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姐妹花
    ,精彩小说免费!

    周朔虽然嘴上说得轻巧,但其实是秉持着太祖爷爷的教诲‘从战略上蔑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口头给自己打气,心下却是提高警惕,再也不敢放松一丝一毫,埋头戒备得向南州官道急赶,事实证明这样的做法十分正确。

    周朔从黄粱镇到南州官道还有一截路程,而仅仅在这段路上,他就遭到了数次袭击,都是些功夫不高的家伙,被一部莫须有的炼髓秘藉所吸引来,但是随着他凭借实力击退敌人后,在南州官道上堵截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强,因为他的实力,让那部飘渺的《八部神王经》开始变得真实。

    炼髓秘藉越来越真实,而来被这部秘藉吸引来的人,武功也越来越高,从炼骨的武师,到练脏的先天武师,甚至其中不乏一些灵肉合一,各有绝技的高手,这些高手都是一只只吃人的拦路虎,但同样,他们也是一块块上好的磨刀石。

    短短数天时间里,周朔感觉自己像是换了一个人,因为以前的他,是从来感受不到那种‘十步之内,人尽敌国’的感觉,而现在他已经有了‘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的心态。

    清晨,太湖镇的码头里开始熙嚷,周朔手握着连鞘长剑,谨慎得踏进市坊,看着卖鱼卖米的各色商贩,目光在湖边的船只上扫视,因为追杀来得太紧,他没有功夫进水阳省的太康城,所以转到这里来了。

    太湖往北有雁水等支脉,往南直通大海,是大乾王朝南方的水道中心,水阳省作为南州有名的鱼米之乡,大半财富便是由水而来,周朔想要在这里找到一条前往临海省的船,不过到了临海省,还有一桩难事,那就是出海颇为麻烦。

    “啧!”周朔想着出海的事情,忍不住呲了口气,巨鲸岛是海盗老巢,没有哪只民船敢直接过去,自己买不起船,而且既便买得起船,又哪来的详细海图,夺取那三分之一的现在如来经,比想像中要困难许多。

    “嗯!”周朔心中烦闷得想着事情,突然眸子一抬,看着一个悄凑过来的汉子。

    “嘿嘿,公子爷,您找船么?”汉子黄脸枯瘦,带着谄媚的笑。

    “怎么个说法?”周朔看着汉子,握剑的左手拇指不动声色间挑到剑镡上,剑刃随时准备跳出斩杀对方,尽管他看得出来这个人身上并没有多少武功。

    “到这里来,不是买卖就是找船,看公子您单身一人,想来是要寻船,小的敢问公子要去哪里?”汉子笑得很谄媚。

    “临海省。”周朔报出名字。

    “嘿,那公子你可找对人了。”汉子脸上的谄媚表情一滞,随后作出喜状,但套话还没有说完,脸上感觉一疼,忙不连跌得拢起双臂,接住并看清落到怀里的金币,脸上瞬间笑出花儿来。

    “既然找对了人,那就讲吧!”周朔看着接住金币,脸上笑开的汉子,钱也收了,话也该讲了。

    “唉,好好,公子您可找对人了,这太湖镇上,每日船只来往过百,有往神风国的,以往出云国的,还有前往沿海各省的,谁也不知道哪艘船是去哪的,但是我都知道,这临海省是靖海军驻地,要说这船只去得多,你看,那些顺风堂、排帮的船只,就是专门跑这两地的。”汉子连连点头,给周朔指点码头上的船只。

    “你叫什么名字?对这码头的船只还真了解。”周朔顺着汉子的指点,往码头上看了一眼,只见那些战船上的桅杆布帆上,都有着特别的记号,确实是两伙以水为生的船家,错不了。

    “小的,小的金不换,爱打听些小道消息。”汉子笑容略微勉强。

    “金不换,名字倒是不错,那包打听,你告诉我,有没有船只可以出海,去**湾巨鲸岛。”周朔看着笑容勉强的汉子,不由得嘴角微勾,这名字一听就是假的。

    “**湾巨鲸岛,公子爷,您说笑了,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海盗的老巢。”金不换表情一滞,而后笑得更加勉强,谁嫌命长了要去哪里?

