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九还山
    ,精彩小说免费!

    鸠盘婆乃是魔教中的一个大佬,原是山中蛮女,后来因情场失意,妒愤入山,巧逢一位魔教前辈,得授三部魔经,从而开山立教,因鸠盘婆本人便是蛮族,再加上魔道行法时,多有果体异装之样,所以她那一支教派便称作赤身教。

    许飞娘对于赤身教的情况也没有隐瞒,将大概说了一遍后,听完她的说法后,周朔便感觉有点古怪,不但是邪教,而且还是有异装癖的邪教,好像蜀山里确实有这种古怪法术,以脱衣果体作天魔舞施法,令敌人神智尽失。

    其实那种脱衣果体的法术,情况大约与冥神炼魂录差不多,修炼是从性功上突破,冥神炼魂录以享受到的快乐充实念头,而脱衣的天魔舞,大约是抛弃自身的羞耻感,以此来获得心灵上的自我突破。

    虽然明白原理,但是其中法术到底如何,还需要进一步探询,周朔对于加入赤身教没什么兴趣,但是去九还山走一趟的想法却有,于是向许飞娘把话说明并且道歉谢绝她的好意。

    “道友抗拒赤身教也是人之常情,我等修道之人虽不似凡人有大拘束,但到底注重人伦仪态,而魔道修炼之古怪,也是前所未见。”许飞娘一点不亏为‘万妙仙姑’的绰号,一点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笑着点头,而后不待周朔开口又道。

    “道友要去九还山一行,恐是想一晤魔教**,不过鸠盘仙婆虽然广开有缘,但是其性情古怪,仙婆昔年有一个汉人男弟子,可惜狡滑叛门,道友这翻上门只怕是讨不得好去,不如我随道友走一趟吧!”

    “这怎么好意思?”周朔看着许飞娘,不由有点惊讶,他看得出来许飞娘有拉拢自己的意思,但是这样亲自跟自己去一趟九还山,有这个必要么?

    “反正闲来无事,也正好去西南拜访些朋友,道友随我来。”许飞娘笑呵呵得摆了摆手,引着周朔调转剑光,朝着西南方向飞去。

    “道友还有朋友在西南?”周朔驾驭剑光跟上。

    “哈哈,飞娘在这修界圈子里还算是有些朋友,我有一位带发修行的道友在成都城外的碧筠庵潜修,我等虽处俗世这外,身在天南地北,但凭道法仙剑,朝游北海暮苍梧不过小事耳。”许飞娘急催剑光前行,笑语声袅袅而来,自带一股仙侠豪气。

    “朝游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真仙家也。”周朔看着飞掠前方的剑光,不由得想要拍手称赞,但不得不御剑随上对方,这许飞娘的功力也真个高强,她的飞剑似乎炼得更高,而且御剑手法以、速度远在他之上,这还是刻意缓等自己。

    周朔跟着许飞娘一齐御剑当空,一前一后化作两道流星,自天空朝西南方向急掠而去,有地头蛇许飞娘带路,他这一路走得极安稳,下方的人烟城镇渐止,群山丛林莽莽不知其尽。

    “轰隆!”不知从何时开始,周朔跟着许飞娘一起御剑自莽林上空穿过,远处的莽林极远处传来沉沉的雷声,伴随着这声音,天空中的光线也不自觉得黑了下来,而许飞娘也猛得停住剑光。

    “怎么了?”周朔急刹住剑光,看着停下的许飞娘,目光望着远处传来闷雷响声的荒莽林峰深处,那里面似乎有人在斗法。

    “九还山便在前方,不过有些情况,似乎有人在攻打鸠盘仙婆的魔宫。”许飞娘看着远处的天空,秀眉微皱了起来。

    “……”周朔收回远视的目光,看着皱起眉毛的许飞娘,将眼睛微眨了眨,说实话,他都还没有看到九还山的边呢!

    “这倒是我的不是了,道友你不知道,九还山便在前方了,只是那鸠盘仙婆的魔宫乃是用**掩盖,而且此刻来人非同小可,便是我也难窥究竟。”许飞娘看着周朔不太明白的表情,不由得连忙解释。

    “你们两个小娃娃是谁?”就在周朔刚要开口时,一声突兀的声音传进他的耳中。

    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周朔目光微变,他的聪明二窍自打开后,一直以目光灵敏见长,见谁根本不用去看,只需要凭借声音便能确定对方的一些消息,但是在这个声音面前,他的聪明二窍仿佛完全失效,就连这声音主人是男是女,他都完全听不出来,声音的方向,更像是从自己心里响起的。

    “晚辈许飞娘,见过前辈。”许飞娘听着突进耳朵里的声音,脸色同样变化。

    “晚辈周朔,见过前辈。”周朔扫了一眼许飞娘有点变化的脸色,感觉有点不太好,似乎撞上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

