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书生
    周朔曾经很喜欢阳神,除了为小说开头的仙侠人文、修炼设定吸引外,也为人人如龙而激动,向往过君子之诚,但是等经历过生活后再返过来看阳神的后半截,洪易从某种角度真变成了洪玄机,什么易子亚圣,都是被衬托出来的。

    和洪易的交易,使以前的点点糟糕被带了出来,周朔向洪易揭开了一个残酷的事实,而洪易被这个事实所打击到了,他的母亲确实爱他,教他隐忍生存之道,而他的父亲也确实讨厌,害妻迫子之事确凿,而他自己又该怎么做?

    少年的内心被狠扎了一针,陷入了迷茫之中,一直以来,他把为母亲讨回公道视为奋斗的动力,然而这个目标突然变得十分虚幻,慈爱的母亲遭受到的不公待遇,完全是她自己不肯放下,那么自己做的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相比起扎心迷茫的少年,周朔却是念头通达,这样正面从心理上对主角压制抢占上风的事情,做起来可比用实力来压制主角爽多了,还顺利拿到了过去弥陀经,不管洪易怎么样,反正他是爽了。

    “来,咱们一起来看看这传说中的过去弥陀经。”周朔大大方方将由乌金丝织就,折叠得如手帕大小的经书摊开,邀请旁边禅银纱一同观看,禅银纱对于这样在的机遇自然不会拒绝。

    一米长宽的乌金丝帛质地如水,上面写满了细小的经文,字如刀刻一般,而经文的正中央,隐约的文字下,一尊大耳垂肩的金色佛陀盘坐,形像透露出无限奥义,只是一眼,禅银纱看着这大佛,就不由撇开了目光,并且背过身去。

    “怎么了?”周朔看着突然撇眼背身,肩膀隐约有些颤抖的妹子。

    “这经书我现在还是不看了,心神乱了。”禅银纱压抑住纷飞的心念,当看到那经书上的画像第一眼,她感觉自己的心乱了,神魂有点蠢蠢欲动,不受控制得想要观想那尊佛陀。

    “这我倒是忘了,那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先看,看好了再来教你也一样。”周朔看着肩头抖动的妹子,一想也是,修炼不同的神魂道法,心念是很容易产生冲突的,而他看这经书没问题,一是他只在看经文内容,对经书上的佛像选取无视,二是他主修得是西游记里的全真内丹术。

    全真教虽是道教支系之一,但是核心思想却是儒释道三教平等,本身教义也融合本土老庄化的禅宗思想,主张性命双修,追求真性超脱,阳神冲举,因此教派严格订立戒律,与正一派完全不一样,也因此有南正一、北全真之说。

    周朔的内丹术是从西游记里看来,而西游记的主题也在于西行见佛,求取真经,再加上他本身对佛教也没有太多偏见,所以看起过去弥陀经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和禅银纱的大反应完全不同。

    忽视掉经文下的那些观想所用的图像,周朔将过去弥陀经的经文本身仔细研究,这过去弥陀经和他曾经看过的那卷念念无滞经文一样,不过上面以‘自性’为中心,讲自性是什么,如何寻找的内容不同,这过去弥陀经的内容,是如何修炼神魂,从自性中释放光芒。

    “这不是禅定么!”周朔看着过去弥陀经的种种修炼之道,不由得伸手挠了挠下巴,过去弥陀经的修炼方法,如果换成那本袈裟上念念无滞的经文看,其实就是禅定,禅定可见自性,再于神魂中放出性光,使神魂清净、具足、不动摇、不生灭,能生万法,可免疫大多神魂幻术伤害。

    “看完没有?”禅银纱缓缓平定自己的心念,听着周朔一旁念叨,不由得开口问道。

    “哦,看好了。”周朔回过神来看着背对自己的禅银纱,不由得点头,并且伸手将过去弥陀经收起,经文他已经完全看了一遍,已经记在脑海里,不需要再看第二篇。

    “有什么感觉?”禅银纱扭头见周朔将丝织的绢帛拍起,不由得转过身来正视着这家伙,据说是神魂修炼第一的经书,到底是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嗯,有些不一样,我也说不出来。”周朔下意识摇头,但感觉这样说过去弥陀经不好,于是又改换了一个说法,感觉还是有一点的,但是没法说出来,自性那东西太虚幻了。

    “很正常,道术之玄奥,一般都无图文,俱为心传,越高深越是如此。”禅银纱淡然点头,一脸正是如此的表情。

    “太玄,不过这个,你准备什么时候看?”周朔看着一脸如此的禅银纱摇了摇头,而后看了下手中的过去弥陀经,将其举了起来。

    “现在没法看。”禅银纱看着被举起的绢帛,不由得有些郁闷,刚才只看了一眼,神魂就有些不定,接下来再看也没用。

    “那我就先还给洪易,以后再跟你讲喽!”周朔看着郁闷的妹子,不由得挑了挑眉。

    “还吧!不过我更建议你把这东西直接毁掉。”禅银纱看着挑眉的家伙,不由将目光微垂。

    “为什么?”周朔目光微斜,好好的为什么要毁了?

