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永无止境
    无边的黑暗在视界里蔓延,对于恐惧的气息和自我内心的软弱,周朔已经学会接受自己的这些恐惧与软弱,这种接受并非是指麻木的外强中干,而是勇于直面自己的恐惧与软弱,人立于天地间,源于何因要恐惧软弱。

    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无所畏惧,因为他们手握力量、权利和金钱,然而当作为倚仗的力量、权利和金钱被剥离后,他们所显露出来的内在,比之普通人还要脆弱,而周朔在幻象中所遭遇的,便是自己被剥去任何力量后的软弱与恐惧。

    在寂静的恐惧,还有哄人入睡的软弱中,周朔直面着自己的内心,意识接受着恐惧气息的冲涮,慢慢的似乎碰到某个点,意识中释放出一片清润的光芒,那萦绕在四周的无言恐惧气息,遭遇到这股清润之光后,立即向着四周退开。

    这股清润之色,破除一切恐惧、软弱的光芒,赫然正是性光,没有经过禅定冥想,没有运用过去弥陀经里的功法,而是完全看破自我,由内在心性中释放出来的光芒,锻炼自己的心性,这也是性功的修炼真正意义所在。

    “这才是性命双全。”周朔感觉一阵冥冥渺渺,身体一阵飘飘荡荡间离体,双眼视觉自如恢复,立身于一片清明天地之间,低头看着自己彻底脱去阴气,且凝实如生人的魂体,心中发出感叹。

    常人修炼都道性命双全,但是性命其实是一体的,如一个硬币的两面,当人们把性功只放在锻炼神魂强度上时,这功夫便走入命功范畴,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阳神世界的修道者,大多都犯在这个毛病上,所以渡雷劫的人,面对雷劫中的天地意志考验,基本都是九死一生。

    “这幻境,似乎还没有……”周朔感叹着修行之路上的玄奥,抬头看着立身的清明天地,不由得微微迟疑,自己明明已经突破了内心的恐惧与软弱,但为什么还没有回到身体里,而是坠进这个新的幻境内。

    周朔扫目注视着四周,只见自己立身于一处湖面上,四周笼罩着迷雾,脚下的湖水清净澄澈,正在茫然无措之际,前方的浓雾微滚,浓浓的雾气之中,走出一个身影来,身着紧身绣金黑服,白色碎发被额头布巾绑住,左手持着一把朱鞘长剑。

    “卫庄?”周朔看着自浓雾中走来的人影,不由得微微挑眉,但意识只转了一刹,便自可以明白不对,这是幻境具现出来的家伙,在战胜无言软弱与恐惧的文戏后,接下来便是直面挑战的武戏,用搏杀来打碎心中的屏障,这是二次雷劫和三次雷劫的考验,不过……。

    “我对卫庄这货有恐惧?”周朔看着向自己走来,并且伸手握住鲨齿剑鞘的卫庄,将眉毛挑了挑,记得洪易那货在雷劫里遇见的幻象是他老子洪玄机,自己怎么见到卫庄了,自己对他应该没有恐惧才对啊!

    不管有没有恐惧,对面的卫庄已经完全拔出鲨齿剑,并且身形掠起水面,向着自己直扑过来,周朔退步晃身避开,险险避过对方刺来的长剑,而后收身向后疾退,站在一个剑术高手的长剑范围内,是一个极危险的事情。

    “妈蛋。”周朔看着紧追不舍的卫庄,身形翩让急退,忍不住有些骂娘,就如同面对恐惧时只能自我接受看开一般,这场幻象游戏,他的实力依旧被限制住了,身体的素质没有原先的灵活、强大,也或者是对面的‘卫庄’被升级到和他一般的身体素质,这不是最重要,最重要得是,他手里连把剑都没有。

    鲨齿的剑锋扫过皮肤时,周朔感觉身体浮起一层层鸡皮疙瘩,这剑的锋利是毫无疑问的,而他自己,运不起横练、金光咒等防护武功法术,更召不来飞剑,画不得符箓,甚至连存档重来的能力也没了,能够使用的工具,只有自己的身体。

    “你逼我的。”周朔动腰避开鲨齿一刺,再晃腰抽身,避开鲨齿的一剑横扫,看着面无表情的‘卫庄’,右手猛得一动,伸手抓向‘卫庄’的手腕,想要空手夺白刃,然而卫庄将腕一折,剑刃捥花回削,逼得周朔不得不将手放开。

    趁着鲨齿回削,周朔瞬间趁身,并且欺身压近‘卫庄’,浑身骨骼运转间,做出不可思议的动作,腰身折成九十度,手脚反转活动,浑身骨骼任意扭转,用得正是已经放弃许久武技飞灵柔骨身。

