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悬赏令
    ,精彩小说免费!

    泛青的天空中,红日依旧高悬,玉京城内,也同样是车马行人不息,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玉京城北的街道巷子上,最大的聚宝斋前,一个穿着黑白衣衫的青年,正在低头看着手中的地图,而这个少年自然就是周朔。

    周朔仔细观看着手中的地图,以玉京城为中心,东方是燕州,西方是荣州,北方是雪州,而南方是中州,而他要过中州去南州,然后借船出海前往**湾巨鲸岛,就目前而言,他找不着藏在西山里的狐狸们,也只能期望着能拿到那三分之一的《现在如来经》了。

    “无视我,最好无视我。”周朔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天空,许下一个愿望,然后转身便自随着人流,进入玉京城的正阳大街,去马市买了匹好马,而后带上弓剑,驾马离开玉京。

    出了玉京城后,周朔顺着地图的指示,开始在官道上狂奔,每到一地必先寻人问路,这是一个实打实的封建时代,即使有着与科学媲美的武学道术,但是终究是落后时代,没有电子地图就算了,路上也没有标识,一个不小心就会跑过头。

    周朔驾马一路狂奔,数日间连过中州十数省,这中州故名思议,是大乾天洲的中心,有十三省,曾经天洲兴盛一时的佛门源流武学圣地,号称跑马点灯的大禅寺,便在坐落于中州太康省的太始山上,周朔知道那里也藏着好东西,但可惜得是那里他去不了。

    大禅寺在三十年前,被大乾朝庭下令剿灭,武学圣地覆灭于一旦,许多秘藉不是被抄家抄走,就是流传到外面,其中洪易发家的《过去弥陀经》便是大禅的至高三经之一,周朔此刻前往南州出海寻找的《现在如来经》,则是一部武经,可惜得是只有三分之一,而且还藏在一群海盗那里,不过以他的能力,应该能抢回来。

    周朔一路上赶得急,一是因为赤练的事情不能拖延太久,二是因为怕鹤无生追杀自己,路上不敢在城镇中停歇,弓剑随时在身,只在疲累时都是回现代休息,虽然一路小心,但人总有放松下来的时候。

    黄粱古镇,中州与南方七省交界处,因盛产黄粱米而闻名,有‘天下稻米,南方为最,南方稻米,黄粱为最’的名头,小说里的洪易也吃过,所以周朔在路过的时候,不免有些神往,留步在黄粱酒楼吃了一顿。

    洪易的称赞并没有错,黄梁米饭确实好吃,周朔一顿就着清淡小菜连吃了三大碗,还喝了一小碗黄粱米酒,又买了三大坛黄粱米酒作收藏,酒足饭饱后,骑着买来的宝黄马离开黄梁镇。

    黄粱镇在雁江旁,又近南州古道,南州古道直通水阳省,过了水阳省便是临海省,周朔骑着宝黄马出了镇子,感觉有点醉醺醺的,但是人却十分清醒,望着通向南州古道的土路树林,还有微寂的天空,突然有种想要放飞自我,纵声高歌的感觉。

    “该唱首什么歌呢!”周朔摇头晃脑,感受着上涌的酒意,思考着该唱哪首歌。

    “唧唧唧!”空气中,扑翅声响起,鸟雀从树林里惊飞而起,周朔看着惊飞而起的鸟雀,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蛇鹰化身,那道穿越之门似乎有隔绝神魂的作用,他的念头只能和自己在一起,一旦离开那个世界,便自动消失,所以他现在没有天上的眼睛可以使用,有点不太方便。

    “duang!”只是在周朔酒意上涌,想着没有天上的眼睛,不方便的时候,一旁的树林里,突然传出一记嗡声异响。

    “嘶嗷!”身下的宝黄马一瞬间发出高昴的嘶吼,身体一抖,四蹄一晃,差点把背上的周朔给颠下来。

    “被袭击了。”周朔在嗡声异响传来时便有所察觉,待低头看见扎到马脖子上的羽箭时,瞬间运起体内真气,同时抬手护住头脸,浑身肌肉坟起的瞬间,便感觉到一股股力道向肩、腰、腿部等筋肉里扎去,那全是从旁边射来的羽箭。

