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太上圣女
    周朔看着脱口而出的白衫公子,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懵逼,出云狂人,这是自己的外号?好像有那么回事,不过是不是有点low了,而且是谁给自己传出来的,又是怎么叫出来的,能不能换个比较威风一点的?

    “原来是出云狂人到这里来了。”几名公子哥听着同伴的话,却是一下子猜疑尽去,用‘原来如此’的目光看着周朔。

    “那几位能走了么?”周朔看着几个公子哥儿的表情,目光微斜了斜。

    “走?周兄,你在出云王宫放出大话,渺尽我大乾天州青英,如今来到这玉京城,还敢叫我们走?”白衫公子捏着杆玉笛,语气里带着股慢条厮理的味道。

    “不错,今日……”青衫的公子用折扇拍打手心,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朔断了过去。

    “那看样子是不准备走了,也罢。”周朔看着几个公子哥儿的表情,不由感觉有点无趣,将手轻轻一摆,对面几个公子还没等开口,便自被无形大手捉悬到空中,还没等脸色变完,便被数股平地升起的狂风裹住,而被直送上天空,在尖叫声中被扔到散花楼街外去了。

    “周真人又何必如此,几位公子不过是苏沐请来的客人而已。”声音犹似乎暖流自堂屋内传开,将公子哥儿的尖叫声给吹散。

    “圣女,你都说了,不过是请来的客人而已。”周朔扫了一眼残存在屋内的仆役,那些公子哥儿的随侍顿时会意,纷纷退出散花楼,只剩下散花楼阿母一人挺坐在那里,这位老鸨也是被吓得不轻。

    “陈妈,你下去吧!”屋内的声音传来,本来吓得瘫坐在地上的老鸨闻言,顿时缓过一口气来,拿惊惧的眼神看着周朔,而后匆匆得离开,周朔看着这老女人走开,方才迈步进了堂屋。

    堂屋正燃着清香,座案设在各处,上面还奉着瓷盏茶水果品糕点,正中心的主位上正坐着一个女子,这女子身上一袭轻纱,不施任何粉黛,但一股自然仙气从身上飘出,犹如无形光芒,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太上道圣女,苏沐。

    “圣女,我亲爱的姐姐大人呢?”周朔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女子,看了一眼屋内的座案,如果没有自己这个不速之客,刚才那些公子哥儿,现在应该正争相向这位太上圣女献情邀好吧!

    “小鹤儿已经回西域去了,你这次倒是来晚了。”苏沐见进门就四处打量的家伙,慢条厮理得端起手边的茶盏发话。

    “姐姐大人她没跟着无生、真空那些家伙了?”周朔看着自如答话的苏沐,不由微微一奇,鹤无生已经回西域了,她现在不当无生道圣女了?

    “前些日子,无生圣母在庆州叫人给捉住,小鹤儿的身份暴露了,我叫她离开京城,去西域谢姨那里了。”苏沐放下茶盏,拿眼角的余光打量着一脸笑意的周朔。

    “那真是可惜,要知道我这次从海外回来,可是特地要找姐姐大人亲近一下的。”周朔看着随意扔出消息,并且打量自己反应的女人,不由得嘴角勾了起来,若他是个什么也不知道的人,当真会被这女人给唬住。

    “你也倒确实有些命数,不过可惜了。”苏沐将目光移开,看着门外院落里的花景,形像犹如一名阁中闲来无事,出神观花的仕女。

    “圣女就没有什么别的想跟我说?”周朔将双手背到身后,步子微微踱开些许,拦在苏沐犹如烟云的目光前,脸上带着笑意。

    “话说得太多也不尽用,你的道术功法想来也练得成了,不如就向我试来!”苏沐将目光收回,看着似笑非笑的周朔,将身形端正起来,显示出太上道圣女高贵不可侵犯的气质来。

    “圣女这话说得,周朔可不是什么坏人,只是谨记当年姐姐的教导,只是今日不能与姐姐重逢,颇有一些遗憾……”周朔看着态度强势的女人,不由得嘴角勾了一下,这女人外表看上去强势,然而这正是没有把握的表现,太上道圣女到底也要食人间烟火,玩弄皇权的霸道,完全是由实力所支撑的,当实力不能解决问题时,霸道就荡然无存。

    “我也晓得你的想法,不过当年小鹤儿……。”苏沐看着勾着嘴角,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家伙,不由得心中微闷,面上不动声色得辩解,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打断。

    “嗯,圣女,我能不能问问你,你知不知道绿柳庄怎么走?”周朔看着也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也没有了再欺负的兴致,不过目前在玉京,他可没有什么落脚处。

