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诅咒般的祝福
    五色雾气托着幸雨仙的身体飞在空中,听着周朔的话,在空中停滞了一刹后,丝毫没有停留,直接破空飞去,她不是一个傻人,自然听得懂周朔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父亲幸轩的话,她也会在被保密的人中。

    “洪易,剩下交给你了,让对面的那些家伙保密。”周朔看着自觉飞走的姑娘,朝着天空中的洪易举手,开声示意清场。

    “怎么保密?”禅银纱对于周朔的话,有些不太明白。

    “只有死人才会最保密。”周朔向不明白的妹子翻了个白眼,难道我的话意思很难理解?

    事实上,周朔的话对于大多数人,确实有点难以理解,除了飞走的幸雨仙外,下面的大多数人都是一头迷雾,包括洪易自己,不过他也是个不哆嗦的,在招降遭拒后,受到卫雷下令的攻击,立即放出无极箭,那箭对于真正的高手没什么大用,但是对于那些小喽罗却是一打一个准,轻松收拾掉几船人,洪易再动了些口舌,挑动卫雷身边一个叫雷烈的家仆杀了他。

    宰掉卫雷之后,洪易又借招降的雷烈,将卫家余下的部队收押,至于幸雨仙抛弃的那些金狼卫部下,他们在拒绝投降后,洪易没有动手,反而是禅银纱利索把成霄剑放出来,将三十多条船的金狼卫杀了个精光,一点也没手软。

    清扫掉金狼卫后,战斗彻底结束,洪易的那帮部下开始迅速打扫战场,将收押到的卫家部下全部解除武备,然后监禁到一条船上,也幸好这次那个卫雷带来的全是他自己家的部下,而不是靖海军的士兵,否则洪易就有得头疼了。

    对于战斗结尾工作,周朔有点兴致缺缺,叫洪易的部下周大先生准备了一间静室,和禅银纱等待洪易自己上门,而洪易也是个精明能干的,不到一时二刻后,把事情处理完毕后,便自带着撼天弓、无极箭和一些铠甲战刃过来。

    “朔哥,这撼天弓与无极箭物归原主,至于这些银鲨甲、乌金袈裟和刀剑都是战利品,你我七三分。”洪易让搬来铠甲战刃的仆从退下,而后将撼天弓与无极箭郑重还到周朔身前,弓箭里的念头已经完全收了回去,又言说铠甲战刃的分配。

    “易哥儿你办事还真是有条理。”周朔看着地上的盔甲兵刃,还有递到面前的撼天弓与无极箭,抬头看了一眼目光炯炯的少年,笑着将弓箭接过来,然后随手递给旁边的禅银纱,洪易把撼天弓与无极箭送回来也就算了,还把那些战利品送过来,明显有着别样的暗示,准备开诚布公。

    “我辈读书人,心中自要有一杆标尺,朔哥今日之助,洪易铭感五内,只是洪易有一事不明,月前洪易与二位仅不过一面之缘,今日为何二位对洪易如此相助。”洪易看着笑意嫣然的周朔,还有接过撼天弓与无极箭后岿然不动,只作听者的禅银纱,将心中的疑惑一吐而出。

    诚然对周朔刚才的帮忙有点小感动,但是洪易并不是那种容易被情绪所感动的人,他可以感觉到,周朔是在有目的接近自己,不把这个目的问出来,不弄明白周朔是什么人,他永远也不会认可这个陌生朋友。

    “易哥儿修炼的道术是大禅寺的过去弥陀经吧!”周朔看着开诚布公的少年,脸上笑意依旧,而他旁边的禅银纱则一下子抬起头,用吃惊的目光看着洪易,大禅寺至高三经中的过去弥陀经,神魂不灭,难怪这家伙刚才可以在昊天扇罡风中恢复。

    “朔哥是从哪里看出来的?”洪易瞳孔微缩,他能够在短短年间从一个书生修成现在的水平,确实是靠着偶然得来的过去弥陀经,但是这个消息,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他也不曾告诉过,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我修炼得是现在如来经。”周朔看着瞳孔微缩,但依旧保持着镇定姿态的少年,将下巴微微抬起。

