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云山雾绕
    ,精彩小说免费!

    作为一个正初步接触奇门遁甲的修士,周朔对于两大奇门间的对决是十分在意的,但是情况却让他有些失望,因为场中风后奇门的传人王也,那似乎没睡醒的黄脸道士,竟然一开始便对诸葛青发动近身战,你一个术士,近身打个蛋啊!

    “唔!”周朔对于王也第一时间发动近身非常不满,但是有些出乎意料,因为那个黄脸道士的武技竟然颇为不俗,两条手臂挥得像是钢鞭般,手掌在倾侧间挥出道道掌风,逼得诸葛青只能不停后退。

    “武当,太极,好功夫。”周朔看着急冲猛挥双臂发出掌力的黄脸道士,瞬间抛开奇门遁甲,被对方的武技所吸引,这道士出身武当派,修炼得正是太极拳,没错,那种大路货的太极拳,但是在这道士手中施展出来,却不亚于一种人仙级的拳法,拳劲精巧无比。

    “脊椎,阴阳刚柔……”周朔打开天明穴,紧紧盯着追逐诸葛青的王也,从他的动作中捕捉并分析太极拳的拳路和拳理。

    这太极拳以太极为名,太极者,阴阳未分,混沌一片的状态,修炼起太极拳却要从阴阳入手,阴阳中道为太乙,人身中肾在两腰,心在胸腔,唯一条脊椎居中,所以修炼太极拳发力要从锻炼脊椎开始,而后将劲力炼得阴阳刚柔并济。

    只是一瞬间,周朔便瞧出许多,这并不是他聪明,而是太极拳流传得太广,而且道理非常通俗,以他过去所积攒的拳理知识,也已经足够分析出来,太极之理与纵横之理相仿,捭阖者,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纵横反出,反复反忤,必由此矣。

    不提周朔专注于分析太极拳理,那场中被黄脸道士追打的诸葛青,是一个穿着白衫吊带裤、双眼紧眯的俊郎青年,在王也的急攻下匆退,而后身形向后猛得一退,想要拉开距离,但是却不防对面的黄脸道士竟然早有所料,双臂挥舞间抢过,右手与他的左手一碰,两人间拖开距离。

    “好劲力。”周朔看着拖开距离的两人,不由得眯起眼睛,王也与诸葛青在刚才虽然仅仅一触,但在那一瞬间,劲道就如同是胶水一般将两人连在一起,王也已经抓住诸葛青,那小子该怎么办?

    就如同周朔所想得,王也将右手一带,被他拳劲黏住的诸葛青顿时不可受制得向他投去,然而这位俊郎不凡的青年在到他面前时,前脚猛得往地上一跺,腰胯下沉,开肩弯臂,不退反击,顺着对方的黏带劲力左肘向前急撞。

    “这个是……”周朔看着忽得施展铁肘急撞,将王也打飞的诸葛青,不由得眨了眨眼睛,这个拳法他不认得。

    “八极拳。”猛吃了一肘,被撞出老远的王也落下脚步,抬头望着对手,口中的自语为周朔解答了疑问。

    “嚯,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棋逢对手,将遇良材,赶紧动手动手。”周朔听到王也的自语,不由得心中热切起来,这八极拳也是门好拳法,这两术士果然都是人中之龙,快打快打,让我好好瞧瞧太极与八极两门拳法的奥妙之处。

    就在周朔恨不得下场以身相代时,下面那两个货却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正面硬肛了一回合后,王也再次猛冲上前,而诸葛青竟然不闪不避,任他在腹部结实得打了一掌,一时间,两人僵持在那里。

    “我次奥……”周朔站在观看台上,望着僵持在那里仿佛无形对波的两个家伙,不由得想要抓狂,尼玛,一开始不用术法,怎么现在又用上了?

    硬接王也一记莫测太极劲的诸葛青,表面上确实什么没干,因为他已经使用了术法,使周身炁场凝固,将身体暂时的硬化,硬接了王也一记太极劲,而王也在凝固三秒后知道这一点,松手退了开来,两人再次交锋,诸葛青挥手洒出一片穿击力不下于子弹的水滴,而王也则在水弹中自如穿梭。

    “我……”周朔想说脏话,他是想看术法来着,但等看到诸葛青用出术法后就后悔了,因为除了场面较为壮观外,啥也看不出来,然而术士也正是这样云山雾罩,即便是知道奇门遁甲的原理,但不亲身经历,是绝对无法知晓其中奥妙的。

    水弹穿梭、土石降伏、火焰飞舞、木枝缠绕,术士的斗法绝对可以说得上是精彩,视觉效应远超好莱坞大片,整个场地已经在战斗下改变地形,但是周朔却远没有那么高兴,因为压根看不懂,只看到两人斗了一阵后,诸葛青站在原地吐了口血,又和王也交流了一阵,直接掏出白巾擦拭嘴角鲜血顺带举手认输。

