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大闹龙虎山1
    ,精彩小说免费!

    “黄杨扁担呀么软溜溜耶,挑旦白米下酉州呀……”笔记本电脑屏幕里,极富川地特色的民歌响起,周朔用鼠标将视频关闭,然后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这样坐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完第一季的剧情,还真是挺磨人的。

    “冯宝宝。”周朔将头仰起,看着白漆刷过的天花板,回想着第一季动画里有关于冯宝宝的剧情,他现在可以理解到冯宝宝的内心了,那么迫切地求追寻记忆,她虽然长生不老,容颜不改,然而自己却永远活在一片空白之中,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不知道自己又该去做些什么!

    一切的一切,都是空白,只能迷茫得站在孤寂的世界里,任着光阴一天天的流走,任着每个熟悉的人离自己而去,而自己又不知该往何处而去,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要去做什么!

    “冯宝宝啊冯宝宝。”周朔瘫在椅子上,双脚微微点地,让自己努力不从椅子上滑下去,冯宝宝因为失去记忆活在迷茫里,而自己呢?

    看到冯宝宝,周朔感觉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不同得是,他没有失去记忆,也没有失去家人,什么都没缺,甚至还比别人多拥有能够穿越世界的权利,长生不老、富可敌国、权倾天下,这些对他来说,都是触手可及的东西,自己根本不需要去急切,然而,除了这些,自己还能去做什么?

    “好像一只咸鱼,突然失去了梦想。”周朔转动了一下无神的眼睛,自己这开局是不是太顺利了一些,没有深仇大恨,家人俱在,什么目标追求都没有,自己该拿什么动力去奋斗?

    “嗡,太阳出来咿哟喂,天地宽来么咿哟喂,青山脚下……”伴随着一声震动响声后,闹钟的铃声响起,周朔瞬间回神,匆忙将自己中毒后设置的闹钟掐断,然后抄起放在一旁的长剑,挥手瞬间洞开穿越大门,而后闪身进入异人世界的那扇门。

    龙虎山上的天色已经将倾,周朔望了一眼天色,将进入这个世界后立即震动起来的手机拿出,然后看了一眼全性几个家伙打过来的未接来电,按住吕良的来电拔打回去。

    “喂,周哥,你现在在哪里?”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粗粗的声音。

    “龙虎山上,比赛结束了么?”周朔将佩剑靠在树旁,望着已经漆黑的天空开问,虽然不知道对面的声音咋变了,但是他这号码就几个人知道,倒不虞对面有假。

    “结束了,周哥,我们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当然知道,否则我在龙虎山上干嘛!我问你,最后谁赢了?”周朔看着天光,好整以遐,自己来得还正是时候。

    “是张楚岚,那小子的运气真好,张灵玉在最后关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倒下了,所以他赢了,现在大概在接受天师的传度了!”

    “我就知道,好了,那接下来,我就自己行动了!”周朔听着吕良的告知,并不出什么意外,不过这接下来就是闹事了。

    “那周哥,你打算从哪里开始?等等他们的信号吧!”

    “信号?什么信号?”周朔听着吕良的话,不由微微一愣,当初说好的时候,可没什么‘信号’的事。

    “哈哈哈……”隐隐的长笑怪叫从寂静的山那边传来。

    “信号已经响起来了,快点行动,我挂了。”随着声音说完,通话瞬间便自掐断。

    “我去,全性这来了多少疯子,后山都能听得见动静。”周朔听着寂静夜里传来的怪笑声,不由得眉毛跳动了一下,而后将佩剑抄起,足尖轻轻一掠,犹如离弦之箭般向着前山奔去。

    穿山过涧,仗着能御气轻身,周朔仿佛是风一般飘向前山,准备参与大闹龙虎山,怎么说他也是全性的一员,虽然龚庆那货只是个代掌门,但自己好歹也要做个样子。

    远处的前山那边,轰隆隆的响声连震,隐约见到火光升起,周朔忍不住抽了下嘴角,这龚庆来的时候已经吩咐过,说尽量不要破坏天师府的建筑,怎么那些疯子还搞这么大动静,这还真是不拿掌门当人看啊!

    “笛!”除了几乎隔着许远都能看到的火光外,龙虎山漆黑的夜空中,伴随着尖啸升起了道道烟火尘光,那是信号弹!

    “我擦,这算什么?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有没有必要搞成这样。”周朔看着漆黑夜里升天的道道烟火,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全性的这群疯子,也太能闹腾了,在龙虎山上这样搞,人家天师府不要面子的么?

