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奇门对决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翻盘的机会等于零,但是事主萧宵表示,自己还是可以再抢救两下的,于是他不顾肺部的隐痛,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发出一记擤气,直轰并未趁隙追击的冯宝宝,在将她逗引作弧线运动靠近自己后,再次吸气。

    萧宵看着弧线运动到近前的少女,一口气深呼吸,然后猛得广喷出去,真气掀起灰尘,然而令他没有料到得是,那个女孩竟然将身一仰,坐地飘移似得到了自己的身下,而后右脚在自己的膝上一点,整个人瞬间蹿起,一个空中翻身朝自己踢来。

    糟糕,念头一闪而过,萧宵仰天张口,将腹中剩下的半口真气朝空中要攻击自己的女孩喷去,然而令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孩的翻身踢击竟然完全是假动作,身形在空中凭空一转,双手合按在他的嘴上,而后双足分点在他的胸口与小腹下。

    “啧。”周朔看着场上被少女直接飞骑捂嘴的男人,忍不住为他悲叹了一声,空气微微波动一下,冯宝宝潇洒落地转身要离场,而萧宵则呆立在场中,口鼻中、肩膀上开始冒出青烟,那是他自己的魂魄,被自己的擤气轰散了,不是轰出来,而是直接轰散。

    “这算是什么,刚才是中出,这下是口爆了吧!”周朔看着浑身冒烟的家伙,忍不住也恶意得污了一把,不让中出就口爆。

    “一群没轻没重的小鬼,今天幸好是老夫在场。”

    “不急不急,等实在不能解决的时候,老天师再出手相助也不迟。”

    错杂的声音中,周朔准确得捕捉到了两句对话,将目光投向先前注视的那三个老人中站立着的那两个,这两人一个穿着黑色银边大氅,头上扎着道髻,想来应该是第六十五代天师张之维,他旁边的那个穿着西装、风骨劲朗的应该是陆谨。

    “……”周朔望着站立的两个老者,将目光移向第三个人,张之维与陆谨都是十佬之一,一个仙风道骨,一个风骨遒劲,而能够和他们一起的那个轮椅老者,从特征上看应该是天师府的田晋中,龚庆这次想要大闹龙虎山,便是认为他身上可能有着甲申之乱的秘密。

    周朔望着松软坐在轮椅上,眼中目光异常锐利的老者,不由得勾了下嘴角,龚庆的这重目标还没有对他细讲过,更没有对全性的其他普通成员讲过,他能知道完全是从百度上看来的,这就是身为穿越者的好处,不过可惜这甲申之乱和天师府之间的坑,作者想来是没有填的。

    “苍龙七宿,甲申之乱,这些真相自己什么时候能看到阿?”周朔一想到某些坑,不由得仰头望了眼天空,而后重新注视向场中,那位萧宵因为擤气在体内爆开,呆立在原地不动,体内灵魂化作青烟飘飞离体,眼看就要魂飞魄散,而准备离场的冯宝宝也发觉到这点,这妹仔虽然呆愣冷漠了一些,但是却没有事不关己,而是张开嘴就开始吸气。

    周朔看着张口吸气的幺妹儿,差点没将笑意从鼻子里直接喷出来,她竟然想要靠肺活量将萧宵的魂魄给吸过去,这种做法,与用水枪对付歹徒没啥两样,而偏偏她做得认真,而从萧宵身上飞散的那些青烟,竟然还真被她吸过了过去,但是这样并不管用。

    “就算让你吸到他的每一丝魂魄,你又用什么办法还帮他附体!”周朔看着愣往回吸的妹仔,望了一眼远处的三老,念头瞬间转过千百遍,纵身便自从竟技场的观看台上跳了下去,而后拖出一条身影,转眼便到了呆立不动,浑身青烟直冒,还有他身前已经吸得腮满腹圆的妹子。

    “吐出来。”周朔看着腮满腹圆,伸手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的家伙,抽了抽嘴角,同时看着依旧浑身青烟飘飞的萧宵,右手向他无神的双目前一拂,一枚浑圆的盈月念头飞出,落进他的眉心中。

    “呼!”冯宝宝看着站在蓝衣人之前的周朔,因为憋气而瞪得浑圆的眸子一动,将吸在嘴腹里的青烟全部吐出,这些青烟飞到空中,顿时犹如飞鸟一般,丝丝缕缕飞向萧宵,似乎被他身上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

    “咝,老天师,你看得出来,这是哪门哪派的招魂法术么?”站在高台之上,穿着西装的老者望着竟技场中的情况,脸上露出一些疑色,望向旁边的道衣老者。

    “老夫看不出来,不过那些流失的魂魄正在回归到那孩子身上,这一点是不需要怀疑的。”道衣老者摇了摇头,又轻轻点头。

    “师兄,连你也看不出来……”坐在轮椅上,双目无比锐利的老道探了探头看着被称为‘老天师’的师兄。

    “晋中,老陆,这没什么好惊讶的,这天下能人多得是,就像是刚才咱们说的那个冯宝宝,谁也没有规定,年轻人就不能达到神莹内敛的境界,更没有谁规定,这天下的炼炁士,咱们就都得要认识。”道衣老者不可置否得摇头。