    “你们是来找鸠盘婆那贱婢的吧!”声音犹如从心中响起,加剧了周朔和许飞娘心中的不妙感,鸠盘婆似乎惹了一个高手到这里来堵门了。

    “老匹夫,你自倚修炼阿修罗**,欺我太甚,今日有你无我。”气急败坏的尖叫声自远处响起,在莽林野峰间不断回响。

    “哼,贱婢,修炼几个死人骨头,自创邪派与我魔教丢人,我告诉你,今日你若不把我两个徒儿交出来,我便拆了你这九还山的破庙。”

    “你的徒弟丢了便自己去找,到我这里来耀武扬威作甚。”气急败坏的尖叫里带着委屈声,周朔眉毛跳动了两下,而后悄悄望了眼同样震惊的许飞娘,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声音是鸠盘婆的,这位魔教大佬竟然被人堵门堵得委屈了?

    “哼,瑶儿和琪儿前几日,便是在你这九还山附近消失,你敢说你毫不知情?”声音的质问中,带着一丝怀疑。

    “你若是一意认为徒弟是我掳走的,便砸了我这九还山,不过老匹夫你等着,今日我法力不及你,他日我定要踏上你的神剑峰,将你的天欲宫移为平地。”尖叫声越加气急败坏,不顾一切的撂下狠话。

    “我等着你。”淡淡的声音里,周朔终于听到一丝隐隐的苍老,紧接着面前黄光一闪,目光中映出一个红色的高大身影来。

    “前辈……”许飞娘看着精光落到面前的人影,不由得微屏住呼吸,但是还没等话说完,便自感觉眼前黄光一闪,那人影将红色袍袖一扬,黄光裹住周朔,话都没给一句,便自化作一道黄光经天而去。

    “……”许飞娘看着裹走周朔,直接经天而去的黄光,不由得张了张嘴,那位前辈把他带走干嘛?

    “鸠盘教主,许飞娘这里拜见了。”许飞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又猜测不到情况,于是御剑飞到近前,落到一座逐渐从空气中突显出来的山峰峡谷前发出声音。

    “进来。”略微嘶哑的苍老女声传出,许飞娘连忙将剑光按低,飞入峡谷之中,穿过九转七还的峡谷通道,来到一处横亘于峰间的巨大魔宫前。

    建在峡谷上的魔宫金碧辉煌,只是外面笼罩着一层淡淡黑烟,黑烟中光芒隐现,一眼望过去,只见内里走马观花般,帝王将相,贩夫走卒,无数人影闪烁其间,许飞娘也不看这些光影,将剑光敛起,而后步入宫墙,来到宫阶前,那宫阶前已经站着一束黑烟,烟气中一个身高不过四尺,浑身黑瘦如干尸,鼻尖上唇长,形容似鸠鸟雷公的老妪驻着鸟头铁杖,朝西方远去的黄光望定,眼中绿色光芒忽长忽短。

    “鸠盘教主。”许飞娘看着宫阶上黑烟中望西,眼中绿色凶光吞吐不定的老妪,小心翼翼得唤了一声。

    “跟你来的那个小子是什么人?你带他来此作什么?”鸠盘婆低头看着恭谨的妙龄道姑。

    “那人叫作周朔,乃是飞娘在路上意外碰到的一位异人,他此来本是为向教主求教道法,乃至有意拜入教主门下,故所飞娘将他带至来此。”许飞娘没有隐瞒,也隐瞒不过去,她深知这位赤身教主不但精通魔法,更擅长先天神数,前知之力远超自己。

    “哼,他倒是一身好福气。”鸠盘婆冷哼一声,手中黑色鸟头铁杖微跺,身外黑色烟束消散,露出全身来,只见**黑瘦的身上,只穿着一条乌羽与树叶交织的短裙和一件金碧辉煌的云肩,露出来的手脚都非人手人脚,而是手指脚趾箕张屈起,犹如鸟爪一般。

    “前辈,刚才那位是?”许飞娘看着冷哼的鸠盘婆,不由得小心翼翼得提问,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号作尸毗,是我魔教中的一个老不死,与我这一支不和,所以出教别创,你带来的那个小子死不了,而且还和那老不死的有一段师徒之缘,只是前景不明,今天这事……。”鸠盘婆想起自己被堵门的事情,犹如黑铁一般的雷公脸上,顿时显得有些狰狞阴沉。

    “……”许飞娘看着脸色狰狞的鸠盘婆,连忙将头低了下去,同时心中惊骇不已,尸毗老人,那不是魔教中的第一人物,传说其得道千年,他,他竟然与周道友有师徒缘份,周道友,你这翻算是赚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