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强者的素质
    ,精彩小说免费!

    咯吱,牙酸的声响中,厚重的大门被推开,骏马迈步而出,鲜红的袍子罩在银甲之外,雪白的头发被简易的发冠束住,男人挥手止住要跟随的士兵,打马离开府邸,步入新郑夜晚寂寞的街道,哒哒的马蹄声错落,男人蓦得抬起头,看着皎洁月光下掠过的飞影,而后有些疑惑得眯眼低下头。

    “这种锐利的目光……。”周朔坐在屋檐下,抬头看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脑袋里回想着刚才借鹰眼扫视到的目光,那个血衣候的目光很锐利,虽然没有发现自己,恐怕也察觉到有人监视,如果不是修炼之道不同,那家伙大概是灵肉合一级的武圣。

    “唳!”晴朗的夜空中,蛇鹰乘风收翅落下来。

    “给。”周朔从袖子里掏出两丸丹药操纵着蛇鹰吃下去,然后拍拍手掌闭上眼睛,切换视角,按照感觉将双翅一振,瞬间飞上夜空,那个白亦非的灵觉太过强大,今夜先去皇宫里瞧瞧。

    周朔打定目标,将双翅一转,身体向着整座城池中,灯光最密集的地方落去,韩宫的黑夜是清冷的,也十分好辩论,灯光最密集亮堂的地方,便是韩王的寝宫,作为一国之主,他们力求自己能够活在光的照耀下,即便是睡梦。

    寝宫里寂静的,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外面看守的士兵也都是相当强有力的角色,每个呼吸都透着律动,周朔落在屋檐上,听了半天也不见动静,不由得有些郁闷,就在他打算飞走时,寝宫里却走出一个人来。

    “明珠夫人。”压抑着的声音传来。

    “王上已经安歇下来了,尔等好生守卫,本宫要去取些薰香,免得下半夜没了香气,惹得王上不高兴。”娇媚而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低低响起。

    “是。”守卫将官声音压得低低,生怕惊动了里面的韩王。

    “有意思,竟然这么好运,一下子就碰到了潮女妖。”周朔侧耳听着声音,放眼看着从宫殿中款款行走的灯光队伍,目光集中在队伍中的一个紫色身影上,从灯光照出来的身材上看,这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人,不过也对,没有两分姿色,便是媚术再入骨,又如何能让韩国之王离不开她。

    周朔张开翅膀飞上夜空,从天空中俯视着执火灯仗的队伍离开寝宫,来到一个单独的宫殿里,然后由那明珠夫人带着两个贴身侍女进入其中,又过了一阵子,等明珠夫人带着人再出来时,灯火执杖的队伍又返回寝宫。

    看着远离的队伍,周朔飞落到宫殿窗边,伸手推了推窗户,并没有推开,应该是从里面被封死了,不过这难不倒自己,周朔将双翅张开,绕着宫殿飞了一圈,很轻松就找到了一处打开的通风窗口飞进宫殿。

    宫殿里面,是一排又一排的药柜,这是一个药殿,周朔有些没想到,振着翅膀在药柜间来回飞了一下,观注了一下那些柜子上的标准,都是一些名贵的药材,补血、补气、养形固肾、安心舒神,韩王那老东西挺怕死啊!

    “嗯,这种香味!”周朔在屋里飞了一圈,猛得嗅到一股香味,这是一种直达神魂的香味,能让人舒心安神,不过这股舒心安定之下,却似乎隐藏着一股东西。

    药柜都是封好的,里面没有太多的味道传出来,周朔飞到屋子中靠窗的桌上,那桌上放着天平、瓶瓶罐罐和药勺等物,那股令人神安的香气,便是从那些瓶瓶罐罐里传出来的。

    “有点意思。”周朔挨个闻过瓶罐里的香气,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虽然香气有些杂,但是他能够肯定,这些香气里夹杂着一股荷尔蒙的味道,明珠夫人的药殿,自己倒是先找到这里来了,要不要去和卫庄他们说,然后顺带催动一下剧情,还是算了,还是一切让他随缘,免得惹出什么夭蛾子,自己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便行了。

    世界上的一切,都有着自己的运转轨迹,胡乱插手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周朔不想让弄玉出什么意外,毕竟他现在就李开一个能用的手下,所以还是让一切保持原轨迹行驶,至于自己,打一打擦边球,关键时刻出手就行了。

    夜过去得很快,周朔没有再让蛇鹰化身乱跑,而是待在王宫的上空,除去正点用餐外,全时段守哨,重点关注明珠夫人与白亦非,功夫不负有心人,天泽那边闹得也凶,第二天的头上,一道血色身影出现在王宫四周,并且直赴明珠夫人的药殿。