    “有点讨厌术士了。”周朔极为郁闷,到最后他别说是太极拳和八极拳没看全,就连王也和诸葛青的对话也没听到,因为声音完全被奇门阵法屏避了,毙了狗的术士。

    虽然极为郁闷,但是下方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不但是下方的比赛,就连其他十六强的比赛,也都已经基本结束,周朔只能站在人群中,放开天聪窍,将整个赛场的谈话声收入耳中,搜听着相应的情报。

    “喂,你刚才看到没有,那个张楚岚好厉害。”

    “是啊!真看不出来,不摇碧莲竟然有这种实力,那个唐门的唐文龙竟然一点还手的实力都没有。”

    “喂,刚才你看到了嘛!那就是拘灵遣将。”

    “好厉害,东北马家竟然被完全克制了。”

    “可不是,听说拘灵遣将专对灵体,邓有福的仙家正好受到克制。”

    “说到风星潼,这次十佬中的风家进入十六强的,还有一个风莎燕吧!”

    “她输了,和西部贾家村的贾正亮战平,两人双双下场。”

    “刚才西部贾家的御物术可算是见识到了。”

    “张楚岚、王也、冯宝宝、零、张灵玉、风星潼、王并。”周朔搜罗着声音,将晋阶的七强名字一一念出,因为风家的风莎燕和西部的贾正亮斗至力尽,从而导致双双出局,所以十六强只进出七强,天师府的张灵玉轮空,余者六人两两对组,明天将有三场战斗。

    “这漫长的时间,要找点事情做啊!”周朔一想到等明天的比赛,还有十几二十个小时,不由得目光微斜,听力和视力延展出去,搜索着王也的踪影,既然在场上没看全,那就只能亲身去讨教一下了。

    “王也呢!那个王也在哪里?”并不废多少功夫,周朔就听到了有关于王也的话,但是这话里语音不太善意,寻声看去,只见两个女人正站在一起。

    “那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打伤了我们家阿青。”

    “喂,姐妹们,你们找到那牛鼻子没有?”又凑上来一个女的。

    “没有。”

    “该死的混蛋,竟然敢打伤我们家阿青,把他找出来,狠狠教训他一顿。”

    “没错,那个死牛鼻子,就该教训一顿。”

    看着三个气愤汹汹的女人,周朔微斜了斜目光,没想到那个诸葛青的魅力不浅,竟然还有这样的脑残粉儿,果然不去找他是对的,有脑残粉儿的家伙都惹不起,不过有这些诸葛粉儿帮忙,自己倒是省很多功夫。

    果不其然,周朔只专心将视听放开,集中在场中那些脑残粉儿的身上,很快便发现了那位黄脸道长的踪迹,他正躲在草丛里,看着一个从身旁走过的脑残粉儿瑟瑟发抖,想来已经是发现自己在场上让诸葛青,惹出了乱子。

    “呵呵!”周朔看着躲在草丛里的人影,露出一个不厚道的笑意,而后弯腰捡起一粒土疙瘩,弹便自丢飞出去。

    蹲在草丛里的黄脸道长本事也不小,土疙瘩刚近他身周三米,这位脸色腊黄似乎没睡醒,正躲着天敌的武当道士,立既如脱兔一般跳出草丛,土疙瘩击在他原先所站的地方,打得草丛一动。

    “王也,王也在这里。”黄脸道士看着动荡的草丛,还没看清袭击自己的是什么人,听到旁边的女声,顿时一阵头皮发麻,想也不想的便自蹿进丛林,但是他的行踪已经暴露在那些脑残粉儿的眼下。

    “我擦……”周朔看着十几多个追进丛林的身影,不由得咧了咧嘴,他感觉自己有点低估这脑残粉儿的能力,连棒槌和斧子都带上了,你们这是要干啥啊!

    “牛鼻子,不要跑,敢打伤我们阿青,有胆子你站住。”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林间传扬,周朔看着脸色本就腊黄,还被撵得跟狗喘一样的青年道士,都有点忍不住替他冤枉,这是作了什么孽啊!

    “各位女施主,诸葛青吐血,真的不关我事,你们得讲道理啊。”跑得气喘的道士也感觉冤枉,忍不住叫屈。

    “阿青就是道,阿青就是理,阿青在场里吐血,不关你的事,那关谁的事?”气急败坏的声音并不打算放弃,青年道士也感觉自己在对牛弹琴,干脆不再解释,闷头就跑吧!

    周朔在层叠的林梢间穿梭,望着下方被撵得狂蹿的道士,猛得探脚一箭脚下树枝,闪身藏进一片树梢中,待得几息后,小心翼翼将眼前的树叶微微拔开,只见几十米远处的一片树冠绿叶微微搔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