    “算了,你走吧!”周朔看着表情凝滞的消息贩子,眼角向后望了两眼,只见人群之中,两个肤白貌美如鹤立鸡群,面相相近、服饰鲜明的少女正站在那里,定定得望着自己,来得好快,而且还这么大胆,这次尼玛又是什么来头的家伙。

    “小的告退,小的告退。”金不换并没有看到远处盯着的女人,点头哈腰得退了开来,而后小跑离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以他久混江湖的经验,眼前这男人惹不起,自己已经赚到一个金币,不宜再多作接触。

    周朔看着小跑开的金不换,瞟了眼远处不打算移开目光的两胞胎少女,举步向着坊市里走了两步,在发现对方依旧跟来后,索性找了一个客栈进去坐下,但是那双胎胞少女并没有闪躲的意思,同样跟了进来。

    客栈大堂内,周朔坐在木桌旁,看着踏着大门而进的双胞胎少女,不由得有些惊奇,这两个少女很美丽,面容如画里走出来的仕女,气质似乎清晨带露的花朵,身穿白色武士服,腰间配着琳琅玉环,走路蛮腰一扭一扭,她们长得一模一样,但这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们的眼睛,她们的琥珀色眼睛里,竟然有着两颗黑色的瞳仁,是天生重瞳。

    两个少女踏进客栈后,并不多说话,直接要了一张桌子,与周朔对堂而坐,周朔看着这对双胞胎,不由得摸了摸下巴,他想起了两个人,只是不知道对不对得上,而且如果是她们的话,她们怎么对着自己来了,照理来说,她们应该看不上《八部神王经》吧!

    一男两女三个人,隔着一个天井门堂而坐,气息凝而不发,旁边的普通客人都开始发现不对劲,开始纷纷离开,即使是不离开,也都退到楼上,哪怕是感觉不到气息,也能够从外貌衣着行动上,感受到沉重的压力,这是一个小客栈,来了三个气势重的外人很容易看出来。

    客栈的老板有点战战兢兢的,小二和伙计也不敢上前,整个一楼瞬间便已经空了,二楼上挤满了观众,至于处在围观下的三人,双胞胎少女在看着周朔运气,而周朔则自上下打量双胞胎,这两个妹子很漂亮,而且武功着实不低,从呼吸中听去,左边那个气势突出的是练脏有成的先天武师,右边那个脸色清冷的少女气息犹如一潭深水,有八成是个道术高手。

    “敢问两位,可姓瑶?”周朔看着两个妹砸,忍不住开口询问,这两个妹子,让他想起了小说里洪易同父异母的妹妹,瑶月如与瑶月婷,银州瑶池派的天才双胞胎姐妹,一个道术有成,一个武功有cd是天生双瞳,这些情况都对得上。

    “好说。”炼脏有成的左边少女目不斜视,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同时微微颌首,算是承认了猜测。

    “瑶池派的人,也对大禅寺的武经感兴趣了。”周朔看着点头的少女,看了另外一个不动声色的清冷少女,不由得抿了抿嘴,自己这有点不走运啊!

    “炼髓秘藉,谁人没有兴趣,不过我们更有兴趣得,还是你。”左边的那个少女笑起来,脸上露出两个极可爱的酒涡。

    “怎么个说法?”周朔眨了眨眼睛,妹子对自己有兴趣,这似乎是一件乐事,但是这两位这样的讲出来,就摆明了不是那种乐事。

    “因为老天对我不错,我新近练功有成,南方七省就出现了你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天赐的磨刀石。”少女的笑意如水一般,非常的醉人,随后不待周朔回话,又自接口。

    “你可莫要让我们失望啊!”

    “两个妹子,就不怕我不是磨刀石,而是一头食人猛虎。”周朔目光斜开,不自觉得努起嘴,自己这算是倒霉还是幸运,在这个世界连碰几个剧情人物都是女人。

    “不是食人猛虎,又怎好祭我的拳法武道!”少女笑意一敛,充满了严肃。

    “就怕你们两只小绵羊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周朔移回目光,注视着两个妹子咧开嘴角,让笑意充满邪味。

    “那你来啊!”少女嫣然一笑,而后右手霍然一掀,而后向前一击,将面前的方桌掀到空中,一击抛向周朔。

    “别在人家这里打,打坏了我可赔不起的。”周朔闪身让到一旁,任由方桌将自己坐着的桌子撞碎,同时看着里面战战兢兢的老板说道,这里的东西都人家的,可别波及无辜。

    “今天这里的损失,我瑶池派赔了。”少女脚下一动,不见什么大动作,身体犹如离弦之箭般射到周朔面前,右拳直击而出,话音也同时达到,显示出名门宗派的大气之处。

    “这又是何必呢!”周朔右掌切住少女右腕,同时左手横起连鞘长剑,用剑鞘挡住从少女左袖中射出的笔直银光,这是一条小指粗细,一截截的链子枪,棱形枪尖点在剑鞘上,笔直枪身瞬间软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