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遇强则强
    黄毛哼了一声,道:“这婊子一脚差点把我命根子给废了,还往我脸上吐唾沫,你说这让我怎么忍!”

    郑亚坤正为难不知该怎么开口的时候,洛槿大声道:“如果不是你对我图谋不轨,我会踢你吗?”

    “你再多说一句话,老子把你舌头给割了!”黄毛气冲冲地对洛槿吼道。

    “敢做不敢让人说?真给男人丢脸!”洛槿嘲讽道。

    “嘿,你踏马……”黄毛说着提着刀就要向洛槿那边走去,郑亚坤慌忙把他拦住:“行了,毛哥,你消消气!”

    “郑亚坤,你不用做好人!你连我都绑架,简直禽兽不如!”洛槿吼着,一行泪也由眼角涌出,滴落在地。

    正如汤雪之前所说的那样,此刻洛槿的心里又是失望又是愤怒,有一种悔恨交加的感觉。

    “你给老子闭嘴!洛槿,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郑亚坤也咆哮道。

    洛槿轻蔑地一笑,道:“郑亚坤,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绝对不会选择你。”

    郑亚坤笑了笑,拿起放在一边的胶带,道:“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洛槿,你乖乖听话,免受皮肉之苦。”

    郑亚坤知道洛槿嫉恶如仇的性格,面对恶人,她太刚强了,绝对不会服软,所以还没等她再开口,便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口

    。

    洛槿哼哼着,但是说不出来一句话。

    郑亚坤为她擦去了边缘的血迹,又看了看脸上的耳光印,叹了口气。

    他不由得想起了沐亦枫最开始警告自己的话。

    在这个世界上,有钱就会有关系,有关系就会有势力,而如果有势力,那自己和黄毛可就危险了。

    回身看着黄毛,直直地看着黄毛,道:“毛哥,你闯了大祸了。”

    黄毛不解,他知道郑亚坤走之前说的那番话是吓唬自己的:“就因为我扇了这个贱人一巴掌?我告诉你,把老子逼急了,我

    一刀捅死她你信不信?”

    “信信信。”郑亚坤连忙按住他,道:“但是,毛哥,你我只为求财,不为别的,为什么非要节外生枝?”

    他压低了声音,对黄毛道:“还好和沐亦枫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希望到时候她脸上的印迹可以消失。”

    黄毛瞪着眼睛道:“我黄毛还怕他?不服我连他一起砍死!”

    郑亚坤又连忙抚慰他,道:“毛哥你别生气,咱们拿钱就行了,别的能不发生,就不要发生,拿了钱咱们就走人,过逍遥快

    活的日子。”

    黄毛听了点了点头,道:“我黄毛可不怕他!”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毛哥神勇!”郑亚坤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

    看着坐在石墩上的黄毛归于平静,郑亚坤才松了口气,心道:这我哪是请了个帮手,简直就是请了个祖宗过来……

    “好可惜啊!这一巴掌居然没有扇过去。”赵盈盈叹道。

    汤雪也微微有点失望,她才刚尝到报复的快感。

    已经临近中午了,赵盈盈抬头看了看骄阳似火的天空,对汤雪道:“汤雪,都中午了,咱们该去吃饭了吧?”

    “没饭吃,只有一些零食,在我的背包里。”汤雪看了看那个放在地上的背包,示意给赵盈盈。

    “啊?就吃零食啊?要不我们叫外卖吧?”赵盈盈皱着眉头,拉长了脸。

    “这里是市郊,要么是农田,要么是工厂,拿来的外卖?将就着吃吧。”汤雪淡淡地说道。

    赵盈盈的眉头更皱了,道:“那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等吧,等沐亦枫来,今天他肯定会来的。”汤雪回答道。

    赵盈盈叹了口气,沮丧着脸走到那个背包前,拉开拉链,开始找吃的。

    汤雪还是在看着望远镜,饶有趣味地看着废弃工厂内发生的事。

    一下午沐亦枫都把自己关在了卧室,在卧室里要么徘徊着,要么静坐着,但不管怎样,都是一种折磨。

    他每过一会儿就看看自己的手表,要么就是抬头看看放在床头的闹钟,他多么希望立刻马上就到晚上八点,但是钟表告诉

    他,时间只能一分一秒的流失,不会因为什么就发生改变。

    这是时代更迭的法则,是岁月轮回的准则。

    他焦躁地站了起来,皮鞋踏的地板生响。

    此刻沐亦枫才知道,心系着一个人,会有多么的糟糕。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焦虑,以前枫叶刚刚创办时发生了次贷危机,生死存亡之际沐亦枫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焦虑过。

    蓦地,他看见了衣架上挂着的那一条连衣裙,那是上一次沐亦晴带着洛槿去买的。

    沐亦枫还清楚的记得,当时造型大变的洛槿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被穿着这身连衣裙的洛槿给惊艳到了。

    穿着牛仔外套和牛仔裤的洛槿固然很青春很阳光,但是当她穿上这件连衣裙,却是活脱脱的高贵御姐形象。

    人们总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一点在洛槿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沐亦枫疾步走了过去,站在衣架前,静静地凝视了一会儿,而后缓缓地伸出了手,轻轻地触碰着那件连衣裙。

    但触碰到的,满是冰凉。

    打开抽屉,他看到了上次买给洛槿的那串奢华夺目的项链——深蓝之曜。

    他吸了吸鼻子,伸出手来拿起来那个盒子,打开,蔚蓝色的光芒刹那间便涌了出来,映在了沐亦枫漆黑的眸子里,渐渐地

    ,他的眸子也似乎变成了蔚蓝色。

    多么美好的一件事物啊!

    这让他想起了刚开始把项链戴在洛槿脖子上时,洛槿那娇羞的神色。

    沐亦枫抬起头,环顾着整个房间,这里无处不存在着洛槿的影子,但却触碰不到。

    他能感知到洛槿的气息,但却无法拥抱她,也无法为她戴上,这深蓝之曜。

    正在这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沐亦枫几乎是跑着去接听的。

    但他却失望地发现,这并不是绑架洛槿的人打来的,而是顾廷灏。

    他愣了一下,接通,但是没有说话。

    因为上次的事,让顾廷灏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总感觉沐亦枫对自己好像产生了某种不应该有的敌意,或者说,是另

    类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