    飞灵柔骨身、松鹤万寿拳,周朔凭借着老早以前放弃的武技,和‘卫庄’纠缠了半刻钟,这是切实的战斗,对方的长剑,只要有机会的话,就会毫不犹豫的刺出斩下,而周朔却有些束手束脚,不敢去碰那切实的剑锋,所以显得有些狼狈。

    鲨齿在‘卫庄’的手中,剑招绵绵不绝,锋利的长剑,配合精髓的横剑术,周朔完全占不到便宜,如果不心理已经够强大,早就已经丧身剑下了,在左右思考后,周朔也把心给狠了下来,趁着鲨齿突刺之机,左手一把攥住剑身,而后顾不得掌心的刺痛与鲜血,右臂蜷起,一个进步踏地,铁肘硬怼在‘卫庄’的下巴上。

    “砰!”面无表情,眼神带着蔑视的‘卫庄’将脸一仰,周朔放了一记狠招,用手硬抓鲨齿,也干脆也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卫庄’被揍的瞬间,双手掰住他的握剑右臂向下一摔,再提膝上撞。

    “咔嚓!”‘卫庄’的右臂被周朔双手配合膝盖拗断,手中鲨齿剑也自然脱手,被周朔一把接过,再反手穿心刺入他的胸膛。

    周朔看着脸色始终带着蔑视的‘卫庄’,握剑的手微扭,被剑穿心的‘卫庄’双眼失去神色,而后慢慢得摔倒在地,身体化作清水,融入脚下的湖面,看得周朔眉毛微跳,抬起头扫视一下四周,果然只见左近的一处迷雾翻滚,突出一个高大的人影来。

    “……”周朔看着迷雾中走出的人影,不由得眉毛剧烈跳动了两下,这人白须白发,一双没有太多神彩的眼睛半眯,长袖过膝的大褂道袍披在身上,天师府的老天师张之维。

    “得了。”周朔看着不作丝毫声气,只向着自己走来的‘张之维’,将手中的鲨齿剑紧了紧,这场游戏是打怪通关,只是不知道那最后的boss是什么,蚩尤?

    周朔将流血的左手握紧,右手紧了紧鲨齿,而后尝试运起体内先天一气,果然,虽说通关艰难,但是总有收获的,打赢了第一关的卫庄,缴获到鲨齿剑一柄,体内先天一气也自可以运用。

    如果说碰上卫庄有些意外,那么碰上张之维,周朔就没那么多的感叹了,因为他确实怕过这老头,上次大闹龙虎山的时候,他可是记得这老头有多猛,那金光咒运起来,比探照灯还要亮。

    “嗤!”鲨齿剑尖吐出气息,在刺入半眯的瞳孔前,被一层薄薄得,但有如实质的金光拦了下来。

    “嘿。”周朔看着身上亮起金光的老头,轻声吐出一口长气,整个右臂的肌肉,犹如弹簧般拧转起来,劲力由臂至掌心,再注入手中长剑,嗖得一声,被金光挡住的鲨齿剑尖,瞬间如同一枚钻头般转动起来,咯吱声中要钻入金光之中。

    剑尖距离半眯的瞳孔只余几厘米,‘张之维’的神情始终不变,右手食指轻轻一弹,那犹如实质的金光微微内敛,然后吐出一层层极细的金线,顺着鲨齿剑如钻头般的剑尖,缠到剑身之上。

    “金光咒还能这么用?”周朔看着缠到剑身上的金色丝线,不由得目光微动,这阴阳二气是不是直接把张之维搬到自己面前了。

    虽然有点吃惊,但周朔将右臂一挑,缠到剑身上的金线顿时根根断裂,鲨齿剑也跳到空中,随着周朔的右臂一甩,狠狠得劈斩在‘张之维’身上,砍得金光涟漪顿开,溅起一抹鲜血。

    “…………”周朔看着被颈肩上豁口里流着鲜血,浑身缓化清水融入湖面的‘张之维’,将眼睛微抬了起来,下一个是谁,蚩尤?

    迷雾缓缓翻滚,周朔感受着体内缓缓回归的实力,一剑砍死‘张之维’,算是又通过一关,他身上的实力已经全部回来,这就像是一个通关游戏,每过一关,除了打倒boss外,还会得到一些经验和装备,直到打倒最后的boss。

    周朔感受着充沛于体内的力量,看着向两边退开的迷雾,迷雾中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袍黑带,长发披在脑后的青年,面目说不上俊,但也说不上丑,手中提着一口奇形长剑,这第三关的boss,竟然是自己。

    看到对面手提鲨齿的自己,周朔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很合理,在他有限的经历之中,卫庄和张之维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但是人这辈子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个,就是自己。

    周朔看着对面的自己,将手中的鲨齿剑抛下,而对面缓缓走来的‘周朔’还没有发动攻击,便自形化为流水落下。

    密室里,周朔将双眼睁开,打败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永远超过自己,不断进步的人将战无不胜。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