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报复出气
    徐慧摆了摆手,边吃着羊肉串,边说道:“无所谓了,总之呢,姐姐看好你,希望你们两个一直和和美美的,执手一生。”

    洛槿重重地点了点头,事情既然说开了,心里也就如释重负了。

    她道:“徐姐,我看你啊,是时候找一个男朋友了。”  徐慧伸手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说道:“这件事急不得,我又不是去菜市场买菜,这需要机遇,要遇到令自己心动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啊,我算是看透了,还是先忙事业吧,等我事业有成了,还怕没有

    男人吗?”

    洛槿笑了笑,说道:“嗯,徐姐,祝你情路一路平坦哦。”

    徐慧点点头,看着洛槿,两人俱是一笑。

    今天天色还不错,相比较于昨天,天气暖和了一些。

    吃过午饭,黄毛也没有闲着,正忙着清理和修整中央花坛。

    由于黄毛最近这段时间,表现很好,两个保镖对他放心了许多,他们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对黄毛冷嘲热讽,彼此之间,多了一份信任。

    这几天,黄毛也表现的很勤劳,看到哪位老人家上楼梯或者需要帮忙,他都会第一时间放下手中的工作,过去帮忙,每次都能获得老爷爷老奶奶慈祥的笑容,还有那一句,满含善意的“好孩子”。

    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正当他因为一直弯着腰做事感到腰酸背痛站起来试图歇息歇息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背后踹了一脚,一个趔趄没有站稳,趴到了花坛里。

    还好趴到了花坛里的那一圈绿色的草坪上,要是压到那些带刺的玫瑰和月季,只怕是要毁容了。

    这摔的一个狗啃泥让黄毛整个人都懵住了,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花着烟熏妆眼神犀利的年轻女人正脸带愤意地瞪着他。

    黄毛不解,拍了拍手上的泥土,边整理自己的衣服,边站起身来,看着沐以晴,问道:“姑娘,你认错了吧?”

    “看你这一头黄毛我就知道我没认错。”沐亦枫冷声说道:“你就是黄毛对吧?”

    这时,站在一旁谈天说地的两个保镖也注意到了黄毛这边的情况,两个人瞪大了眼睛往这边细细瞅着。

    “妈呀!这不是二小姐吗?”保镖a惊声说道。

    保镖b揉了揉眼睛,又定睛细看了一眼,说道:“哎呀妈呀,还真的是二小姐,她怎么来这里了?从天而降啊!”

    保镖a看向保镖b,说道:“我看二小姐那么生气,她和黄毛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仇恨?”

    保镖b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个黄毛也绑架过二小姐?”

    保镖a面无表情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有个提议,我们假装没看到,偷偷溜走如何?二小姐脾气那么火爆,可别殃及了我们。”

    保镖b点了点头,说道:“同意。”

    于是乎,两个人偷偷摸摸地溜到了一处木制长椅的旁边,蹲了下去,做贼似的看着黄毛那里。

    而在沐以晴和黄毛这里。

    &nb

    sp;  黄毛还是一脸的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挠了挠头,有些迟缓的说道:“是,我是黄毛。”

    “你胆子挺大的啊,竟然敢欺负到我们沐家的头上来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沐家是做什么的?”沐以晴叉着腰,双眸瞪着黄毛,厉声呵斥道。

    沐家?

    黄毛眼睛一转,心里已然明朗,眼前的这个人,怕是来为沐亦枫的女朋友出气的。

    “好!就算不说沐家,你竟然敢绑架我沐以晴的嫂子,你是不是活腻歪了?”沐以晴说着,撸起了袖子,瞪着黄毛,说道:“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

    这话说的黄毛心中一凛,这女人真心是不好惹啊。

    “我……”黄毛一时语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说话是吧?好,那就受死吧!”沐以晴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口袋里拿出一瓶防狼喷雾。

    嗤~

    一阵白色的烟雾在黄毛的眼前氤氲开来。

    黄毛的眼睛受到防狼喷雾的刺激,一下子感觉眼睛又辣又疼又涩,双手护着眼,痛苦地哀嚎着,又摔倒在地上,打着滚。

    沐以晴哼了一声,走过去又试探性地踢了他一脚,得意地说道:“我让你绑架我嫂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我沐以晴的厉害。”

    “啊~”黄毛边痛苦地呻吟着,边倒在地上疯狂地挣扎着。

    “啧啧啧。”躲在一旁的保镖a咂了咂嘴,对保镖b说道:“你看吧,我就说咱们躲一躲吧,要不然现在躺在地上的,不止有黄毛,还有咱俩。”

    “举瓶喷一喷,对躺有三人呐!”保镖b边看着倒地呻吟的黄毛,边吟诵道。

    保镖a鄙夷地瞪了他一眼,心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去胡乱改编诗人李白的诗句。

    “说!你今后还敢不敢了?”沐以晴交叉着双臂,高傲地问道。

    “不敢了,不敢了,女侠,我今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黄毛全身微微抽搐着说道。

    这句话是黄毛的心里话,经过在这养老院的二十多天,他仿佛有一种看破红尘,放淡一切的空灵感觉。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黄毛就在两个保镖如雷声一般的呼噜声里,胡思乱想着,这其中,就有令他偷鸡不成蚀把米、悔的肠子都青了的绑架事件。

    人一空闲,就容易胡思乱想,而人又很奇怪,有些人在胡思乱想中,走上极端或者违法犯罪的道路,而黄毛也相反,他走上了自我救赎的道路。  对于绑架洛槿这件事,他不愿提及,一方面是惭愧,一方面,这件事令他很伤心,如果当初郑亚坤没有来找自己,自己也就不会财迷心窍,去绑架洛槿。而如果没有绑架洛槿,就不会在这暗无天日的

    养老院里度日如年,饱受折磨。

    当然了,最近这几天还好,想想刚开始来到这里,黄毛真的欲哭无泪。  从各种低贱劳累的活儿,到王院长做的各种黑暗料理,再到张老太爷,再到黄老爷子,每一天发生的事,对他来说,都是伤痛的回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