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你个奸商
    “我说了,亲我一口,我才能告诉你。”沐亦枫淡淡地说道。

    老流氓!

    算了,亲一下就亲一下,反正又不是没亲过,而且,还一天亲好几次!

    对,没错,都是老流氓强吻的!

    洛槿快速地伸长了脖子,在沐亦枫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又迅速地缩了回去,道:“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

    “好,现在回答问题,黄毛去哪里了,答案是,我让人把他送到养老院去做义工了,并且~”沐亦枫又拖长了声音,看了一

    眼洛槿,继续道:“前天晚上,我已经教育过他了,为夫人报仇了。”

    这话说的洛槿愣住了,怪不得自己死活猜不出来,把一般人会做的事都猜出来了,万万没想到沐亦枫不按套路出牌,竟然

    把黄毛送到了养老院去做义工!

    还真的是从来没听说过这样奇葩的方式,他这是模仿监狱要对黄毛进行劳改吗?

    沐亦枫的世界,洛槿真的还是看不懂,大概有钱人都很怪。

    “你是怎么教育他的?”洛槿忍不住问道。

    “自然是把他揍了个半死。”沐亦枫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风平浪静,波澜不惊:“既然有胆子动我家夫人,那就要做好付出

    代价的准备。”

    洛槿不由得在心里想象了一下黄毛被沐亦枫胖揍的画面,一定是被揍的他爹他妈双双都不认识他了。

    “那你刚才所说的秘密呢?”洛槿问道。

    “那是第二个问题,你再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沐亦枫脸上毫无波澜地说道。

    洛槿瞪大了眼睛,这家伙怎么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套路自己,明明已经很小心了,却还是跳进了他挖好的陷阱里了。

    “沐亦枫,你这个奸商!”洛槿哼道。

    “奸商?哪里奸?夫人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我沐亦枫向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诚信至上。刚才你只亲了我一下,所以我

    只能回答你一个问题,所以的所以,如果你还想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就要再亲我一下。”沐亦枫说这句话的速度相当快,听的

    洛槿都云里雾里的。

    想起之前沐亦枫说自己口齿伶俐,今天她算是知道了,沐亦枫这才叫口齿伶俐!

    得得得,反正也就是亲一下,亲一口男神还不知道到底是谁赚了呢。

    洛槿又快速地亲了一下沐亦枫的侧脸,道:“这下可以说了吧?”

    “好,现在回答第二个问题,秘密是什么。这个秘密呢,就是。”沐亦枫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正在等待自己公布的洛

    槿,道:“我爱你!”

    哈?

    洛槿听了差点从座椅上跳起来。

    所谓的秘密就是,就是你爱我?

    “所以,这就是你刚才所说的,牵扯在其中的,和我有关的秘密?”洛槿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沐亦枫。

    “对啊。”沐亦枫理直气壮地说道:“难道不和你有关吗?”

    洛槿听的满头黑线,果然,自己又又又又被沐亦枫给套路了。

    “从现在开始,我拒绝同你讲话!”洛槿忿忿地说着,又把头扭向了一遍。

    刚说完这句话,她就发现掠过的风景速度慢慢地降了下来,跑车在缓缓地停下。

    洛槿心中一惊,暗叫不好,猛地转过头,却发现沐亦枫已经解开安全带凑了过来。

    黑云压城城欲摧一般的架势。

    “你你你……你要干嘛?”洛槿双手护在胸前,眼神畏惧地看着沐亦枫。

    “听说夫人决定从现在开始,拒绝和我讲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沐亦枫几乎就要扑在洛槿的身上了。

    “没没没,没有的事儿,怎么会呢,我可乖了。”洛槿说着对他谄媚地一笑,希望沐亦枫会饶过自己。

    “可是刚刚,某人态度可是十分的强硬,好像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沐亦枫伸手拨弄着洛槿鬓边的秀发,说道。

    “哪有?别说九头牛,就是一只蚊子,都能把我拉回来。”洛槿笑嘻嘻地说着,脸上陪着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煞

    是好看。

    “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再计较这件事了。”沐亦枫很大气地说道。

    “嘻嘻,谢谢老公大人,么~”洛槿做了一个飞吻。

    “但是!”沐亦枫一下子变了脸,道:“我突然想吻我家夫人了。”

    “啊?”洛槿吃了一惊,但被沐亦枫来了一个车咚,她想跑也跑不掉,只能乖乖地像小鸡躲在母鸡的翅膀下面一样待在沐亦

    枫的怀抱下面。

    沐亦枫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丰润还闪着晶莹亮光的红唇,道:“夫人的嘴唇,真是越发的性感迷人了,看来,这都要

    归功于我。”

    归功于你?为什么?就算是要论功行赏,那也是口红和润唇膏的事,哪里有你的事?

    洛槿心道。

    “敢问这位帅哥,你的功劳在哪里?”洛槿小心意翼翼地问道。

    “如果不是我每天都吻着它,它又怎么会变的这么好看迷人呢?”沐亦枫脸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

    哇,这家伙还真的是恬不知耻!

    洛槿真的很像拿一个话筒伸到他面前,然后问他:“请问沐先生,你是怎样做到说出如此羞耻的话还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洛槿一脸无语地看着他,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

    “怎么?夫人没话说了?”沐亦枫看着洛槿的眼睛,问道。

    何止是没话说,简直以后都不想跟你说话了!老流氓!

    洛槿心道。

    “既然夫人都等不及了,那我便圆了夫人的心愿。”沐亦枫说着就要吻上她的红唇。

    “等一下!”洛槿大喝了一声。

    沐亦枫不解地看着她,问道:“夫人还有什么事?”

    “我什么时候等不及了?你个大坏蛋,总是诬陷我!”洛槿瞪着他说道。

    “夫人刚才不说话,我只能理解为是你等不及了。”沐亦枫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洛槿被他说的愣住了。

    沐亦枫嘴角一勾,道:“难道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别说话,吻我吗?”

    噗……

    洛槿真的要喷血了。

    一口老血在胸腔中回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