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皇天始龙甲
    黑色的烟质泛开,面对漫天落下的火星光雨,除去身裹水银月甲的冠军候杨安之外,在场的每个人,或是一声巨吼,或是抬手放出一道防护的道术灵光,将火星光雨防护在身外,丝毫不敢让之近身。

    “哈哈,圣女,干得好,咱们一起连手,把这些家伙一起干掉。”周朔用神通鞭荡开殇芒神枪的攻击,而后在五条黑色人影的守护下发出长笑,那天上火星光雨能穿石融土,但落到他身前,便被黑烟给吞噬掉。

    “苏沐,你敢搞鬼?”赵飞儿将念头运成黑白色,与燕真宗一齐护住自己,发出一声尖叫。

    “你个贱妇,也值得搞鬼对付?五力士,给我把这个贱妇杀了。”许杰看着开口尖叫的赵飞儿,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神通鞭一指,身后五条黑色人影顿时一齐扑出,这五条黑色人影犹如烟质,每条人影上分别闪出电弧、气流、水汽、火花和泥水。

    上清派最正宗的五力士符,不同于流传于普通异人间普通五鬼符所唤出的五鬼,这五力士符所唤出的五股黑色人影,乃是人身五尸所化。

    道教有三尸和五尸的说法,这五尸便是五脏中的死气所凝聚,修炼者要消灭死气,引至生气,以求得长生,而这上清派便由此而研发出五力士符,以控制死气,将五鬼化作五力士。

    五力士初召时不过是一阵黑色烟气,与普通人召唤的鬼魅精灵没有任何不同,但是日久天长的修炼之后,五股人形魅影会各生出一股属性力量,这便是上清派玄门正宗的长处。

    “圣女,咱们一起动手。”周朔将五鬼送去干掉燕真宗和赵飞儿,本人也毫不放松,脚下闪亮起戴院长咒,身形急避开冠军候一枪,向赵飞儿和燕真宗突击而去。

    周朔是真想给大罗派宗主一点颜色看一看,但是还不等近前,突然眼前亮起一片晶亮光芒,犹如盾形一般,将赵飞儿和燕真宗两人护在其中,却是瑶清慧在旁插手。

    “嗤。”伴随着插手的瑶清慧,虚空中那道蓝汪汪的剑光再次出现,不只是蓝汪汪的剑光,还有一道青铜古钟从天倒扣而下,这件古钟一出现,空气万物全部停止流动,似乎有种时间凝滞之感。

    “太宇之塔,宙极之钟,圣女,你可算让我见识到咱们太上道的功法了。”周朔对于凝滞的时空间毫无涩感,发出一声哈哈大笑,神通鞭朝追来的杨安放出一片金霞,同时将剑丸从嘴里吐了出来。

    剑丸出口,化作一溜寒星,借着宙极之钟镇压全场的架势,围着瑶清慧的腰身一绕,这位瑶池派宗主立时腰身断为两截坠地,只留下神魂停在原地,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还不快走。”周朔一剑斩掉瑶清慧的肉身,发出一声喝语,瑶清慧回过神来,顿时顾不上管坠地断裂的尸身,神魂化作一道清光溜走。

    周朔看着溜掉的瑶清慧,远远得看了一眼神鹰王,这个沉着脸的妖仙面对他的一望,脸色有些大骇,但等刹那后便反应过来,瞬间放出一团清光,肉身腾空飞走。

    “今天你们都得死。”周朔看着离开的神鹰王,紧了紧右手的神通鞭,金色的光芒瞬间覆盖全身,湛蓝的光芒从眼中透出,左手指尖划出无数道符文,向上方落下的青钟铜冲去。

    “轰隆!”空中符文与青铜巨钟一碰,顿时发出砰然巨响炸开,青铜巨钟被掀飞出去。

    “我要看看,咱们到底是谁死!”冠军候手持殇芒神枪,看着金光耀眼,又气势大作的周朔,不由得发出一声虎吼,一记英勇飞跃扑到周朔头顶,手中殇芒神枪奋力朝金光扎捅下去。

    “那你看看你身后。”周朔握着神通鞭,湛蓝的目光反望,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什么……”冠军候看着金光里的家伙,目光不由一凝,手中殇芒神枪下意识回撤朝着身后戳去,咯吱,战神殇留下的神枪点在飞来的流星之上,枪尖受力一阵弯曲,随后流星倒飞出去,而冠军候则从空中横飞出许远。

    “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我不杀你,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周朔看着横飞出去的冠军候,左手划出数条符箓,长长的符文犹如蠕虫,朝着身披月光银甲的冠军候撞去。

    “轰隆!”烟尘再次炸开,周朔站在烟尘外,眼中蓝光望着炸开的烟尘眯成一条缝隙,手中握着神通鞭,剑丸更化作一道流星环在护身金光外。

    此刻的战场之上,冠军候的那一系列的小武圣,已经全部或被腰斩,或被枭首,尸首躺了一地,除了武温候府的大管家吴文辉实力较为强劲,仗着手里的如意棒残留了一口气,但是左手依旧被齐肘断去。

