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预谋
    周朔袖手站在桃园中,望着从暖风中闪过,向着自己突刺而来的寒光,双眼眨也不眨,任由着这寒光在瞳孔中越来越大,当寒光近到面门前时,蓦得心念一动,身后一道白色利芒扑出。

    一声金鸣铮然而响,火星似乎要溅进瞳孔,周朔面孔一动不动,只是默运心念,全意操纵着白色利芒,将刺来的寒光推出去,而后向上一挑,想要将那寒光挑出去,然而那寒光却反向一抹,将利芒一压一抹,想要反绞住利芒。

    咯吱咯吱,一瞬间,两道光芒在空中绞在一起,交接之处火星四溅,约有十数息中,二者不分胜负,在各自主人的心念作用下,两道光芒不约而同推开对方,寒光矫游向旁,一头钻入桃花林中,而利芒则纵而追去。

    两道光芒在桃林中追赶,光芒每每蹿过桃枝时,必带起一捧红色花雨,被切碎的花掰不停从空中洒下下,如雨缤纷的花雨中,两道光芒时而交击碰撞,擦出无数火星,时而黏带游走,矫若空中游龙。

    铿,一声脆响,两道光芒在空中狠狠朝对方作出最后一击,火星四溅中,两道光芒各自跌飞出去,白色利芒落到周朔的手中,化作一柄三尺长剑,而另一道寒光则落入站在他远处的禅银纱手中,也是一柄三尺长剑,只是制式不同,周朔手中的长剑呈四面,剑脊突起如棱,而禅银纱手中的长剑,剑脊平整且有一道血槽延伸。

    “如何?”周朔接过手中的长剑,轻抚了抚经过碰撞后颤动不休,没有一丝缺口擦痕的剑身,举步走向将长剑置于掌中品铭,有些爱不释手的禅银纱。

    “好剑,谢谢你了。”禅银纱抬头看着花树下走来的家伙,露出一个微笑,很满意,除了很满意,她找不出别的心情了。

    “这剑有名字么?”禅银纱突然问道,这剑足以比拟方仙道的元阳与丹鼎两口好剑,应该可以拥有自己的名字。

    “没有,你取一个吧!”周朔横起手中长剑,剑名,这个他还真没想过。

    “你说这剑有灵性,会与人配合,会越养越好,可以与身相合,先前我还不信,但是现在我却是信了,这积云成霄,刚气所持,履及如绵,万钧可支,此剑便叫作成霄吧!”禅银纱把玩着手中长剑,手腕微微一抖,成霄剑的剑尖在空气中刺出一声嗤响。

    “好名字。”周朔微微挑眉,这剑还要养,所谓积云成霄,而人则是刚气英勃,等将这剑法练成绕指柔,即便是面对任何对手,都可以将其支解,杀气毕露,不愧是纵横海上的银鲨王。

    “你的剑,有名么?”禅银纱看向周朔手中的那口长剑。

    “就叫长狭剑吧!”周朔用轻吕剑捥个剑花,轻吕、长狭是古人对剑的称呼,他也想不到啥好的名字,将就着用吧!

    “带长狭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被明月兮佩宝璐,你这名字取得倒是简单。”禅银纱有些调笑,虽然所处世界环境不一样,但文化背景是大致相同的,在这个世界,长狭也是剑的别称,只是这取名太简单了。

    “就这样了,那个什么,云蒙和大乾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动静?”周朔听着禅银纱开口就是诗歌,感觉有点脑仁疼,连忙将话题扯开,他最讨厌这些东西,感觉自己好像是个文盲,还是说说正事,这都快过一个月过去,云蒙和乾国还没有动静。

    “最近有了些动静,乾国的镇海、定海和平海三大海镇发船入海,他们的目标似乎并不是季度性入海与云蒙作战,而是要去某处,云蒙国往常这个时候,也应该要发船入海捕鲨劫掠,但是这次却迟迟不发。”禅银纱见周朔提起事情,不由想起来要事。

    “应该是了。”周朔听着禅银纱的话,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算一算时间,剧情应该对上,大乾和云蒙也收到了关于乾坤布袋的情报。

    “周朔,你,你打算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去莽荒?”禅银纱看着眯眼沉思的周朔,不由得张了张嘴,但想了一下,把想问周朔怎么得到乾坤布袋情报的话吞回去,改问什么时候去莽荒取宝。