    “我这要不要过去啊!”周朔看着夜空中的道道烟火信号,目光微扫了一眼四周,而后望着哗声四周的方向抽动嘴角,全性这么搞真有点吓到他了,搞出这么大事情,别说天师府,恐怕还要被全国通缉。

    “算了,还是回去吧!”周朔微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膀,抬起右脚往地上一跺。

    “哗!”树梢一蹿,腾起的人影避开从地下袭来的劲气落到地上。

    “两位?”周朔看着落地的人影,目光微向右方的大树一扫。

    “嘿嘿,小伙子,可以啊!有一手。”苍老的声音从树后传出,紧随着声音,一个老者从树后转出,这老者穿着白色衬衫,双手背在身后,下巴上蓄着白须,双眼不见丝毫寻常老人的浑浊,反而极见灵性,头上压着顶鸭舌帽。

    望着出现的老人,周朔微转了下目光,有些出乎意料,被他用如意劲惊出来的那个人影,竟然不是一个中国人,而是一个白种人,他留着灰色圆寸,穿着绿色衣裤,衣下摆扎在皮带系着的裤内,脚上踏着黑色皮靴,身上从内到外透着精干气息,一看就是曾经当过兵的。

    “你很厉害,是怎么发现我的?”白种男人望着惊出自己的家伙,目光在他手里的长剑上扫了下,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说得是标准的普通话。

    “我的听力比普通人好,即便是微不可闻的心跳,也能够听到。”周朔看着白种男人,目光微闪了一下,纸人张说龚庆请了一个外国人过来,让派里的夏老去迎接,自己这倒还真是巧啊!

    “有意思,能告诉我,你这种超听力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么?”

    “不能。”周朔一口回绝。

    “那你能告诉我,你属于哪一边的?全性,还是……”白种男人双眼眯缝起来。

    “管你什么事儿?”周朔望着人高马大的家伙,目光朝着旁边的老头望了下,全性的那群疯子太过蛋疼,自己现在还是先不去凑热闹,自己倒不如装疯卖傻,先留在这里再说。

    “喂喂,你这鬼佬儿,不会现在对这小伙子起兴趣了吧!我们的目标可不是这家伙,这可是那个掌门的吩咐,如果你把兴趣放在他的身上,我们的任务可就完不成了。”老者望着眯缝双眼的大个子,不由得大声劝解起来,周朔闻言微翻了个白眼,全性的人还真是与众不同,你劝解也要有点诚意好吧!还‘那个掌门’,咱全性有很多掌门么?

    “我现在不还没有加入你们吗?”白种男人蹲下身体,从靴子里抽出军用匕首。

    “哼,反正我今夜是听号召来搞事的,反正找谁不是找,我说,鬼佬儿,你是什么人?从哪来到哪去?一一给我说出来。”周朔看着蹲身从靴子里抽刀的大个子,发出一声冷哼,同时霍然拔出长剑,反正要搞事,找谁不是谁,也没说不能找全性,那些小的都不拿掌门当回事,自己也没必要把他当回事吧!

    鬼佬儿看着拔出长剑的家伙,一手捉着军刀,一手摆出防御姿态,同时弓起身体,犹如一架上了发条的机器,看着他这样子,周朔想也没有想,握剑的右腕一动,你都摆这姿势了,我还能怎么着?

    剑刃虚划一记,嗤,伴随着破空声,黑夜里的气流拖出一道刃痕,鬼佬的面色一变,身形一个打滚出去,而在他原先所站的脚下,那刃痕气流将地面切开一道沟壑。

    “嚯,好一手剑气,鬼佬儿,你不用留手了,咱们这趟没听说来了什么剑气高手。”老者望着被切开的地面,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同时给出自己的判定。

    “很犀利的攻击。”鬼佬儿看着切开地面的刃痕,双眼紧紧盯着周朔,犹如丛林里的野兽。

    周朔望着如野兽一样的白种人,右脚轻踏地面,站在原地的老者顿时如安了弹簧般跳开,让过身下飞出的一道冲天劲力。

    “嗨,刚才我还以为看错了呢!还真是如意劲,小子,你姓吕吧!既然你出手了,那……。”老者避开脚下突然而来的劲力,发出一声惊嘘声,落到地上后发出一段猜测,而后语气微顿,用散着彩光的右手朝脸上一抹。

    “可莫怪,老夫以大欺小!”老者将右手置下,脸上瞬间布满黑红白的油彩,同时语调也发生变化,节奏拖顿,声调韵长,带着十足的戏腔。

    “等等。”周朔望着施出手段的老者,有些略微挑眉,口中下意识喊出暂停,但是对面那两位可不理会他。

    “巴伦,还不动手,与我一起降伏这业障。”老者念唱口白,右手不知从哪掏出根唱戏的刀枪把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