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重回神风国
    穿过世界大门,周朔坐回房间时,依旧无法按捺心脏的跳动,他感觉自己这一翻操纵可以称得上是猛如虎,好吧!其实也还是瞎比操作,误打误撞罢了,但是到底走了大运,通天箓直接到手,真是太令人兴奋了。

    “通天箓。”周朔按捺住兴奋,怀揣着激动的心情,将手中的小册子端详了一翻,这东西犹如是央视版西游记里的那个通关文碟,两张黑面金边的封页内的书页是折叠式的。

    “符箓之术,起源于巫觋,始见于东汉,汉之费长房学自壶公……以道之精气,布之简墨,会物以精气,各家各派,各有秘术,然,万变不离其宗,符无正形,以炁则灵,吾得大遇,书此通天之箓,示以诸天神讳,书可载道,刻厌杀鬼神而使命之……。”

    周朔将通天箓看得很认真,这通天箓的全书,前面是著书人,也既是三十六贼中来自上清派郑子布所书的前言,简略的介绍了符箓的起源和原理,还有通天箓的著作来历及本意。

    通天箓,箓者,既道教的传说书藉,传说中记载天官功曹,十方仙神名属,召役神吏,施行功法术的牒文,而郑子布将自己写的书藉命名为通天箓,其意义不需自说,得此箓者可以通天,这也与符箓的起源不谋而合,符箓起源于巫文化,巫者,从工从人,通达天地,中合人意。

    周朔画过符,也和柳妍妍有过交流,柳家炼尸就需要用到镇尸符,所以他也知道一些符箓的知识,大凡异人的符箓,效用和画法不同,复杂的要沐浴设坛,而简单的也要行炁画符,但是共同点都是需要提前准备。

    可以说,符纸是使符者必须要提前准备的东西,然而著作通天箓的郑子布,出身在专精符箓的上清派,以自己专业知识和灵机一动,以符为道气之体现,精气所汇聚,便为炁之根本,提出不需纸墨可使炁凝符,取各家符箓为我所用,便可不复设坛行炁之繁琐。

    “牛逼,果然不愧是八奇技。”周朔看着通天箓最紧要关键的修炼之道上,不由得大赞出声。

    说实话,对于郑子布的理念,周朔并没有什么惊奇的地方,因为阳神世界也有画符之术,画符主要为聚念之所用,念头到了,写什么都无所谓,这种理念与通天箓差不多,但是郑子布真正将理念实行出来,却又与神魂符咒完全不同,因为两者一是气,一是念,似是而非。

    郑子布在通天箓里,提出一种类似于基本粒子论的想法,将炁看作是符组成,而符则由咒组成,咒是最微小的本源,通过咒去掌握符,画符便是凝炁,不需设坛不需行炁,各家符箓无不为之所用。

    这通天箓的修行之法是一个重点,但是更在于修炼者对于各家符箓的掌握,郑子布出身于上清派,上清派与天师府、灵宝派合称为‘符箓三山’,专以符箓为精,但再精也有限,他后来又参与三十六贼结义,与凉山大觋风天养、天师府张怀义等人交换符箓,将各家各派的符箓画法、样式、作用给总结分析出来,才真正作出通天箓。

    通天箓上面,真正的修行内容只占一点,对各种符箓的剖析总结才是重中之重,什么五力士符、困仙符、北极四圣解灾化煞真符、戴院长咒、**印、五雷符等等,祈禳解厄、镇压请召、医治除邪,无所不包。

    “真想知道,这八奇技的源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周朔将通天箓仔细看完后记在心中,不由得大感有趣,说实话,这本通天箓对他来说,作用是很大的,但是也有限,他更好奇八奇技的源头到底是什么,天师度?

    八奇技的每种功法,都是一个能力的极致,而这通天箓则是符箓之术的极致,符箓这东西作用五花八门,但是因为专精符箓到极致,不能性命双全,这东西要真是无敌,那郑子布当年也就不会家破人亡,通天箓更到不了陆谨手上。

    周朔的目标是性命双修,不过这通天箓修炼一下倒也无凡,只是他现在修炼的东西越来越多,有些方面已经开始跟不上了,便如同武技一道,像是刚开始跟鹤无生学的武功,完全没用过几次,拳术剑术用起来都是天马横空,原先的松鹤万寿拳、飞灵柔骨身也不怎么用了。

