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又一个新的世界
    ,精彩小说免费!

    总之一句话,无生是让周朔必须要去走一趟,试着去干掉侯庆辰,周朔面对这个妹子,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在思索再三后,取出一千方水晶,不对,应该是玻璃,跟这些土著混久了,还真把玻璃当水晶了。

    周朔想办法拿出三千方玻璃给无生,然后跟她换了一百块赤金饼、一把上好的玉胎弓、一柄冰裂纹钢剑,一套铁魔盔甲,一本专讲铅汞药物炼丹的方仙经,还有林林总总许多没用的小东西后,一口气直接跑路了。

    诚然洗髓秘术的诱惑很重,也对阳神世界非常向往,但是周朔却不想去为这些杀人,即便他有着与常人不同的经历,以后不可能避免手沾鲜血,但是他不认为人命是一件可以拿来交易的东西,作为一个生长在红旗下的好男儿,周朔很诚实得表示,自己真的害怕。

    “妹砸,哥哥我可就不陪你玩喽!”周朔躺在自己在现代租屋里的小床上,翻看着手中的方仙道经,再摸摸满袋子的金币,看着放在床边的宝剑与宝弓,心中略有些志得意满,纵然你是太上道长老,号称监视皇权,替天行道,但不是照样得喝我的洗脚水。

    在相处的日子里,周朔早就已经把无生的身份摸清楚了,她的本名应该叫作鹤无生,明面上是无生真空道的圣女,大乾太子杨元的属下,但她真正的身份,其实是太上道的长老,太上道是个逼格相当高的道派,号称替天行道,监视皇权,一旦有哪个皇帝胆敢修炼道法,试图建立万年王朝,一定会被太上道宗主击杀。

    也是太上道的逼格过高,所以鹤无生对于自己显得十拿九稳,又或许是对方可能在筹谋一些针对自己的计划,但是绝对想不到,自己是一个异界之人,可以离开那个世界,周朔只想要到那妹砸无计可施的表情,就不由得想要哈哈大笑,让你丫狂,让你丫狂。

    “可惜,那个世界暂时是不能去了。”周朔想着鹤无生无计可施的懵逼表情,压下心头的快活,又不由有点惆怅,虽然自己勉强算是坑了那妹砸一把,但是阳神的世界,自己暂时是不能去了,太上道的实力不是闹着玩的,尽管书里总在主角手上吃亏,但那些家伙可是连皇帝都敢杀。

    虽然不能去阳神世界,但是周朔也不气馁,开始将从阳神世界带回来的黄金卖到当铺,在金店卖的话,他没有专业的证书,而且黄金的来源也不好解释,在当铺卖的话,虽然贱,但是没有太多麻烦。

    不废吹灰之力,周朔把除赤金外的黄金全部卖出去,银行卡里便多了几十万,然后将钱分批次交给母亲,说是自己工作所得,让母亲也高兴了好一阵,连问找了什么工作,周朔只能含糊其辞得敷衍过去。

    喧闹的街头,周朔站在人群中,看着熙嚷的城市,来往的人群,再抬头看着天空中不太浓烈的太阳,他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个喧闹的世界,似乎一下子隔绝了起来,一年半时间,仅仅一年半的时间而已,自己一下子似乎就变得孤独了。

    “唔!”周朔握了下拳头,耸动了一下肩膀,感受着体内噼啪作响的骨骼,还有在血管里不停留动的鲜血,一股莫名的烦躁从心底升起。

    “滴滴!”一辆轿车从旁鸣着喇叭弛过,刺耳的声音让周朔咬紧牙齿,有种想要悍然冲出去,然后一拳将车子打废砸扁的冲动,他绝对有这种能力,但是却不能去做,因为一旦做出来,那么后面的事情就不好解释了。

    以一个人去挑战一个国家,一个现存在的制度,这绝对是一种不智的事情,而且这种挑战的最终源头,还只是一股不甘寂寞的冲动情绪,周朔深呼吸一口气,压下自己的躁动,然后拿出自己碎了屏幕的手机。

    突然打开手机,周朔发现,自己的qq和电话薄里有不少联系人,但是却一个都不是自己现在能找的,哪怕是母亲,自己怎么告诉她,你儿子我现在是一名穿越者,那一定会被当成神经病的。

    现实的生活太平淡,平淡得让人几乎想要发狂,周朔回到家中,重新召唤出穿越之门,踟蹰着是否要去阳神世界探探险,然而这种侥幸的心理,在他召唤出大门后,变成了惊奇。

    塌陷的空间里显示出一条甬道,甬道的尽头,两扇大门倾斜而对,一扇成金红色,通向阳神世界,周朔已经进出过许多次,并不是十分惊讶,但是另一扇黑青色的门户却是紧紧闭合。

    大门会出现新的,后面应该是一个新的世界,自己要不要进去?看着新出现的大门,周朔脑海里升起一系列的想法,在沉思三秒钟后,果断上前推开大门,门的后面什么也没有,这和阳神世界大门是一样的,只有走过门槛时,才能看到另一边的世界。

