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西门吹雪
    黄毛心里说道。

    这真的是一个充满伤心回忆的地方,黄毛觉得,自己已经对养老院产生了心理阴影,将来老了就算是睡在桥洞下面,也不

    要住进养老院里面。

    黄毛看了一会儿之后,便转身离开,他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停留一秒,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这个比监狱都还要可

    怕的地方。

    从内院到外院,有一堵墙,墙是波浪线状的,忽高忽低,如果不是弧度太小,就像驼峰一样。

    黄毛走到那处红色的铁门前,发现那锁是铁锁,没有钥匙打不开,无奈他只能选择爬墙。

    站在爬满了枯萎的爬山虎藤蔓的墙下,黄毛搓了搓手,往后倒退了几步,正要冲刺上墙的时候,突然眼角的余光看到旁边

    的墙角,放着一个高脚凳。

    黄毛一下子愣住了,这什么情况,难道老天爷知道自己要逃跑了,特意相助自己?

    黄毛偷偷摸摸地走了过去,发现这个凳子旁边的墙,好像是比别的地方的墙要矮一些。

    黄毛有些纳闷,难道是今晚也有人翻墙逃跑?

    可是那也不应该啊,公寓楼的门是锁着的,就算是有人逃跑,那门也不可能自己再锁上啊。

    难道真的是老天爷相助?

    传说中的天助我也?

    原本不迷信的黄毛此时此刻迷信了,就像当初拜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一样,虽然说那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并没有带他脱

    离苦海吧。

    黄毛俯身拣起一根小树枝,折成了三段,面朝着天上那轮有些模糊的月亮,口中自言自语道:“老天爷,我活了二十多年也

    没有拜过您,如今您非但没有在意,还出手帮助我远离这个鬼地方,实在是太感谢了!等我出去以后,我每天都给你上香。现

    在没有香,您就将就将就吧。”

    黄毛说着,双手秉着三根树枝,对着夜空拜了三拜,然后把树枝插在了脚下的泥土里。

    这还是黄毛人生当中头一次这么真诚地拜天上的神仙,就连上次拜观音菩萨,都没有今天这么虔诚。

    拜完之后,黄毛开始踩着高脚凳翻墙,双腿奋力一蹬,双手一下子扒住了墙头,开始奋力地往上爬。

    正当他爬上墙头,露出两只眼睛时,突然看见围墙前面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里疑似还拿

    着一把折扇。

    由于光线很暗,月光也不是很明亮,再加上又是逆光的原因,黄毛只能够看清楚是一个人影站在那里,只能看到是黑色的

    轮廓,而看不清究竟是谁。

    不过那黑色的人影身材很高大,体格子也很壮硕,看起来像是正值壮年的中年人。

    黄毛一下子伸进紧绷起来,心跳一秒内飙升到了极致,比兰博基尼百公里加速还快。

    这不会……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鬼吧?

    黄毛大脑里一片空白,身体僵硬地趴在墙头上不敢动弹,瞪着大大的眼睛,惊恐地看着那个黑色的轮廓。

    这时,不知哪里传来了一声狗吠,黄毛一惊,吓得差点从墙头上滚落下去。

    他继续直直地看着那个人影,心里想着,这究竟是人是鬼?

    如果是人,那会是谁呢?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儿来站军姿吗?

    如果是鬼,那真的有点传奇了,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可以碰到鬼。

    只是看样子,这个鬼不是女鬼,是男鬼。

    正当黄毛不知道自己是该偷偷返回公寓还是继续逃跑的时候,只听那个黑色的轮廓开了口:“墙上的那位兄台,何必躲躲藏

    藏,快现身吧!”

    黄毛被这话吓的差点在墙头上跳起来,这什么情况?说的话跟武侠片里的大侠似的,难道是古代的鬼?

    “既然来了,又为何不现身呢?兄台是觉得躲猫猫很好玩吗?”那黑色的轮廓又道。

    既然他已经知道自己躲在墙头上了,那继续躲着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便小声喊道:“你是谁?究竟是人是鬼?”

    那人哼哼了一声,猛力摇了一下手中的折扇,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满满的扇着扇子,道:“在下西门吹雪,敢问阁下是中

    原一点红吗?”

    hat?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西门吹雪?我只知道菠萝吹雪!

    黄毛心里说道。

    刚准备吐槽的时候,黄毛一下子想了起来,这好像是一本武侠小说里的人物,叫什么流星蝴蝶剑。

    想到这里,黄毛一下子想起了张老太爷,但是张老太爷明显没有眼前的这个人身材高大,更没有他壮,由此看来肯定不是

    张老太爷!

    那这个人会是谁呢?

    必须得先安抚住眼前的这个人,不能让他破坏了自己逃跑的大事!

    黄毛心想。

    抬头看了看月亮,月亮很大,怕是现在午夜了,有许多暗黑色的云彩,从月亮表面匆匆地划过,像极了恐怖片里的镜头。

    黄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谁知道这个中原一点红和西门吹雪是不是仇家,万一是了,这人再跟张老太爷一样追

    打自己那可就不好了。

    其实黄毛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多半也是个精神病人,就像张老太爷一样。

    “阁下为什么不说话?”那人增大了声音,语气里有些不悦。

    黄毛忙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之后,忙低声道:“你小声点!我是,我是中原一点红!”

    没办法,黄毛只能放手一搏了,不然这家伙把养老院里的门卫给惊醒了,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终于把你给等来了,那好!亮剑吧!”那黑色的轮廓大声说道。

    妈的,不是让你小点声吗?你要死啊!

    黄毛心里很是愤怒地说道。

    他忙又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人听到,要是吵醒了里面的人,把自己再抓住,那自己可就真的完蛋了。

    “中原一点红!你为何不下来与我一较高下?”那黑色的轮廓说的声音更大声了。

    “行了行了,大哥,我怕你了,你别再嚷嚷了,我这就下去!”黄毛无奈地对着他说着,然后小心地从墙头上跳了下去。

    黄毛站起身来,细细地打量眼前的这个人,由于距离并不如刚才那么远了,所以黄毛能够看清楚眼前的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