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一场圈套
    “一个多月不见,洛槿还是这么能吃,不知道沐总,能不能养得起啊。”江莉莉调侃道。

    薛琪和陈梦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能吃怎么了?我吃你家米了吗?告诉你,我家总裁大人每天都给我下厨做好吃的,馋死你们。”洛槿瞪了一眼江莉莉,傲娇地说道。

    “洛槿同志,请你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我们三个单身狗面前撒狗粮,不然的话,我们将联合起来,对你实施制裁。”薛琪笑着说道。

    “怎么制裁?”洛槿眨眨眼,问道。

    “首先,今天这顿料理你别想吃了,其次,我们决定与你绝交,免的天天吃你的狗粮。”薛琪正要开口,却被江莉莉抢先开了口。

    “嘶~”洛槿倒吸了一口冷气,她道:“你们真狠。好吧,三位娘娘,我错了,跪求原谅。”

    洛槿说着,对着面前的三个好姐妹像模像样地作揖道。

    “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就绕了你,你平身吧。”江莉莉挥了挥衣袖,学着电视剧里那些贵妃娘娘高傲的动作,拖长了声音,说道。

    “谢娘娘。”洛槿也跟着配合地说道。

    四个人又是一通欢笑。

    陈梦道:“好了好了,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快点菜吧。”

    众人纷纷赞同,叫来了料理店里的服务生,点了寿司生鱼片,日本豆腐蒸虾仁,三文鱼刺身等比较奢侈的菜肴。

    转眼间,美味佳肴便端上了餐桌,几个人又边吃边聊,言笑晏晏。

    吃了午餐,几个人又开始转战各大百货商城,看着最新上市的新款衣服恋恋不舍,在化妆品柜台流连忘返,在一排一排精致的包包面前,蹀躞徘徊。

    想着就一周的时间,自己再怎么能吃,也花不掉沐亦枫给的那三万,还有自己昨天刚刚去财务部领到接近一万的工资。

    当财务部的一个职员告诉自己,这两个月的工资一共九千六百块时,洛槿直接就愣住了。

    自从自己进枫叶以来,满打满算,也不过就是一个多月的工作时间,根本不到两个月,可是工资竟然会这么多,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刚刚进入公司实习的大学生。  要知道,有很多公司或者企业的老板,采用的都是无薪制,就是实习生是没有工资报酬的,顶多会给点补贴,还有在个人简历里为其充实一下任职经验,而就算是有薪水的实习生,在这一线城市,每

    个月的工资最多也就三千块,只能勉强让自己在这个拥挤的城市存活下去。

    而像自己,没干够两个月,却拿到九千六百块工资的,可谓少之又少,只有那些特别出彩特别优秀的高学历的人才,步入大型集团和用人企业,有着良好表现的,才能拿到这么高的工资。

    自己几斤几两,洛槿是知道的,她想着,不会沐亦枫觉得自己是他女朋友,就多发工资吧?

    随即,她向财务部的那名员工表达了自己的疑虑。  那名员工倒也和善,冲洛槿一笑,说道:“洛小姐,你这样的工资,在我们公司,只是中下等水平,我们公司比较底层

    的领导,每年都是几十万的薪酬,普通员工,就算没有什么特别的贡献,每年年终

    奖加工资以及各类福利加起来,也有近二十万,所以,你这个薪酬并不算高,再者说了,你现在荣升组长了,下个月,也就跟着涨薪了。”

    洛槿听地都愣住了,大公司就是大公司,这儿的工资,简直不是一般的高啊。

    洛槿已经有了今生今世,死也不离开枫叶的冲动,在枫叶上班的人,真是太幸福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耿静也很纠结,到底要不要离开枫叶。

    既然发工资了,那当然就要犒劳一下自己了!

    当天下午,洛槿就让自己的三个好姐妹做参考,帮自己把关,买了过冬用的羽绒服,还有高筒靴,又买了毛衣,面膜口红,鞋子等等等等。

    好久都没有买过这么多的东西了。

    晚上,四个人又一起去看了电影,最近上映了一部喜剧,很搞笑,四个人并排坐着,笑的前仰后合的。

    有一种幸福和快乐,只有朋友可以给予。

    很快,一天就过去了,洛槿和三个好闺蜜依依不舍地道了别,打了一辆出租车,奔在回家的路上。

    回到家,已经有些晚了,洛槿又陪洛天成聊了一会儿,见洛天成在里面过的很好,也就不担心了。

    洛天成又问起洛槿,为什么自己多关了好多天,洛槿随口编了一个理由,将那个话题给闪过去了。

    又是一个人睡觉,唉,看着冰凉的被窝,洛槿就想起了沐亦枫。

    要是沐先生在就好了,还可以给我暖暖被窝。

    洛槿长叹了一声,心道。

    还好有手机,可以和甚是思念的沐亦枫小哥哥聊聊天。

    洛槿查了查自己的余额,一看九千六的工资,一下子花的只剩下三千了。

    哇!自己到底都干了什么?

    没办法,购起物来,女人都是盲目的,洛槿也不例外,这种买买买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放下手机,洛槿撇了撇嘴,自言自语道:“好吧,看来这个月还是要靠沐先生包养了。”

    沐亦枫今天下午就让沐以晴回到家在沐国琛面前演了一场戏。

    沐以晴假装是在和何秀晶说话,但实际上,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她是想让在一旁看实时政治栏目报纸的沐国琛听的。

    沐以晴说道:“妈,今天下午我去找我哥,发现我哥似乎心情很不好,我问他,他也不说,对我可冷淡了,最奇怪的是,我哥的女朋友也不见了,不知道去哪里了,你说,他们两个会不会是吵架了?”

    沐以晴边说边偷偷地观察着坐在一旁的沐国琛。

    沐国琛早已经被沐以晴说的话给吸引住了,表面上看,沐国琛是在看报纸,实际上,是在侧耳聆听沐以晴和何秀晶的对话。  沐以晴说的话,像是在吐槽抱怨,这令沐国琛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会是一场圈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