    “道法俱为心印口传,记载于实体之上会遭天妒。”禅银纱目光上挑,大禅寺的毁灭,恐怕与大乾朝廷觊觎这至高三经不无关系。

    “顺为凡,逆为仙,只在其中颠倒颠,这东西毁或不毁,选择权也不在我手中。”周朔看着一本正经说天妒的妖仙女子,不由得有些失笑,他是不信这种事情的,不过嘛!这过去经毁灭与否,不由他来决定。

    “那你就去与洪易说吧!我要将心境好好平复,过几天咱们应该去莽荒了吧!”禅银纱微微点头,同时提起有关乾坤布袋的事情。

    “这个嘛!我去问一问,看洪易他去不去,他可不像你我,修炼过去经已经有成,当面肉盾是极好的,只是希望他别修为倒退才好。”周朔嘴角一勾,要成功抢夺乾坤布袋,或许把主角带上更有把握一些,只是自己先前爽了些,洪易不要修为大退才好。

    “……”禅银纱听着周朔的话,不由得嘴角一抽,那样残酷得揭出事情本质,就连她这个旁观者都不免有点多想,何况是那个孩子,他的道心不破碎就谢天谢地吧!

    事情打击是有点大的,但是也没禅银纱那么严重,周朔再找到洪易时,这小伙子双眼红红的,神情些憔悴、落寞,他的侍女小穆正在安慰着他,因为他和周朔谈话后就成了这样,所以小穆对于周朔有点敌视。

    “洪兄,还你。”周朔在洪易侍女小穆的怒视中,将折成黑色方帕的过去经递给憔悴的少年。

    “这经书我留之无用,周兄……”洪易看着递到面前的经书,有些神思飘摇。

    “书是你的,不是我的,该怎么办,你自己拿主意,嗯,再一个,我准备约你一起去莽荒,寻找一件大禅寺遗宝,你去不去?”周朔看着神思飘摇的少年,不由得挑了挑眉,如果这小子再这样下去,下场八成可能要跟他母亲一样,修为尽废。

    “周兄,你看我这样子,现在还能去么?”洪易抬眼看着周朔,露出一些苦笑,这个人,告诉自己母亲的待遇并非不公,现在又邀请自己莽荒寻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能,只有不想。”周朔感觉自己有必要灌些鸡汤,未来的易子可不能跪在这里。

    “那周兄说说,我去能作什么?”洪易脸色微松。

    “可以当个肉盾什么的,洪兄的神魂可以扛住很多伤害的,与我们不同。”周朔感觉自己有话应该直说。

    “……”洪易听着话,脸色瞬间变得通红,不过顾忌周朔的实力不好说话,但旁边的小穆就没那么多顾忌,直接尖叫出声。

    “你是说让我易哥哥去给你当挡箭牌!”

    “唔,这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可没想着暗算你易哥哥,大家全凭自愿。”周朔看着脖子伸长尖叫的秀美小丫头,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那你……”小穆看着眨眼无辜的家伙,不由得有些气急,但还不等说完,就被旁边的洪易伸手制止。

    “周兄,你认为洪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洪易制止住小穆,目光炯炯得望着周朔。

    “书生。”周朔目光上扬,微微思考了一下后给出回答。

    “书生,也不算错,那周兄你认为,这世上最大的是什么?”洪易看着郑重思考回答的家伙,微微沉思了一下,而后挺起腰杆,目光炯炯得发问。

    “道。”周朔看着目光炯炯的少年,将肩膀端正过来。

    “何谓道?”洪易问道。

    “道可道,非常道。”周朔直视着洪易的双眼,洪易这是在跟自己问对。

    “好,好一个道可道,非常道,洪易受教了,不过洪易一个书生,却认为这世上最大的,应该是道理,周兄今日的赐教,来日必有厚报。”洪易目光一扬,点头发出由衷赞叹,满身的颓气倾刻散尽,表示来日有报后,语气微顿了一顿,方才小心问出。

    “敢问周兄要去莽荒寻找得是何宝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