    周朔落到药殿屋檐,感受着药殿内的三个人,不由咂了咂喙,这药殿中此刻的三个人,除去正在会见的白亦非和明珠夫人外,剩下的一个人,便是潜进王宫的弄玉,那个丫头倒是聪慧,顺着陶瓶的香味追踪到这里了,不过脑子缺了根弦,大咧咧得在这偷听着别人讲话,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

    白亦非与明珠夫人进行了一翻密谈,原本想要谈一些重要的事情,但是感受到药殿内多出来的事情,两人并没有太多谈下去,不过哪怕是如此,也足够让弄玉吃惊了,因为明珠夫人喊了白亦非一声‘表哥’。

    一个韩国显赫勋贵,一个深宫宠妃夫人,这两个人在明面上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除了极少数人知道这两人都隶属于夜幕外,没有谁知道,这两个人竟然有着一层亲戚的关系。

    白亦非的武功极高,在发现屋内的第三者后,便自停止了交谈,和明珠夫人离开药殿,然后杀了一个回马枪,恰好将弄玉给堵在药殿门口捉住,那位血衣候只动了一根手指,便自让脸蛋娇俏的姑娘倒了下去。

    “胡美人身边的丫头,倒还真是没有想到。”紫裙曳曳的明珠夫人俯视着倒下的黑衫姑娘,不由得露出意外和了然的神色。

    “胡美人,火雨山庄。”一身血衣的白亦非将手指微勾了勾,弄玉衣衫里顿时飞出一枚红色物品,周朔站在屋檐上,看着弄玉随身携带的东西不由得咧了咧嘴,这丫头真是昏了头,大白天穿着黑色夜行衣,而且还把珍贵的东西随身携带。

    “火雨玛瑙,看样子,这丫头与胡美人关系还不浅啊!”明珠夫人看着飞出来的红色物品,不由得面容微动,胡美人正是出身火雨山庄,是弄玉的小姨,不过她并不知道这一层关系,不过也能猜到一二。

    “把她送到我的府上。”白亦非把玩着右手中的玛瑙佩饰。

    “你想用她来调香?”明珠夫人看着把玩着如火焰一般玛瑙佩饰的表哥,脸色一阵似笑非笑,顿时看着地上的姑娘,眼里闪过一丝不可见的怜悯。

    “你照做就是了。”白亦非看着手中的玛瑙坠子,背着手转过身。

    周朔站在屋檐上,目光从始至终不去注视白亦非,只盯着明珠夫人,这位宫庭宠妃手腕颇高,唤来两个贴身的侍女吩咐了一翻,很快便有两名禁卫士卒赶来,将弄玉装入一只箱子,然后用一辆车子送出了韩宫,手脚麻利无比,而周朔自然是一路高高俯视跟随。

    携着弄玉的车辆,一路从王宫被运送到白府,周朔悄悄得降落下去,看着弄玉被送进府间最不出众的一间屋子中,至于白亦非,则早就已经在里面等待,女人对这位血衣候来讲,用处有很多,但是他要先把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问出来。

    就在弄玉被带进白府时,周朔也用本体到达紫兰轩内,找到了卫庄与紫女,告知了两人弄玉的情况,但是结果却有点出乎于他的意料。

    “我们已经知道这一点,弄玉在宫庭中失去踪迹的第一时间,我们便接到了消息。”紫女的眸子仿佛是沉水。

    “现在七绝堂的弟子,已经散到白府,她能否活着回来,就看她自己的!”卫庄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明白了。”周朔看着不多一言的男女,欲言又止,最后只能点了点头,其实这种情况并不意外,弄玉寄身于流沙之内,流沙是一个杀手组织,即便这个组织的目标有多崇高,但是有一点不会改变,这个地方需要远离个人感情。

    “话说回来,你倒是颇有手段,竟然真的在不动声色间,监视了白亦非,有没有得到什么可用的情报?”紫女抬起眸子。

    “我才监视两天而已。”周朔扫视了一眼带着期望的紫女,将头摇了摇,他突然感觉有点累,从得到穿越之门到现在,虽然他算是顺风顺水,但同样也显得平平无奇,今天在弄玉这件事情上,也同样显得十分无力,白亦非的府邸上有白甲军坐镇,即便是他的神魂,也只能借着化身潜入,不敢随便显现。

    还是个普通人,周朔可以明白自己内心最大的缺陷,作为一个普通人,他得到了不平凡的机会,但是走过的路,总透着一股平凡的味道,因为他就是个小人物,一切以谨慎最上,说弄玉的脑子缺弦,其实他也没有放手一搏的勇气,那一步,并不是简单就能跨出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