……”锐利的金色光芒冲天而起,黑天魔神还没接触到冠军候,瞬间被他体内冲出的金光居中切成两半。

    “我了个擦,这剑光……”周朔看着突然从冠军候体内冲出来的剑光,还有那位明明是香火神灵,但是蓦然挨了一记,两掰身体抛飞空中的黑天魔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那金光是犀利的剑气,是冠军候压箱保命的盘皇生灵剑所发出来的,不是念头构成凝聚的东西,而是切实存在的剑气,也或许,称作剑光才更合适。

    “盘皇生灵剑。”认得冠军候压箱底东西的人不在少数,幸雨仙看着冠军候身上爆发的金光,不由得尖叫出声,语气里带着不可置信,不只是她,就连一旁的精忍和尚等许多人,都被这一下吓住了,盘皇生灵剑,那是圣皇盘的随身配刃,这样的兵刃怎么落到这少年手中。

    “候爷,速用剑光助我。”嘹亮的鹰啼从天上响起,唤回所有人的心神,然而身为当事主人冠军候的脸色,却是有点发僵。

    “大家不要怕,盘皇圣灵剑乃圣皇之剑,禀承圣道,这个冠军候为人色胆饱天,不具圣者意志,不到最后关头,他用不了盘皇生灵剑。”幸轩的声音从天上传下,解释了冠军候脸色发僵的缘由,他用不了盘皇生灵剑,那剑只能在他生命危险时发作。

    “幸轩,你给我去死。”天上的神鹰王有些气急败坏,放出来的金色光珠忽圆忽扁,喷射出无数道金光,化作丝网盖住天空,想要将幸轩压下去。

    “毕大将军,带乾坤布袋走。”幸轩虽然实力远高于神鹰王,但终究究只是一个化身,被神鹰王用吃奶的力气压到下方,索性也不抗拒,直接落到下方,将手中的乾坤布袋抛给毕湿华。

    “走。”毕湿华身材高大,一把将幸轩扔来的乾坤布袋接住,立刻转身带着纳兰骸与纳兰烟罗,还有幸雨仙等人撤退。

    “给我追,乾坤布袋一定要拿到手。”冠军候虽然动用不了盘皇生灵剑,但本身的武圣修为是实打实,趁着幸轩落下来的时间,飞身掠至,一拳便将他打爆,而幸轩也将五枚剑丸脱手掷给女儿,然后便自坦然受他一拳破碎而去,他这只是一个化身而已。

    一瞬间,随着乾坤布袋落到黑狼王毕湿华手中,莽荒上的夺宝热潮顿时被推上**,一场追逐之战展开,毕湿华等云蒙高手在前,大乾一方冠军候等人在后,就连精忍和尚都插入追逐队伍中,他不得不出手,大禅寺剩下的徒众,都在那乾坤布袋里,他要给弄丢了,那大禅寺就真没了。

    “把乾坤布袋给我留下来。”因为手拿乾坤布袋,黑狼王毕湿华瞬间成为众矢之地,无论是天上飞着的图元,还是下方几位鬼仙,都是一齐放出道术对准他轰击。

    “哈哈,几位何必如此,纳兰堂主。”毕湿华一个昴藏大汉,蓦然收到乾坤布袋,发出一声得意的长呼,同时将身上的狼皮大麾一抖,一层绿光从斗篷上浮现,将身后的诸多道术一齐挡下,同时手中大斧朝后一挥,一股携着硫磺、毁灭、热量的龙卷风随念成形,朝着后方席卷而至,有种要将天地都吹成末日之感。

    毕湿华放出末日风灾,同时一声传唤,随着他的声音,同行的纳兰烟罗顿时会意,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枚紫色玉板来,随手扔到路边,然后一行人迅速前掠,至于后方那道巨大龙卷风,则在后方几位鬼仙的轰击下被打散,众人也随之跟上。

    “小心破灭神符。”神鹰王的尖锐声音从天上传下,原本打破拦路风灾,准备追击的众人顿时步履一滞,然后纷纷向后退开,紧接着眼前一亮,一朵亩大的橘红蘑菇云升起天空。

    “哈哈。”毕湿华看着后方升起的蘑菇云,不由得放声长笑。

    “毕大将军,没有炸死一个,别乐了,咱们得赶紧走。”纳兰烟罗看着得意忘形的狼王,不由得有些秀眉轻皱。

    “你就让毕大将军开心一下……什么人。”纳兰骸站在一旁,笑着劝了下同门,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不由得发声长喝,一股莫名的人形黑影正朝他袭来。

    五条人形黑影不知从何处而来,分别扑向幸雨仙、毕湿华、纳兰骸、纳兰烟罗和一名金冠男子,这五名云蒙一等一的高手,瞬间陷入云山雾罩之中,纳兰烟罗、纳兰骸和幸雨仙最先反应过来,施展道术将袭来的黑影击散,而另一边想单纯靠武力驱逐影响的毕湿华两人则要差了些。

    “毕大将军。”幸雨仙第一时间想要帮忙,却不想空气中猛得传来一声桀桀怪笑,数股阴念凭空出现,形成数尊肌肉裘结,脚踏龙象的菩萨,这肌肉菩萨捏着水缸似的大拳,给脱困、未脱困的云蒙高手每人结实来了一下,一瞬间毕湿华和那名云蒙武道高手吐血倒飞,而幸雨仙和两名玄天馆堂主则只被打飞而未吐血。

    “金谷神,我#&@¥#。”破坏堂主纳兰烟罗倒飞的过程中,嘴里蹦出听不懂的云蒙语,但即便是听不懂,从她那愤怒到无以复加的神情中,也能看出那绝不是什么称赞的话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