    “神莹内敛啊!”周朔看着魂魄归身的萧宵,撇头看了一眼旁边吐掉魂魄后的冯宝宝,这姑娘的状态在异人的眼中,原来叫作神莹内敛,只是不知道和灵肉合一有什么两样。

    “我这是……”青烟烟袅袅收尽,萧宵睁开双眼,茫然得看着四周的一切,他记得,自己好像正在与冯宝宝比赛才对,自己正要拿擤气喷她,结果她捂住了自己的……。

    “没什么,你已经败了,擤气在体内爆发,差点魂飞魄散,是我和她帮你定神收魂,现在比赛已经结束,你输了。”周朔看着茫然的少年,挥手将放在他体内的盈月念头收回,同时指了一下旁边的妹仔,冯宝宝见状右手作了一个ok的手势。

    “胜者,冯宝宝。”竟技台上裁判的道士也适时发声,证明了周朔的话。

    “多谢。”萧宵看着从自己眉心飞出的光球,有些惊异莫名,但是听到天师府道士的裁定,还有四周那么多观众的眼睛,也不怀疑周朔的话,郑重得抱拳行了一礼,显示出名门子弟应有的教养,面对他的道谢,冯宝宝挠了挠下巴,而后自觉便走开了。

    “不用。”周朔望了眼走开的冯宝宝,将手摆了摆,也自随上妹仔,只留下萧宵站在场中,有点回不过神来,自己就这么败了,败了就败了,可是这样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萧宵,请速速离场,下一场,诸葛青对王也。”裁判道士看着呆立在场中的萧宵,不由得喝了一声。

    “啊!知道了。”萧宵听着裁判道士的大喝,不由得连忙回神,而后匆匆离场,他也就是被周朔和冯宝宝的态度晃得有点回不过神,这到底算什么事啊!

    “诸葛青,王也,两位选手,请速速进入场中。”

    “宝宝,怎么样?”徐四看着跳入场中的两个青年,扭头看着从竟技场一头走来的冯宝宝,还有竟技台那边观看台上站定观赛的人影。

    “什么?”冯宝宝望着关切的徐四,脸上带着一点迷茫,什么怎么样?

    “那个入场帮你的家伙,他用的招魂手段,闻所未闻,竟然让流失的魂魄自主回到别人身上,宝宝,你对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徐三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将关注着远处的目光收回,望着一直处于平静状态的姑娘。

    “感觉?没有啊!”冯宝宝看着眼镜男,随着他先前的目光,看了一眼站在另外一边竟技台上的男人,将头微摇了摇,那家伙似乎没什么特别的。

    “徐四,你认得那个家伙么?”徐三看着分辨不出的冯宝宝,看向了一旁的兄弟。

    “切,没有任何印象的家伙,这次天师府的水只怕要浑。”徐四望了一眼远处的人影,将头摇了摇,同时微微咬牙。

    “那咱们要不要把那小子给……”张楚岚看着只顾自说话的徐家兄弟,还有总是朦胧的冯宝宝,不由试着开口道,在来到龙虎山之前,他便已经被告知了一些事情,知道这次他来罗天大醮的任务,一是充作诱饵勾钓全性,现在已经逮到胡杰,但是却没有全性的踪迹,如果这个陌生异人如果有嫌疑,那不如直接逮起来好了!

    “你小子可别开玩笑,我们哪都通又不是强盗。”徐四听着张楚岚的话,不由有些没好气。

    “相比这个陌生人,楚岚,你最好还是关注一下场中的比赛,因为不论诸葛青和王也中的谁,来作为你下场的对手,你都难以对付。”徐三看着试着开口的张楚岚,劝他将目光注入场中,听到他的话,一直没什么大波动的冯宝宝,先望了一眼张楚岚后才将目光投向场中,十六强到决战的人数已经被十佬抽定出来,按轮进入,下场便是张楚岚对王也与诸葛青中的优胜者。

    张楚岚感受着冯宝宝注视的目光,无声得露出一丝苦笑,然后才将目光投向场中的比赛两人,他这次来罗天大醮,除了充当诱饵之外,更有取得天师继承权以从老天师那里问出当年甲申之秘的任务,这个任务最终目的便是为了冯宝宝。

    “风后奇门,武候奇门。”周朔收回对哪都通四人的监听,将期待的目光投向场中的两人,这场比赛他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是根据从百度上看到的情报,应该是罗天大醮比赛中最精彩的一场,八奇技中的风后奇门对诸葛世家的武候奇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