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冰蚕
    ,精彩小说免费!

    艳丽的阳光透过小小的牢窗,照亮牢房的一小片区域。

    “嗯!”焰灵姬坐在地上,感受着暖暖的阳光,不由得睁开眼睛,发出一阵舒坦的娇哼声,如果不算这里阴暗的环境,还有主人的危机,或许留在这里,对自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用去想着复仇,也不用去想着杀人。

    风声从外方响起,焰灵姬瞬间瞪大双眼,并且站起身来,看向外面窗户上出现的影子,然而就在她要不要开口询问出逃日期时,对方却领先开口了,说出一句令她有些意想不到的话。

    “今天你能逃出去了。”周朔心情很舒坦,火魅术给他带来的帮助非常大,今天白亦非被召进韩国,秦国使者在韩国被杀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真的?”焰灵姬错愕了一瞬,有些不敢置信,竟然这么爽快。

    “你不想出去?”周朔透过牢窗,望着错愕的妹子,不由得有点惊奇,这坐牢还上瘾了?

    “我自然是想出去的,只是你要怎么救我出去?”焰灵姬自然不是坐牢上瘾,一口回掉周朔的猜测,这几天她在这里观察,是丝毫找不出离开的办法。

    “我,我不能救你,但我能给你指明逃跑的路线,现在,首先,你得从这所牢房里出来,对了,我得先跟你说一句,你得确定,你没有被白亦非做手脚,不要重蹈你主人的覆辙。”周朔好整以遐得提醒了一句。

    “你说话最好小心一些。”焰灵姬的妙目一眯。

    “既然你心里有数,我也不好说什么,人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周朔看着眯起妙目生气的妹子,振起双翅飞离窗户。

    “哼!”焰灵姬看着飞走的大鸟,发出一声冷哼,扭过身来望着牢狱里走来的白甲士兵,对方手中端着一枚托盘,上面放着酒食,不动声色得走到牢房前,将托盘放在栅栏前后转身便走。

    焰灵姬看也不看地上的酒食,望着转身便走的白甲兵,瞳孔中闪过一丝焰光,走出去五步的白甲兵立时脚步一滞,而后身形摇摇晃晃,犹如失魂一般返身回来,将牢房的栅门打开,又解开锁着她手脚的镣枷。

    “走吧!带我出去。”焰灵姬活动了一下手腕,嘴角勾出一个弧度,隶属于白亦非手下最精锐的白甲士兵,不声不响如梦游一般,转身带着她离开监狱。

    穿过黑暗的走廊,焰灵姬来到一处监室,却意外得发现,这里看守着的白甲兵,已经全部倒地,他们每个人都双手扼着自己的喉咙,双眼瞪得老大,失神的眼里带着惊恐与迷茫,似乎是自己将自己活活扼死。

    “有意思。”焰灵姬看着诸多白甲兵的死相,不由得分外惊奇,因为这些死法,似乎都是自己的慑心术所致。

    “行了,别磨噌了,出去吧!”声音从头顶传来,周朔顶着蛇鹰躯壳从屋顶落到焰灵姬面前。

    “你做的?用火魅术。”焰灵姬看着落到面前的大鸟。

    “当然,不要多说,这里的防守非常严密,不出一刻钟的时间,这里的情况便会被发现,你必须要抓紧时间,跟我来。”周朔将双翅一展,领先向着外面飞去。

    “哼!”焰灵姬看着率先飞去的大鸟,勾着嘴角用眼角扫了一眼领她出来的那个白甲兵,白甲兵顿时瞳孔放大,血丝蔓延上双眼,开始剧烈得与空气作挣扎,但最后依旧不支得倒在地上。

    焰灵姬给白甲兵施了术,也不再管他的死活,迈开长腿便自跟上低飞的周朔,跟着他离开监视,又躲过几波监视,来到一处房间前,还未伸手推门,便自听到一阵喧闹声响起,府里的看守已经发现越狱的情况了。

    “已经发现了,你确定这里能逃出去。”焰灵姬听着喧闹的声音,不由得看向扇着翅膀,保持不落地的大鸟,从监狱逃出来,她这一路被带着,并没有向白府外突围,而是向着白府里面跑。

    “不要废话,推门进去,小心不要被机关伤到。”周朔看着不信任的妹子,连声进行催促,现在已经被发现了,还不快点。

    听着周朔的催促,焰灵姬上前推开屋门,里面并没有暗弩机关,但她还是小心行事,按照周朔的指示,将屋子的房门掩起,然后在屋内找到一套大编钟,将水桶一般的编钟依序转动,轰隆一声,屋子里的一块有着八卦纹的地板顿时自动退开,露出一处地下通道来。