    “朔哥是大禅寺的遗民?”洪易看着微抬下巴的家伙,心中略有一些明悟,就在周朔到来之前,他也有一些隐约的预感,如果大禅寺至高三经间的联系,那或许就有可能了。

    “不是,我师傅是太上道长老,现在如来经只是我意外得到的,对于你,我有一些隐约的预感,而刚才你与幸雨仙的交战,我确定了自己的预感。”周朔给自己把话圆了过来。

    “朔哥想要我手里的过去弥陀经吧!”洪易听着周朔的话,心中作着思量,同时开口试探问道。

    “不错,只是不知道易哥儿是否能满足我的要求?”周朔看着领会意味的少年,不由同样笑着试问道,那本可以让神魂瞬间满血的秘藉,大禅寺至高三经之一,他非常的感兴趣。

    “愿拱手奉上,但洪易希望能请朔哥帮一个忙!”洪易听着周朔试探的话,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他根本不是周朔的对手,周朔这趟过来是对准他的,他没有任何选择。

    “什么忙?我可不要你白给,我会将我手上的现在如来经分享给你。”周朔听着洪易的话,不由得挑了挑眉,刚才的话他也就是试问,他没想过白要洪易的东西,但是给洪易帮忙什么的,这种事情可不好说。

    “洪易宁愿不要现在如来经,也请朔哥帮这个忙,助我为母亲讨回公道。”洪易面对周朔的话,没有丝毫犹豫,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对方礼拜下身,郑重提出了自己的执着。

    “易哥儿的家事,我又怎好插手。”周朔微偏目光,果不其然是这档子事,不过他没想过参与这件事情,梦冰云和洪玄机之间,根本就没有谁是谁非、有失公道的问题,只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

    “有道是长兄如父,如何不能插手?”洪易毫不犹豫找出一个理由。

    “洪兄,你说笑了,我看不如这样,我用手上的现在如来经内容换你的过去弥陀经,未来再想办法帮你杀掉洪玄机,但我不会打什么公道的口号。”周朔看着连脸都不要了的洪易,不由得收起表情,连称呼都改了过来,他宁愿去挑战洪玄机,也不愿意掺和这种夫妻不和、父子反目的事情。

    “周兄,听你的口气,似乎知道当年的事情,你觉得我母亲得到的待遇公正么?”洪易抬起头看着语气变换的周朔,本身的语气称呼也随着变换了过来,带着浓浓的质问,现在已经不局限于一场交易,而是认知的问题。

    “我师傅是太上道长老,你说我知不知道,至于你母亲的事情。”周朔看着质问自己的少年,也并不生气,因为他之所以这样的语气,完全是因为对母亲的孺慕,还有对父亲的仇视中,认为父亲对母亲不公,甚至下暗手杀害母亲,这违背了亲伦。

    “你母亲从一开始接近你父亲,目的并不单纯,她选择你父亲作为下一代的太上道宗主…………。”周朔看着少年,话还没有说完,便自被对方抢过去。

    “我母亲挑选他作为太上道宗主,真心诚意对他,而他呢!他放任赵氏暗害了我母亲。”洪易无法接受说法,母亲挑选洪玄机作为太上道下任宗主,这样的真心真意,而他却回报了母亲什么?

    “真心诚意确实是真心诚意,可是你知道成为太上道宗主的要求是什么?执太上忘情之道,监视天下皇权,你从小在武温候府长大,应该很明白你父亲的性格吧!”周朔看着双眼通红的少年,摇头反驳了他的话。

    “太上忘情,监视天下皇权……”洪易忍住流出眼眶的泪水,目光微微一愣,而后喃喃得重复了一遍。

    “你父亲是理学大家,绝天理、灭人欲,他的道和太上道理念完全是背道而弛的,你母亲和你父亲之间的情感,正是因为真心诚意,从应该的圆满变成悲剧,两者从恋人成为赌局上各执一方的人,这场赌局谁先堕入情网,谁就先输。”周朔给少年理清思路,除了不想介别人家事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并不认同洪易原先的思路。

    “所以,我母亲输了。”洪易听着解释,瞪大了眼睛有些接受不能,慈爱的母亲和憎恶的父亲走到这一步,竟然完全是因为他们自己,那么自己,自己又算是什么?

    “是的,她输了,许多人都认为她输得一败涂地,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我看到了你,我发现她并没有服输,如果服输的话,她也就不用死。”周朔看着愣神的洪易,微顿了顿后问出一句话。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是最像你父亲的人。”

    “你是什么意思?”洪易凝起眼中的泪光看着周朔。

    “没什么,两个最相似的人,并不是他们的所做所为相似,而是他们的性格完全一样,这样的性格就像是一个如诅咒般的祝福: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周朔偏开目光,揭开了一个残酷的事实。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