    “现在不行,等大乾和云蒙派出兵马,咱们再去混水摸鱼。”周朔摇了摇头。

    “为什么我们不抢在大乾和云蒙之前动手?”禅银纱表示不解,为什么不抢在大乾和云蒙之前动手,而非要等到他们一起出动。

    “因为乾坤布袋的消息是有人故意放出去的,咱们现在赶过去,无异于羊入虎口。”周朔抬头看着天空。

    “谁?”禅银纱看着周朔望天,不由得双眉一跳,周朔这话里的意思是他和自己,两个人联手去莽荒无异于送羊入虎口,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梦神机。”周朔放下目光看着禅银纱,缓缓念出一个名字,说实话,在经过找现在如来经的一翻波折后,他回去好好得翻了下书,这夺取乾坤布袋一段剧情,洪易看似是最大赢家,但其实这整场剧情却都是梦神机布的一个局,乾坤布袋的消息是他散出去的,目的是为了吸引天下各路高手。

    “太……”禅银纱微张了张嘴,没有把名字念完,太上道教主梦神机,作为天下八大妖仙之一,她有自己的骄傲,但再骄傲她也不认为自己是梦神机的对手,那位太上道宗主是刺杀过两名皇帝的人,而且是两名修成鬼仙,手握无数大权,一声令下便可调动千军万马的皇帝,如果是这个家伙,那自己两人还真是绵羊了。

    “只有等云蒙、大乾的年轻一代高手汇聚,让他们去分散各方势力的目光,咱们俩才能去混水摸一摸鱼。”周朔将手中长剑横起,轻抚了一下剑身,目光望向了禅银纱,眼里带着郑重。

    “听你的,不过我想问一个问题!”禅银纱看着目光郑重的家伙,不由得微微低眉,这样的想法确实很周全保险,但是为什么这个家伙会知道的这么多,拥有现在如来经,知道乾坤布袋的下落,甚至还知晓神龙现首不现尾的太上道宗主动向。

    “问吧!”周朔看着低眉垂目的禅银纱,将肩膀微耸了一下。

    “你是不是鬼仙转世?”禅银纱想到一个可能性,将目光抬了起来,如果是鬼仙的话,似乎也就不奇怪了。

    “不是。”周朔看着探询自己来历的妹子,直接干脆得摇头,他真不是鬼仙,至于知道这么爽,当然是因为穿越者的身份,上次去找现在如来经经历了许多波折,这次当然要把事情摸清一些。

    “好吧!”禅银纱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将剩余的话都吞回肚子里,虽然是一个妖仙,但对人情世故她是懂的,周朔不想说的事,她再怎么问也没用,不如把交情维持在这里,反正自己身上最有价值的神霄道功法已经换了出去,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可让人图谋的。

    “等一阵子吧!对了,我还有个预感,过去弥陀经应该现世了。”周朔看着伸手按眉的禅银纱,不由得眉毛跳动了一下,将话题给引了开来。

    “过去弥陀经?”禅银纱将按着眉心的手放下,脸上露出奇光,大禅寺至高三经,现在如来经的人仙练窍秘密她已经看过,这修炼神魂道术的过去弥陀经,竟然也已经现世了!

    “嗯。”周朔目光微斜,将头点了点,上次看到洪易,他的神魂虽然境界不高,但是却真如不动,已经练了过去弥陀经。

    “你能知道经书在哪里么?”禅银纱不由得问道,如果说现在如来经对她来说是一笔极为可观的财富,那么过去弥陀经如果可以的话,即便是抢她也要抢到手。

    “不晓得,只是隐约有点预感。”周朔撇头望着海面方面,这种预感他真不是说说的,而是确实有,可能是修炼现在如来经的原因,他能够预感到洪易的存在。

    “预感?”禅银纱目光上挑。

    “白衣在不在,把她借我用用,我想去海上玩一玩!”周朔看着海面方向,不由向禅银纱问道。

    “在近海,一起吧!”禅银纱看着突然要借鲨鱼的周朔,不由得点了点头,同时开口试问,她不明白周朔为什么突然要借鲨鱼去海上,但是跟上去看看没错。

    “那一起吧!”周朔表示无所谓。

    既然决定一起去海上,那暂时也就不需要鲨鱼了,禅银纱和周朔将长剑收藏配好,然后一齐将神魂遁出,化作一阵阴风带起对方的躯壳,掠过万里桃林和桃神港的上空,向着海外飞去。

    万里海波在身下不断的缩进,飞出数百里之远后,周朔便印证出了自己的预感,在远处的海面上,一支船队正在蹈波而行,这支船队上挂着大乾五大海镇中的靖海军旗号,但是船队中除了大乾海镇的大小牙船战舰外,还有瑶池派所特有的铁甲轮船。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