    有过一次穿越的经历,周朔行走起来也没有任何犹豫停留,迈步便过了门槛,身后卧室里的阳光瞬间消失,取而代之得是一片有些阴暗的森林,林外不远处有隐约的人声和马蹄声传来。

    “这又是个什么世界啊!”周朔寻着人声而去,只见平原上,一条官道上正有些稀疏的人行进,而官道的尽头,则又是一座城池。

    “我这运气还真好,每次都恰好落到城旁。”周朔看着远处的城池,不由得咧了咧嘴,而后放眼去瞄了两眼远处路上行人的衣裳,这也是个古代,行人的衣裳破烂,但风格与阳神世界相差不远,不过穿着风格这种东西在平民身上,是永远看不出太多差别的。

    观察了一翻后,周朔并没有直接融入当地,而是回到现代的卧室中,将自己在阳神世界穿的衣裳拿出来换上,换上蓝服右衽,束好缎带,然后才返回到那个世界,沿着官道向远处的城池而去,城池上得是篆字,他看不太懂,但好在周围人说话都还是字正圆腔的中国话。

    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周朔有些啼笑皆非,但还是集中精神,试图从市井间搜索到一些有用的消息,但可惜得是,他这次有点失算,并没有听到什么太多有用的消息,因为街上的行人平民,大多都是脸色腊黄,精神带着一点颓废和迷茫,可见这里的大体环境是不如大乾王朝,就更不用和现代比了。

    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周朔在观察了一阵子后,走进了一间手工店,在似乎购买一枚陶罐时和店主人说了两句话,店主人以韩国的制陶手艺在七国中首屈一指,而建议他买下这枚新郑所产的陶罐。

    “店主家,你猜我来自哪里?”周朔将陶罐放回架上,笑看着一个劲劝说自己的陶店主人。

    “魏国还是赵国?难道是燕国?”店主人看着突然开口的周朔,不由得有些发愣,随后试探性说了三个国家,在见周朔笑而不语后,又自猜测。

    “不成你是齐国人,楚……,客官,我实在是猜不中,你饶了我吧!”店主人看着周朔始终笑而不语的表情,不由得感觉有些崩溃,我就是想做个生意而已。

    “对了,还未请教店主家的姓名?”周朔看着几乎崩溃的店主家,将笑意收敛起来,韩魏赵燕齐楚,再加上一个秦国,这是战国时代。

    “小的陶休,客人,您……”陶店主人看着周朔敛起的笑意,不由得心脏微紧,略有一些惧怕。

    “好说,我姓周名朔,认得这是什么?”周朔看着惧怕的店主陶休,取出一枚赤金饼,一圆硬币大小的赤灿金子。

    “这是,这是金子啊!”陶休看着赤灿灿的金子,不由得咽了口唾沫,有些不太确定得说道,虽然颜色更加闪亮,但这确实是一枚金饼,这样一枚金饼,足以买下他这整间店铺。

    “我有一场富贵要送给陶店主,不知道陶店主可要!”周朔看着陶休的表情,翻手将赤金币隐入掌中,脸上重新浮起笑意。

    “小人接不下。”陶休脸色有点发白,并且向着店外的街道看了两眼,看着周朔的表情,更有些颤巍,这不是一个歹人吧!

    “你接得下,我的要求不多,只是想要个简易的居处,再问你些问题。”周朔将手掌向着不过才三十,但是面容却老得像四十岁的家伙摊开右手,赤金币静静得躺在手里。

    “什么问题?”陶休看着金币咽唾沫,却不敢直接伸手拿。

    “这新郑城里,谁最出名?”周朔挑了下右眉,有阳神在前,他有理由相信,这个世界也可能是个架空的存在。

    “韩王!不对,是大将军姬无夜。”陶休听着周朔的话,连忙回答,但是紧接着摇头否决,又报上一个名字。

    “那除了姬无夜外,又有谁?”周朔眯着眼睛问道。

    “丞相张开地,左司马刘意。”陶休又报上两个名字。

    “我问你,这新郑城里,有没有一家紫兰轩?”周朔仔细思索了一下,随后开口问道。

    “大人,您怎么问这个问题,那地方我可去不了。”陶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紫兰轩,新郑城中新开的风月馆,那里他这种小角色可去不了。

    “好了,这枚金币我给你,我要你帮我找个居住的地方。”周朔看着难为情的陶休,心中有了肯定,将手中的金币扔了出去,陶休忙不连迭的接过,然后产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