    周朔摇头将武技什么的抛到一边,他感觉自己没必要追求那种十全十美,非要把每种东西都融汇贯通,总要择机放弃一些东西的,他的目标是性命,像那种脚拳近身战,以后还是少来得好,太容易送命,专修丹道和炼窍强化体格性命和人身潜能,辅修符箓和雷法,其他随缘。

    “这通天箓不练好,异人世界那边暂时是不能去了。”周朔作好修炼的方向打算,微呼一口气,他现在是不能再去异人世界了,宰了全性的同伴,又从张灵玉手里抢了通天箓,他现在去那边,绝对会被众所围攻,不过好在除了异人世界,他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想一想,除了修炼之外,我还有什么事情干,嗯,对了,还欠卫庄那货一个承诺,给红莲那妹砸解除毒体,还有瑶池派的事情,只怕那位易子也应该要发迹了吧!”周朔心中开始盘算自己要面对的事情。

    在异人世界盘划了近三个来月,收获比前两个世界要丰厚得多,但是周朔绝对不会喜新厌旧,开始返身去处理自己在前两个世界留下的事情,首先第一个就是对卫庄的承诺,解除红莲的毒人体制。

    周朔一边修炼通天箓,这通天箓的修炼之要便在于一个静功,于静坐中将体内先天一炁凝练细分,寻摸到咒的所在,这一步门槛对于别人来讲很高,但是他修炼灵山窍穴,又在内丹术成功安住胸中五气,性命功夫已经够标,入门修炼也自然水到渠成。

    一边修炼通天箓,周朔一边购买了阳神套装十册,然后仔细去阅读,从中寻找能够解决自己问题的东西,很快便找到了其中关窍,红莲那妹砸的体质,在于曾落入蛊池中,被毒素阴气浸入血脉,想要救治就必须要洗净体内毒素。

    要想清洗体内毒质,周朔首先想到的就是地元丹和炼髓法,炼髓法靠红莲自己修炼太难,而地元灵丹又太难得,但是却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达到这一点,比如说神宵道的电光耀体术,凝练电光刺激谷神一窍,从而洗去体内杂质。

    “银鲨王啊!”周朔合起书本,目光穿透虚空,阳神世界天下八大妖仙之一,那可是个厉害角色,不是好相与的,希望自己能够顺利从她手中换到东西。

    将手头诸事打点完毕,周朔穿越过门户,重新驾临到阳神世界的神风国,站在如婷居内看那成片桃林,他心里不免有点感概,虽说没有去年今日此门中的回忆,但是想一想自己的人生经历,总有些如在梦中的感觉。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是,应作如是观。”周朔闭眼嗅着桃花香气,而后睁开眼睛,不管是不是梦,自己也就这样,该吃要吃,该喝要喝,等哪天不能愉快的吃喝玩耍再讲,万事随缘吧!

    带着一点感概,周朔踏出自己的居卧处,让遇上的客人,将主掌着如婷居的管家福伯找来,向他询问府上的情况,还有瑶池派是否有什么消息,这个老管家也是个有眼色的,对周朔是有问必答。

    “朔少爷,这银州方面没听过什么消息来,老奴也不该多打听,不过日前花月堂的两位花小姐正在神风国,您或许可以去找她们问一问!”福伯微躬着身体看着周朔,小心翼翼得作着回答,如婷居倒是没什么事情,支出都有存账,只是这瑶池派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但有人知道。

    “花小姐?你是指花弄影和花弄月?”周朔微微挑眉,花弄影和花弄月,这是书中洪易手下的两个小喽罗,不过她们现在还是瑶池派的修道天才,执掌瑶池派四大堂中的花月堂,负责瑶池派在海上的商运之事。

    “是的,两位花小姐此刻正在桃神港督办商事,您要找她们,或者是请她们过来问问么?”福伯点头躬身请示。

    “这个就不用了,我也就是问问。”周朔看着点头哈腰的老管家,有点别扭,作为一个现代人,他很不适应这样,不过也没办法强行扭转他。

    “那朔少爷,您这次在家准备待多久?”福伯略有些迟疑得发问,瑶月如和瑶月婷交待把他把周朔当成主人对待,他是一点不敢迟疑,因为这个世界是实力说话的,即便周朔几个月不知去向,他也不敢多问什么。

    “看情况,我现在有事要去一趟,嗯,你知道怎么联系到出云国的禅银纱公主么?”周朔眨了眨眼睛,他原本准备说去一趟出云国,但想一想,似乎兴许可以直接从神风国联系那位银鲨王也说不准。

    “禅银纱公主?”福微微张嘴,出云国公主,这样的人,他怎么知道如何联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