    “我次奥。”周朔护住头脸,望着坠到身下的那些羽箭,感觉脸上一热,脑袋一清,思考瞬间后,一夹身下已经受伤的马儿,宝黄马已经中箭,瞬间迈开四蹄急奔向前,让数根羽箭射空。

    “追,不要让他跑了。”在周朔急奔向前后,路旁树林里瞬间同样蹿出七匹各色马匹,撒开四蹄追赶上来,马上各坐着一名穿劲装的骑士,手中各抓着刀枪棍棒,紧接着七匹马后面,又有五名捉着弓的骑士。

    “我擦。”周朔听着后面的动静,不由得骂了一声,伸手把马背上的玉胎弓抄过来,然后从箭囊里拉出四支长箭,腰身折成一个诡异的角度,返身向后方瞄准一个拿刀的骑士连珠急射。

    后面的骑士拿刀匆匆挡了两箭,而后被一箭正中面门坠马,周朔见状心中一喜,但还来不及去放出第四支羽箭,身体突然一晃,身下的宝黄马连中多箭,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四蹄向前软跪而下。

    宝黄马跪倒之际,周朔连忙折回身形,将双脚褪离马蹬,单手一撑马鞍,整个人瞬间跳离马背,落到一旁,脚刚挨着实地,肩间肌肉一重,一支羽箭从肩膀上脱落下去,在这匆忙间已经中了一箭。

    “停手,先停手。”周朔将从肩头跌落的羽箭接到手里,扭头看着后来的人,一边扣箭上弦,一边朝着远处靠过来的几个骑士喊话,但见对方没有丝毫停滞后,立刻松开弓弦。

    “嗖!”一支羽箭与四支羽箭交错,对面一名骑士捂肩坠马,周朔倒退三步,从插着许多箭枝的坐骑背上箭囊里抽出几支羽箭,然后返身连珠三箭,三声弦响,对面立即有两人中箭下马,另外一人则匆忙间用兵刃格掉箭枝。

    “驾!”挥舞着铁棒的骑士猛冲而来,周朔放出最后一支羽箭,一箭标中对方胯下青马的膝盖,射人先射马,趁对方马跨身倒的同时,抄住两支抛过来的羽箭,扣弦反射回去,再抖手将马鞍上的钢弦鞭取下。

    周朔将手腕一抖,一条闪亮的钢丝绞成的长鞭犹如灵蛇出洞,直撞向从地上爬起冲过来的铁棒骑手,铁棒骑手感觉面前一寒,而后脸上一胀,整个人如被滚木撞中,身体犹如乘风般倒飞出去落到地上,而后再也不动了。

    一鞭击飞近身的骑士,周朔再将手腕一点,打落两支羽箭,而后看着不管马匹与伤员如卷风一般撤走的家伙有些无语,跑得这么快,不过也对,这些家伙衣衫兵刃不一,武功既不高也不狠,行动更没有配合,都是些小杂碎而已。

    “次奥,吓死爹了。”周朔望着逃走的家伙,又忍不住一阵后怕,今天要是身子不够硬,恐怕小命就要丢在这里了,可惜了自己的坐骑,虽然没骑几天,但也有一点感情了。

    周朔看着那匹不停抽蓄又身插多支羽箭,已经活不成的黄马,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拔出配刃,一剑切断了它的脖子,而后取下弓箭长鞭,转身去察看那些受伤被丢下来的人,除了死去的两个外,还有两个中箭的活口和三匹马,活口都不是什么硬骨头,稍稍一吓便跟倒豆子一样把情况说了。

    这些骑士都是些强贼,他们想取自己的人头,因为在半年前,无生道与真空道通过不知名的渠路,让周朔的画像被传到大乾王朝的绿林各寨,并且下达悬赏令:但取此人首级,可从无生道、真空道换取《八部神王经》一部。

    我了个擦,无生妹砸,你可真够狠啊!

    周朔听着活口的回答,忍不住头皮发麻,一部练髓秘藉,价值不下于敌国宝藏,鹤无生要自己拿候庆辰的头去换这部宝典,现在又拿那部宝典来悬赏自己的头,太上道的人可真是豪啊?

    你太上道的人是豪,而大爷我是个穷叼,大不了就来嘛!看看谁怕谁,爷爷我的武技剑术正好需要磨砺,周朔头皮发麻了一阵,看着两个兢兢战战的强贼,信心又不自觉起来,光是你们这些玩意儿,大爷我怕个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