    “中原人的机关还真是巧妙。”焰灵姬看着露出的地下通道,不由得有些感叹,同时速度也不慢,纵身便下了暗道,而周朔也自然跟上。

    地下暗道不长,尽头是一扇大门,焰灵姬小心得推开大门,一股刺骨的寒气顿时扑面而来。

    “我讨厌这里。”焰灵姬望着森白寒气弥漫的屋子,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她修炼得是火魅术,性格也受到影响,对于冰冷的地方自然不喜欢。

    “那就希望你不要再来这里,跟我来。”周朔振翅飞入寒雾里面,看着寒雾中一闪而逝的红色蝶影,眼前的视线逐渐清晰下来,这是一座大冰窑,墙厚三尺,屋顶和屋内遍生冰棱。

    “你对这里很熟悉?”焰灵姬纵步跟上大鸟,不由得有些惊奇,但是走了两步后,她的脚步就慢了下来,因为她看到,寒气森森的冰窑地下室里,一座冰棱上结着一个洁白的茧,那种白色不似寒冰,在冰窑里十分显眼,挂在冰棱上,被几道丝线挂在空中,茧头露着一个黑色毛绒绒的物什,那是人头,一个女人的人头。

    “不熟,但是跟人走过一遍,恰巧知道了这么个地方而已。”周朔看着包成茧一样,被吊挂在冰棱上的女人,双翅一振,飞到一道悬空的丝线上站定,望着呆愣住的焰灵姬。

    “这女人已经死了,你最好还是快点走。”

    “这是冰蚕蛊。”焰灵姬看着包成丝茧一样的女人,在呆愣半晌后,仔细得端详了一下。

    “好东西?”周朔看着先自呆愣,而后端详着女人的焰灵姬,不由得挑了挑眉,冰蚕蛊,这名字挺大众,听着像是金蚕蛊一样。

    “说不上是什么好东西,但也很稀罕,冰蚕产自西域,孵化时需要吸收大量水汽,可吐丝织锦,入水不湿,经火不燎,不过这东西最大的作用,还是用来炼蛊,百毒王看到会喜欢的。”焰灵姬作了一些简略的讲解。

    “既然是好东西,那还等什么,拿走吧!你不要磨噌,手脚利落些,那些人随时可能会追到这里来。”周朔看着焰灵姬讲解,不由得连声催促,既然是好东西,那还等什么,拿回去不能炼蛊,养起来也能吐丝织衣,一套沾水不湿,经火不燎的衣衫可是好东西。

    “你怎么跟个强盗一样。”焰灵姬看着连声催促自己的大鸟,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我这怎么叫强盗,我这应该是替天行道才对,那个血衣候太恶心了,竟然用这么一个漂亮的妹子作蛊器,简直就是禽兽不如,你赶紧快一点,咱们拿走冰蚕,也让他心疼心疼。”周朔扇了下双翅,有点急不可耐得催促,再不动手得话,待会就没时间了。

    焰灵姬翻了一个白眼,但还是顺话上前,跳到冰棱前将那大蚕茧扯了下来,然后从那女子的茂密柔顺的黑发中,找出一条食指大小的冰蚕,然后又取过一个放在冰棱旁的备用陶瓶,将冰蚕给装进去。

    “走吧!”焰灵姬装好冰蚕后,向着周朔开声道。

    “走喽!”周朔见焰灵姬准备好后,将身体向下一沉,牵动身下的白色丝线,咔嚓一声,整个冰窑顿时一震,冰窑里面发出一声异响,屋角的某处冰层滑开,露出一处地下通道来。

    如果说先前从空房进入冰窑,给人一股令人不适应的感觉,那么从冰窑进入地下密道里,就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即便是焰灵姬,也不由得倒吸寒气,这个冰窑下的地道里,竟然码着累累白骨,在冰窑里的那个女子之前,已经不知有多少女子葬身在这里。

    “不要磨噌,快走。”周朔穿越两个世界,又有前知的剧情铺垫,对于地下密道里的白骨倒是适应不少,催促了一声后,收起双翅,迈开双爪在地下白骨道里急奔,像是一只大肥鸡,而焰灵姬回过神来后,也自连忙跟上。

    累累的白骨不断后缩,焰灵姬闭上眼睛,闷头狂奔间,不知跑了多久,猛得霍然眼前一开,只见明朗的阳光下,自己已经处于一座废墟之中,而废墟之外,赫然正是新郑城的一角,甚至街上还能看到正在到处搜索的白甲兵。

    “那个白亦非……”焰灵姬脸色刷白刷白,话还没有说完,耳中只听到远处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街面上巡逻的白甲兵顿时全部往回撤去。

    “一个披着人皮的非人而已,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不要在这里停留,走。”周朔连声催促,让焰灵姬离开废墟,坐上赶来的马车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