    “武温候爷,你等到现在才出来收拾这一地的烂滩子,不嫌晚了一些?”周朔握着神通鞭,顶着剑丸与金光的双重保护,看着蔓延的烟尘笑问道。

    “…………”空气蓦得一静,烟尘之中突出一条金影,笔直向着周朔撞来,伴随着这道拖成光的金色人影,一道森寒的光芒从天斩下,这道森寒光芒比及先前苏沐放出的蓝色剑光,要锐利了十倍,当然,这只是锐利程度上。

    “嗤!”锐利的寒光刹那间斩落在地上,入地十数米,而后猛得缩回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只留下一道看不到底的刀痕在地上,至于躲过一刀的周朔,则已经被金色的重重人影包裹。

    “妖孽,今日你非死不可。”重重的金色人影,正是穿上宝甲的洪玄机,这位大乾太师幻出重重身影,围绕着周朔刹那间送出数百拳,砰得一声,将护身金光打成粉碎,而被鳞质包裹着的双手成爪形按向周朔。

    在洪玄机的一爪之下,空气仿佛是如浆水般一般溅化开来,每一滴空气水点化出无数形状,显得格外美丽,而在这股美丽之下,周朔所有的退路也都被封死,诸天大圣爪,洪玄机的这一招,已经超出了武技的范围。

    “我要看看到底是谁死?”周朔眼中湛蓝光芒散去,感受着透来的杀机,咧嘴露出笑意,手中神通鞭反对着洪玄机伸来的手掌劈去。

    面对劈来的神通鞭,即便有着宝甲的保护,洪玄机也不敢大意,手掌改抓向神通鞭,打算凭借对力量的精准控制,将这柄神兵给夺走,然而还不等他碰到神通鞭,对面的周朔便张开嘴,吐出一道流星。

    剑丸总是神出鬼没的,即便是洪玄机有着预料,依旧被流星撞在腰间,整个人倒飞出百来米,当他伸手想抓住顶飞自己的小东西时,小东西竟然又如流星一般,左右回旋间,飞落到周朔面前。

    “洪玄机,光凭这皇天始龙甲,你可杀不了我,怎么着,你也得让杨盘把造化之舟拉出来溜溜。”周朔张嘴将飞回的剑丸吞下,身上重新升起一层金光,发出一冷哼之声,刚才混乱中看不甚清,现在情况落定下来,洪玄机露出全貌,却是龙首人身,浑身金黄鳞片,犹如人形暴龙,这是皇天始龙甲的作用,这位大乾太师现在连飞剑都砍不伤。

    “大胆,竟敢直呼天子名讳,今日我必要你这妖人伏首。”洪玄机迸手剑指周朔,发出严厉喝斥。

    “杨盘杨盘杨盘杨盘杨盘杨盘…………”周朔看着严辞厉斥的忠臣,眨眼便将乾帝的名讳重复数遍,但还不等接着念下去,便被眨眼撞到面前的洪玄机打断。

    便是骂洪玄机的祖宗十八代,也不及骂乾帝杨盘能够激怒他,这便是理学大家的人生准则,把这条准则贯彻,用‘狗奴才’这种无意义的贬词,已经不足以形容洪玄机了。

    “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这妖孽。”洪玄机一拳将金光打得扭曲变化,杀气疯狂露出。

    “我操杨盘他全家。”周朔看着金光外杀气四溢的金黄龙人,微笑着吐出一句话,无数白色利芒从浑身毛孔中涌出,将整个人裹在其中,形成一柄利芒,而蹿离地面,冲天而去。

    “休走,妖人,有胆你与我战上一场。”洪玄机看着浑身金光消逝,化白光飞天的周朔,咆哮一声,而后化作一道金光从地上飞起,只是速度并不快。

    “洪玄机,有本事你把皇天始龙甲脱了,你把皇天始龙甲脱了,我就勉强不问候杨盘他老妈,否则我连他妈一起问候。”周朔微微止住剑光去势,同时远远丢下一句话。

    “妖孽,今日我必……”洪玄机看着前方微微止速的白光,听着远远传来的话,不由得双眼一红,浑身暴戾气息大涨,速度再次加快,但却不防前方的虚空中,一支有人腿粗,七八人长,两端紧箍盘龙的巨棍突然横出,轰隆一记,将他当头一棒,如棒球般垒飞出去。

    “干得漂亮,不过大周太祖,我这里就不陪了,你自己玩吧!”周朔看着偷袭得手的巨棒,不由得长笑一声,身化剑光远遁而去。

    “洪玄机,今日打你一棒权且记下,来日再与你大乾王朝算灭国亡家之恨。”在洪玄机身化金光飞回来前,声音自虚空中渺渺而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