    “绿柳庄?你要去找洪易?”苏沐很容易能联想到一些事情。

    “不错,在玉京还没有住处,只能到我那小兄弟那里借住一下,嗯,圣女应该与我那小兄弟见过了吧!”周朔看着联想到什么的苏沐,不由得露出些许笑意,苏沐已经与洪易见过,并且还动过手了。

    “他在庆州捉住无生老母,小鹤儿将事情禀到我这里,却不想暴露了她自己的身份。”苏沐看着周朔的样子,也知道事情瞒不住,将事情具体得说了一遍,鹤无生本来是太上道长老,卧底在无生道里面,因为将消息告诉了她,从而使自己在太子杨元那里暴露了身份,不得不避走西域。

    “看上去圣女也想送我那小兄弟一场富贵,不过他倒是像我。”周朔不由得笑了起来,鹤无生也曾经要送他一场富贵,太上道的风格就是这样。

    “本来确实想看在冰云师姐的面上,送他一场富贵,只可惜……”苏沐看着笑意满面的家伙,心中没来由有点郁闷。

    “圣女,咱们这太上道的招牌,要砸在你和宗主手里喽!”周朔捕捉到女人眼底的郁闷,不由得心中更乐,号称监察天下皇权的太上道,已经威风不在了,源自于实力的嚣张霸道,又与云烟差在哪里?

    “威名总是眼底烟云,宗主如今已经有了谋划,杨盘父子命将不久矣!”苏沐将目光垂下,并不在意周朔的嘲笑,只是淡淡的叙说事情。

    “那便等着看宗主他的计划了,我如今却是要去绿柳庄了。”周朔看着古井无波的女人,将目光收了回来,这女人虽说实力不怎么样,但却并非没有一搏之力,但这里是玉京城,却是不好胡来。

    “玉京城西七十里处。”苏沐看着转身离去的周朔,将地点吐出。

    “谢圣女喽!”周朔背对着苏沐摇了摇手,同时也让有点愣神的花弄影从后方跟上。

    “公子。”花弄影看了一眼端坐在堂屋中的女人,急急得跟上周朔,小心脏有点砰砰的乱响,因为作为一名旁听者,她听到了太多不该接触的秘密,太上道,威风还要压大禅寺一筹的圣地。

    周朔大步踏出散花楼,此刻花街上,已经不复先前的涌挤,那些被扔出来的公子哥儿,也都已经带着家仆随从消失不见,不过还好,他和花弄影的马还在楼外,由刚才那个青衣小厮看守着。

    “你倒是还好,把马还我吧!”周朔看着青衣小厮,不由得笑着上前要马。

    “公子,圣女正在等着您。”青衣小厮满脸含笑,将马缰恭敬得递给周朔,同时道出一句话来。

    “嗯?是芸姑姑?”周朔接着马缰,听着莫名其妙一句话,不由得微愣了一下,而后瞬间想起来,自己这似乎跟圣女很有缘,才刚见了一个,现在又来一个,自己认识的圣女,除了那位亲爱的师傅姐姐,还有现在里面的苏沐外,就只有这个芸香香了。

    “是,圣女正在天桥的天池居内,月婷小姐和瑶宗主也在。”青衣小厮毕恭毕敬,与周朔来时完全不若一人。

    “那倒是好,我不用去绿柳庄讨扰了。”周朔也不去在意这毕恭毕敬的小厮,对方是被芸香香的道法迷住了,闻香教,比起无生道、真空道可老牌多了,当年是能与太上道比拟,差点取得天下的势力,可惜现在也是个过景的黄花菜,不过总比自己好,自己需要去绿柳庄了。

    周朔心中作着想法,翻身便自上马,而后领着花弄影直奔天桥,这天桥的去处他却是知道,当初他乍到玉京城内,便是在天桥和文庙两处,想要淘秘藉,结果却撞到无生、真空两道的邪道手里,也不知那玄叶、无空两人还活着不。

    天池居的牌扁之下,周朔翻身下马,由迎上来的小二将马匹牵走,而后与花弄影一齐踏入大门,这天池居其实就是一所高级客栈,服务自然也比花街那种地方周到许多,马匹由小二牵走,内里也有专人等待,直接引着他去后院寻人,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极标准的笑容。

    “公子,请进。”仆役将静室窗门推开,向着周朔躬身引手,周朔看着保持完美笑容的仆役,对于闻香教那传说中的天香三卷略感邪异,但还是踏入静室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